致力于将自己改造成一个一发完写手的果子

【SK同人】东京迷途【02】

「全文OOC预警」
「武士Singto X 杀手Krist」
「架空历史,尽量短篇」
果然还是开个新坑,我是真的很喜欢这个题材,但是老是河蟹我啊(งᵒ̌皿ᵒ̌)ง⁼³₌₃不就。。有点色气嘛。。可能要全部走微博了科科科。
写不出和风的感觉,凑合看,文笔渣,手动再见( ´゚ж゚` )
———

“父亲大人。”那绝美少年穿着一身黑色劲装,微微颔首,他的面前正座上坐着一位年过而立的中年男子,一张严肃至极的脸上没有一丝笑意。


“Krist,知道我要让你做什么,对吗?”男人威严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大堂,惹得名叫Krist的少年全身绷紧,接过了男人手中的信封,“这次帝国花了重金要拿下这个人的人头,这种事你做过很多,想必不用我教你怎么取他的命。”


信纸上画着一个面容清俊的武士,但是这次国土战争的将领又谁不知道这画像中的人。


六臂修罗,在战场上可以靠两把长剑横扫一支重甲军队,帝国的人不敢低估,既然在战场上无法取他首级,那便寻个别的法子。


正巧,一直处于中立的中崎大当家又是只认钱不认人,不偏重战争任何一方,中崎家豢养的一众杀手形态各异,总有一个人能取了六臂修罗Singto的命。


Singto本来也不是本国的武士,不过是一个流落过来的异乡客,却顶着雀之灵家族的王牌武士头衔,在战场上杀尽了帝国的子民。


中崎当家便挑中了他最得意的门下Krist来完成任务。他的身手不但是中崎家最好的,长相也是最漂亮的,一张漂亮的脸蛋用在杀手这个职业上,就是出奇的合适。往往他的目标在沉醉于他的皮相时,便已经悄然失去了生命。


“是的,父亲。”Krist将信封藏进他的袖子,寒着一张脸走出了正厅,心如止水地到自己的房间,卸下一身黑色劲装,长剑顺着自己白皙如玉的脊背划破一道血痕,疼痛并没有让他的表情有丝毫的变化,他依旧寒若冰霜地换上一身鲜红色的长摆和服,用粗砺的案台划伤自己的右脸,端是一副受了伤而楚楚可怜的模样。


利用皮相杀人这种事大概只有Krist一个人能办到,偏偏屡战屡胜,Krist也懒得设计一些杀人的新花样。把人勾引到手再在他动情之时悄无声息地取人性命,如此方便轻松的活计未尝不可。


可比那些定点埋伏个几天几夜可能还会失手来得轻松得多。


Krist缓步走向战场,一双鹰般狠厉的眼睛瞄准了他的目标,直到那拖着长剑满身血污的修罗走到他的跟前……


————


宽大的榻榻米上散落着一片红色和服的长摆,Krist百无聊赖地趴在榻榻米上看着Singto伏在案前手捧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他的眼睛描摹着Singto高挺的鼻梁,紧抿的薄唇,最后坠入他此刻有些凌厉而认真的黑眸中。


我一定是鬼迷了心窍才留了他的命。


Krist懊恼地撑着下巴,一双大眼睛黏在他身上死活下不来,这男人宽肩细腰窄臀,一双长腿藏在宽大的裤管里都分外勾人,端是副极好的皮相,难怪他勾引一次不成,那两次三次,总该成了。


只是这样的皮相,取了人头可惜了。


Krist内心泛起丝惋惜的情绪,但是他冷漠惯了,哪里知道什么是不舍,即便从Singto的角度来讲,他确实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又即使一切都是Krist故意而为之,全然为了寻个机会接近这个六亲不认的外国武士。


他只当是对他杀手这个职业生涯的重大挑战。


【链接补档】


Singto眸底的清冷这才收敛起来,火热的视线自上而下地描摹着这突然垂头丧气受尽了打击的人儿,挖出凉丝丝的药膏细心地涂抹着。


就为了杀我,至于下这么大的血本?


留疤了可如何是好,你这职业生涯就葬送在我手里了啊。


Krist的心里越来越失落,他开始怀疑自己可能根本不能取了武士先生的性命,他开始怀疑他最后可能也不舍得取了武士先生的性命。


他根本不适合做个杀手,杀手不能有任何的感情,可是他不一样,他太重情了,只是中崎家不需要感情,从小被卖进中崎家,他要做的就只有活下去,完成“父亲大人”所给的所有任务,这样他才能活。


他好怕和别人产生感情,又好期待这传说中的感情究竟是如何。Krist侧过脸去呆呆地看着Singto的侧脸,完美的曲线和纤长的睫毛刻得他的轮廓无比立体好看。


“我叫Krist,现在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Singto的手一抖,给纱布打了一个结,眸子却抬也不抬:“你可以叫我,哥。”


评论(22)
热度(111)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