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有你@北清

【SK同人】东京迷途【04】

【全文OOC,但本来就是OOC!】

【武士Singto X 杀手Krist】

【并写不出和风/古风,已然放弃】

【短篇设定,十章左右,此文后文已脱离影帝与菜鸟的原设定,不要深究这个电影的结局为何是HE】

【下一章极有可能有车】

前文:【01】【02】【03】

——————

【04】

夜凝如水。

宽大的榻榻米上相依偎着一对男子,一个呼吸平静看上去早已深睡,而另一个却睁圆了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那个熟睡的男子。

他竟能睡得如此毫无防备?

难道他那番话,真的是有口无心?

Krist的掌心翻着根银针,紧攥在指缝间试探性地露出个针头。只要对着他的后颈插进去,他的任务就完成了。

Krist屏气凝神,银针已然靠在离他后颈不到一公分的地方。面前的武士睫毛轻颤,眉头舒展着,看上去真是无比的俊朗。

扎下去,扎下去啊Krist。

他的手开始颤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杀了他面前的男人。Krist嘴巴一扁,收回了银针,可怜兮兮地将自己缩成了一团。

完蛋了,他下不去手。

Krist伸出手指去点在了Singto的眉心,划过他高挺的鼻梁和尖俏的鼻尖,一遍一遍地打量着近在咫尺的俊脸。

“哥……”Krist轻声唤着,又觉得这个称呼他实在喜欢得紧,兀自就笑了,又叫了一声,“Sing哥。”

心底像滚过一层浓热的蜜糖一样,发着灼人的蜜意,他静静地执起Singto的手在掌心把玩了一会,像小孩子抱着玩具一样将他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心满意足地睡了。

一双带些温柔的寒眸睁开,清明地看着自己跟前抱着他的手睡得一脸满足的少年,哪里有一丝睡意。

他感受着掌心下勃勃跳动的心口和少年美好的肌肤传来的温度,陡然有些心猿意马。其实他在赌,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个人开口要求他留下来过夜是为了什么,他只是想看看,他到底会不会真的杀了自己。

如果他真的有妄动,那Singto会毫不留情地在他结束自己生命之前阻止他,他会用利剑刺穿他的心口,结束他的生命。

可是出人意料的是,他没有动手。

那两句称呼在寂静中分外撩人,让Singto的心狠狠地多跳了几下。他抽回被紧紧抱住的手,转而揽过少年的腰肢将他拉进自己的怀中,温软的触感让他心里安静了,带着热意的吻落在Krist头顶的软毛上。

Krist被抢走了心爱的玩具似乎很不开心,睡梦中嘟囔了两句,抱紧了怀中更大的玩具。

明明才十五六岁的少年,明明还是个孩子。

Singto的心下滚过一丝心疼。

如果你不是中崎家的人该有多好,以后我可以疼你。

可惜。

Krist醒来时早已不见Singto的踪影,再过半月便是期限,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到头来他还是一样下不去手。

他得去见父亲大人一面。

Krist利落地起身绕过院落,在一片青瓦屋顶上穿梭着。雀之灵家的院子真是大,几乎可以算是全京都最大的院子了。在中崎家还会迷路的Krist到了这陌生的地域更加迷糊了,绕来绕去就绕到了后花园。

他去哪了?怎么全都不见人影?

昨日那脱俗的悦子小姐此刻坐在假山旁的红柱凉亭,假山旁种了些竹子,几个侍女正采着新鲜的竹叶,嬉嬉笑笑的。

悦子小姐对面坐着雀之灵家的家主,一个很有气势的中年男子,此刻家主手捧个瓷杯正品着竹叶茶,眉头紧皱。

“这月底便是你和Singto的大婚之日,悦子,能不能将他永远留在雀之灵,可就全都看你的了,你必须让他百分百的信任你,爱慕你,离不开你,才可以。”

悦子空灵的大眼睛闪了几闪,似乎并不理解他父亲的意愿。

“父亲,女儿不明白。”

“这场战争外忧内患,如果最终我们打败了帝国,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京都必定大乱,”悦子瞬间明白了父亲的意思,“父亲,您的意思……要利用Singto大人对付丰田家和九条家?”

家主雀之灵刚臣笑了,眸光中掩着几丝阴狠:“他可是我们最有利的筹码,有了他,我们就可以成为京都第一大家族了。”

果然这个女人也不是什么善茬,谁会相信这个女人是真心实意想和Singto在一起的呢!果然还是受人指使!别有目的!Krist愤愤地想着,心中瞬间升起了无穷的正义感和气愤的情绪。

Krist趴在房檐上的身子一抖,刚想转身逃开这个是非之地,一小块砖便顺着Krist猛然发力的脚下哗地掉落到了地上,刹那间一直没有警觉的院落护卫和那凉亭中坐着的男子便立刻循着声源向Krist的方向看过来。

“谁!谁在那!!”雀之灵立刻站起身来,一双虎一般的眸子瞪得斗大,四处处于戒备的刺客拉开手中的弓箭时刻处于一触即发的地步。Krist饶是见识过再多的大场面,这种命悬一线的滋味也不好受。

他倒不是不能逃,四处躲避着铺天盖地的弓箭离开这里他也不是不能办到,但是这样的话打草惊蛇事小,最重要的是,他可能再不能踏入雀之灵家了。

这样他便再不能正大光明地蛰伏在Singto的身边,再不能见他了。

他的任务会失败!

Krist屏息凝神,小心地顺着屋檐向另一方向缓缓挪去,举着长剑的侍卫已经将他包围了,不行……不能再等下去了,他必须得逃了!

Krist心下疼痛不舍了一阵,正悲痛地准备腾身逃去,一抹熟悉的蓝色便闪入Krist的眼帘。Singto的怀中捞着一只虎斑猫,那猫儿乖巧柔顺地趴在他的怀中,喵喵叫了几声。

Singto修长的手指还逗弄了一下猫咪湿润的鼻头,抓抓他的下巴,猫儿眯着眼睛享受地蹭蹭他,看来极是亲昵。

Krist趴在房檐专心地看着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武士大人,思考了无数种可能。他怎么会这么巧抱了只猫儿过来?况且方才的动静确实是他搞出来的,Singto这么做……是在保护我?

他为什么要保护我?

Krist的心底乱成一团麻,那挺俊的背影看上去便愈加高大,连带着Singto侧颜那一抹淡淡的微笑也恍若天神初降,散发着朦胧的光。

Krist慌乱地挪开视线,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去瞟他。这么多年来什么事情都是他一个人面对,生生死死的鬼门关也不知道走过多少遭了,难得被人保护一次,原来是这样的滋味。

Singto状似意外地看着这满院戒备,脸上带起丝无奈:“雀之灵大人,一只猫儿在屋檐上戏耍罢了,大人怎么摆出这付阵仗?”Singto的眼睛一眯,表情看上去极有攻击性,“难道大人在说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怕被什么人听去吗?”

雀之灵的表情陡然一耸,嘴角抽动了一下迅速恢复如常:“怎会,姑爷说笑了。”

Singto的表情淡淡的:“大人客气了,我还不是贵府的姑爷。”说完,Singto抱着怀中的猫儿转身走了,雀之灵向悦子使了眼色让她跟过去,自己也带着一队侍卫离开了。

Krist目送着这后花园一干人等消失了个干净,呼地舒了一口气,可是心里还是紧紧的。出门见父亲大人是没可能了,再寻个别的日子去吧,他比较关心的,还是那个方才救了他的Singto到底和他所谓的那个未婚妻去哪里了。

Singto察觉到自己的身后跟了一只小老鼠,小老鼠鬼鬼祟祟的,跟着他穿过了竹林,走过一道小桥,迈过了两个院落,最后回到了他们的住处。

悦子淡粉色的脸颊泛着羞人的红晕,低眉浅笑俨然一副小媳妇的模样,那双眼睛看着Singto沉默的侧颜时还泛着点星光,搁谁都能看出来她那点少女怀春的小心思。

可是唯独Singto视而不见似的,他全副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后藏着匿着的那抹吃味的视线上,想想那孩子此刻撅着嘴巴一副不开心的模样,Singto的心情就明朗多了。

怀中的猫儿懒洋洋地伸个懒腰,往他的怀中钻了钻,Singto爱怜地抚了抚他柔顺的毛。

今天倒是可以逗一逗另一只小猫。

Singto的嘴角愉快地挑起,舌尖舔过微张的薄唇,可谁知他的心中又在肖想些什么场景。

Krist闪身躲在一棵樱树的后面,任由樱花雨撒了他满头满身。他看着Singto的手指在猫儿身上爱抚着,可不知怎的,他的身上仿佛也酥痒起来,仿佛那只骨节分明十指修长的大手是在抚弄着自己一般。

Krist的脸瞬间红透半边。

你在想些什么啊!!Krist恨铁不成钢地暗骂自己不争气,可是心里那旖旎的想法却挥之不去似的。

被那双手触摸到应该很是舒服吧。

Krist捂住自己的脸,羞得满脸通红,无地自容。

好希望自己变成那只猫儿啊,能被他肆意抚弄,那般温柔地看着,笑着。

悦子弯着眼睛笑着说:“猫儿真可爱,我可以抱抱吗?”

Singto说:“毕竟还是野畜,没经过驯养,会伤人的,悦子小姐还是不要碰了。”

“啊……这样啊,看着很乖巧呢。”悦子有些惋惜地看着已经有逐客意图的Singto,美眸中藏不住满满的失落。

“我只允许他在我面前乖巧,”Singto垂着眸子说完,转身清冷道,“请回吧,风冷了。”

悦子心底划过一片酸涩。

我到底怎样才能得到你的倾慕?为什么你连多看我一眼都这么不情愿?

悦子转头失落地离开这片樱花林,Krist才从那棵樱树后面走出来,嘟着嘴巴赌气的模样。

Singto依旧在逗弄那只猫儿,看上去真是喜欢宠溺,他从未在Singto的脸上看过如此温柔的神色,好妒忌!

Singto抬眸看着那个摇头晃脑的小家伙顶了一脑袋的樱花瓣戳着树干不爽的模样,轻吟道:“过来。”

【文集清单走这里~】

评论(21)
热度(121)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