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将自己改造成一个一发完写手的果子

【KA同人】迷雾之森【26】

大明湖畔来更新了。。。

开了新坑的我理所应该又……拖更了迷雾。

最近三次元忙,有时间就更新,没时间就……慢慢来……同时间想写的事情太多我又处理不好……是我太缺磨砺,对不起这个题材,心累。

前文:【23】【24】【25】

——————

Kongphop一路跟在Arthit的身后,理智地保持了三米远的距离,这有点像他第一次看见Arthit那时,他炸着毛说让自己离他远一点,再远一点。

Arthit气咻咻地在前面大踏步走,其实他也不知道到底去哪,以他的反追踪能力怎么可能甩不掉个条子!可是……又不是真的想甩掉他。

况且他也不傻,他主动还是被动Arthit肯定看得出来……况且那个带着面具的变态最后在他的脸上碰触的那一下……

他也有些心虚,他况且还在生气呢!那难道Kongphop心里能没一点波澜吗?

“你不用回医院照顾那个小明星吗!!”

Kongphop眨眨眼看着突然回过头来对着他发脾气的Arthit,心里真真是乱成一团:“p’Singto会照顾他……而且p’Arthit,他只是把我认成了p’Singto而已。”

“谁……谁在意这个!!哼!”

Arthit哼了一声,转头跨着步子,看方向,似乎是回医院。他和Kongphop一路顺着V可能逃生的方向找去,却怎么也没看到有穿着黑色斗篷的男子,他很可能是混入了人群中。

只是令人奇怪的是,一个人从那么高的地方一跃而下,又怎么可能会毫发无伤呢?除非……是有人在旁接应,或者说他其实根本就没有跳下去,而是找到另外的通道逃走了。不论是哪一种可能性,V确确实实是跟丢了。

Kongphop看着Arthit又兀自回过头去的背影,这次追了上去,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眼睛里闪烁着心动的小光点。他真是爱死Arthit这一副假装根本不在乎却嘟着嘴巴明明在意得不得了的模样,有什么办法,他家前辈是个死傲娇,那就……不拆穿他呗。

“好好,我知道p'Arthit不在意,可是我很在意,暖暖,刚刚那个人是不是你的……朋友?”Kongphop看着他的表情有几分受伤,似乎在控诉V对Arthit做过的那件事情。Arthit沉默下去,摇了摇头。他毫无头绪,那个戴着面具的人站在他的面前,却没有给他任何亲近和熟悉的感觉,他完全想不出在他曾经遇见的人之中,竟然存在着这么一个人。

“我没印象,”Arthit的大眼睛躲着他灼热的视线闪了闪,又恢复一副气鼓鼓的模样,“Kongphop!”

Kongphop歪了一下头无辜地看着Arthit,看着他红红的耳尖和略微咬紧下唇犹豫迟疑的模样。

“不准和证人走得那么近!”

“……噗。”

“你!你笑什么!”Arthit凶着一张脸攥了攥小拳头,怎么了嘛!就是不能啊!本来就不能!我没说错!哼!

“知道了暖暖,可是暖暖,你也不能和幕后凶手走得那么近哦,我会吃醋的。”Kongphop勇敢地伸出手捏了一把Arthit渐渐红起来的脸颊,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便立刻收手,然后微笑着欣赏自家死傲娇气急败坏的样子!

“Kongphop!不准捏我脸!还有不准叫我暖暖!!”

“好的暖暖。”

“你听不懂人话吗?不-准-叫-我-暖-暖!!”

“遵命,我的男朋友。”

Arthit:ヽ(#`Д´)ノKongphop!!

 

“队长!!我们在你的工作台下面发现了微型监听器!”赶过来的Ork说,他的身后还跟着气喘吁吁的Tiw,“队……队长,在网站上发布帖子的网络ip为'专属王妃'的人查到了!”

医院的消毒水味道让Arthit很不舒服,如果不是必要,他真的不是很想再进医院。

Dear说:“发帖人什么来头。”

“是……第一案受害人Soon小姐的室友,”Tiw有点慌张,鬼知道他们究竟绕了多大一圈,居然就这样又把案子绕回了起点。

他们不但明明曾经见过发帖人,还让她在警局安了窃听器。这种事情说出去,他们曼谷分局简直不要混了。

Dear额角的青筋跳得欢快:“从一开始!从一开始V就在给我们设套!挖好了陷阱看我们跳下去,把我们耍得团团转!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坐在一边守着又睡着的Krist的Singto有些坐不住了,他知道他还是应该把情况告诉曼谷分局,但是难免V不会再对Krist下手。

究竟是依靠警方还是依靠V,才能保护好Krist?

Arthit靠在病房的门边静静地打量着那个和Kongphop长得别无二致的Singto,他明显在打什么其他的主意。Arthit转过头去把Kongphop拉出了病房:“他是不是和你说了些什么?”

Kongphop点点头,神色有几分复杂地看着Arthit。有些事情他现在还看不清,V难道就是单纯为了逼P'Singto所以才安排了这么一出大戏?不可能的,这其中牵涉的人太多了,V不可能单纯为了一个目的就杀这么多的人。

况且,他究竟为什么要逼迫P'Singto说出当年的真相?那真相大白了究竟对他有什么好处?这件时间过长的案子早就已经过了复审的期限,早就已经被定义为一场意外了不是吗?虽然V对Singto说父母的死并不是那么单纯的意外,那又怎么样?把它重新翻到台面上来这件事情究竟对还是不对?

Kongphop如何也想不通这件事对V究竟有什么好处,难道……V也是他们的粉丝??

Kongphop摇了摇头,倒是把Arthit看毛了:“你小子不要总是摇头又不说话好不好!到底怎么回事!”这刻,p’Dear火急火燎地从病房里探出头来寻找Kongphop,Tiw和Ork匆忙地跑下楼去,被Kongphop拦了下来:“怎么回事!”

“医院保安说楼下涌来一大批记者,他们已经拦不住了!”Tiw说。

Kongphop看着Arthit对他略微扬了下巴,便点头跟着Tiw一起跑下了楼。楼下蜂拥了一大片黑压压的记者和举着牌子的粉丝,很奇异的是,他们并不知道这其中的舆论导向究竟是怎么发展的,牌子上面的画报画着Krist和Singto两人的合照,但是Krist的身上却被画了大大的红叉。Kongphop皱紧眉头,跟着一大批救援警察一起把疯狂拍照的记者往外推着,可是他这张脸根本起不到什么正作用,反而一大批的记者和粉丝向他的方向蜂拥过来,叽叽喳喳的。

“Singto先生,面对这次的‘粉丝被杀事件’您有什么话对媒体说吗?”

“Singto先生,据圈内说被杀的都曾经是Krist先生的粉丝,而后转粉为黑在网上引导舆论辱骂Krist先生的人,您觉得是不是Krist先生本人对这些人怀恨在心,所以在网上买凶杀人?”

Kongphop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一双狠厉的眼睛盯着那个发表了污蔑言论的记者。

“这位先生,请问你有确切证据证明你所说的言论属实吗?你这是污蔑我们的保护证人买凶杀人,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先生,我可以请你到警局坐一坐了。”

记者吓得有些面如土色,但还是强撑着气势反驳:“哼,你不过就是个小明星,你在这跟我讲刑法!你凭什么说要我去警局我就去警局!我可是这个圈里顶有名的记者!你敢惹我,我就去网上爆你的黑料!”

Kongphop默默地掏出胸前的警官证:“先生,我怀疑您有严重的寻衅滋事的行为,可能会有相关的刑事处罚,还有,我不是小明星,我是曼谷分局的刑警Kongphop。”

“都干什么呢!这是医院!不是娱乐公司!都堵在门口干什么!”十分具有威严的声音从人群后面响起,瞬间场面就被压住了。来人正是警察局局长Copper,他一身警服显得威严冷峻,“你们几个,跟我上去!”Copper指着Kongphop几个人,兀自踏进医院的大门往监控病房走去。Kongphop抬头看向医院的四楼,Singto正靠在床边静静地看着Copper走进医院的大门。他的眸子里燃着些仇恨的火光,冷漠地看着医院门口发生的一切,冷漠地看着Copper。

他一定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Kongphop这样想着,摇了摇头跟着Copper的脚步上了四楼,他身后跟着的Tiw和Ork垂头丧气的,一个劲地说:“完蛋了这次,引起这么大恐慌,案子也没破,V也没抓到,这次局长不得把我们吃了啊!”

Kongphop暗地里磨了磨牙,目光定定地看着那个大跨步走在最前面周身散发着低气压的Copper:“怕什么,天塌下来,我还在你们上头顶着,要走,也是我先走。”Kongphop轻哼一声,可别忘了,这位局长曾经说过,一周之内如果破不了案,就让他走人。这一周早就过去了,案子不但没破,反而形势愈演愈烈。

Copper不生气才怪呢!

“你们一群都是废物吗!国家养你们一帮人都是干什么的!在警局插科打诨吗!”Copper暴怒地对着低着头的Dear吼着,“外面那么多的记者怎么回事!上次那三起杀人案给你们一周的时间都破不了吗?还让人家把受害者的尸块扔到见面会现场!你们都干什么吃去了!!”

“局长……那三起案子我们已经破了,但是幕后……”

一堆卷宗糊上了Dear的头:“没抓到就是没抓到!!你怎么回事!带头找借口!!”

“是是……”Dear无奈的摇摇头,本来那天可以用枪射穿他的眉心,只是……为了保护Arthit,也为了他心中的一点小秘密,即便现在被骂,他也不能杀掉V。

一切才刚刚开始,我怎么可能因为你Copper的一句话就退缩呢?

“还有你Kongphop,你记不记得当初跟我信誓旦旦地保证过什么!”Copper一见Dear低头,又把矛头指向了叉着手站在身后的Kongphop。

“记得,局长,我说过,一周如果破不了案,我自动离开。”

Copper斜了斜嘴角:“哼,很好,你可以把警徽交出来滚蛋了。”

“局长!不行啊……”Tiw一见局势居然瞬间就变成了这样,有些急了,想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局长,这次的案子太过复杂,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才调查到背后的那个黑手,而且他身手极佳,又十分狡猾,一周的时间根本没法将他绳之以法,现在正是人员缺乏的时候,不能再内讧了啊!”

Copper一双凶眸迸出点火花:“怎么,我轮到你来教育我?你不服,你陪着他一块滚!”

Tiw出头还想说些什么,被Kongphop一伸手拉住了,Kongphop笑着对他摇了摇头:“够了兄弟,我没事,我肯定还会再回来的。”

说完,Kongphop从怀中掏出了警徽和配枪郑重地交到Copper的手中,目光直白地看着Copper那双阴亵的眸子:“我会很快把属于我的拿回来。”

“挺威风的啊,Copper,”熟悉的声音从病房门口探出来,Arthit斜倚在门框上,双臂抱胸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可是他那表情看上去不屑极了,眸子深处暗涌着的,是无穷无尽的,隐忍的仇恨。

是他,在我卧底期间处处阻挠使绊子,是他,以缉毒大队队长的名义将Jay从孤鹰引出去伏击,夺走了我好友的性命,还是他,在我秘密向警局报案的时候向那Core和Grade通风报信,还里应外合陷我于不忠不义,入狱,入院……

Copper的眼睛瞬间睁大,仿佛看见从地狱归来的使者一般。

“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文集清单走这里~】

评论(17)
热度(93)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