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圈追星去了,抱歉,


偶圈可以来找我玩,请戳@看破真相的小富贵

【KA同人】迷雾之森【28】

对不起,大明湖畔又很久没更(:3_ヽ)_今天又来肝一章



【28】


明明是自己懦弱,明明是他害怕Kongphop会对他有误解,明明是他在害怕Kongphop以为自己在利用他,可是他却对Kongphop发了火。


Kongphop发红的眼圈狠狠地灼烧了他的心底,他欠一句道歉,他要和Kongphop说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Kongphop。”Arthit的声音小小的,也全没了方才那凌厉的气势,整个人柔软得像个急需保护的孩子一般。


“你答应过我不再离开的!你答应过我的!你怎么可以这么不爱惜自己!!!”Kongphop还是吓得发抖,他一路跟着Arthit的身后走着,看着他毫无顾忌地冲上了马路,看着那辆私家车呼啸着朝他碾了过去。


那一瞬间,他仿佛听见了身体里血液倒流的声音。


他的世界一点点的碎裂,褪色,唯有那个在马路中央回过头来看着他的Arthit最为真实。他已经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自己的脚,直到Arthit的身子撞进自己的怀中,Kongphop的心跳才彻底恢复了跳动。


短短的几秒,仿佛将死之人是他一般。


他再也不要再体会一遍这样的感觉了!


“我……我都跟你说了对不起了!你还要我怎么样啊!!”Arthit开始别扭地要从Kongphop的怀中挣开来,可是那别扭的表情却在看见Kongphop那张此刻憔悴得不成样子的脸色时却陡然变成了震惊。


一直无比光鲜亮丽的Kongphop,那个一直风采卓绝充满了自信的Kongphop,此刻满眼通红地看着他,那张小麦色冷峻的脸庞此刻挂满了泪水,平时说着情话不打草稿的嘴唇也发抖得厉害。


怎么会这副样子?


因为……我吗?因为我,所以Kongphop变成了这副样子?


Arthit心底的无名火烧得更旺,一个大小伙子站在马路中间对着他眼泪巴巴的,大声地嚷着不让自己离开,成什么样子!成什么样子!!Arthit板着张脸拉着怔愣中的Kongphop走到马路那头,步速快得Kongphop踉踉跄跄地跟着,可是他知道,Arthit还是生气了,所以他沉默地跟着,沉默地看着Arthit暴着青筋的手热腾腾地抓着他的手腕,然后把他甩在马路边上。


Kongphop顿时有点后悔,他刚才真的是情急了……情急到他都不知道方才的自己到底有多凶。


“p'Arthit,你生气了?”


Arthit看着他小心翼翼的脸,心底的愧疚更浓了,便在Kongphop浑身剧震下伸手一点一点将他脸上的眼泪擦去了:“我没生气,我不会生气,Kongphop,我不会生你气。”Arthit强调了三遍,眼睛里掺着的温柔让Kongphop心底一软,慢慢露出个笑意来。


果然,暖暖最好了,表面上的那种冰冷和疏离永远都在掩饰那内心里那份早已躁动不安的温暖的本质。


如果这份温暖只有我一个人看到就好了。


“p'Arthit,你答应过我不离开我,不能这么快就食言,我不管别人怎么说,也不管别人怎么想,只要你不离开,我什么都不怕。”


“知……知道了,烦死了!!”Arthit红着脸转过身去,这臭小子,说情话从来不打草稿的。


“p'Arthit,你去哪!”


“你还想回医院吗?当然是回家了!!”


“我要跟你回家。”


“臭小子!你没有家吗!天天赖着我算怎么回事?”


“暖暖忘了?我说过要照顾你的啊,不然暖暖怎么洗澡啊。”


“谁……谁要你给我洗澡!!走开!”


“那暖暖是同意我住下了?”


“我什么时候同意了啊!”


“暖暖刚才没拒绝我啊!”


“我现在拒绝你!!”


“我又看了看食谱,觉得我应该可以做好煎蛋了。”


“行了吧,一大早煎漏了我的锅,你还想烧了我的厨房吗??”


“暖暖……”星星眼攻击。


“呵咦!!你怎么又叫我暖暖!!”


Arthit无奈地看着小狼狗身后的尾巴摇啊摇,那双好看的眸子闪闪发亮,突然觉得脸上有点发烧了。

“你不是会煎蛋了吗?这就是你煎的蛋??”


“……这不是没糊吗?”


“糊不糊是你做饭的标准吗?你想毒死我啊!重煎,这个给Off吃!”


Off:???EXM???


Off用手拄着脸一脸呆萌地看着在厨房看上去像在争夺食材实则看上去像在打情骂俏的两个人,暗想他到底来Arthit家干什么来的?哦对……Arthit跟他求助说条子彻底黏上他了,现在还要搬过来跟他住,让他想办法把小条子从他家里吓出去。


emmm……所以这是我此刻乖巧地坐在这里吃狗粮的原因???


Arthit你那副德行你确定你是想把小条子从你家赶出去?你那一副人妻……呸,温柔可人的模样是怎么一回事啊喂!系着条粉色围裙叉着腰指挥着忠心耿耿的小条子一会又切菜一会又下锅的,手忙脚乱实则暗地里偷笑得眼睛都弯起来了,你那嘴角上的小酒窝不要太明显啊我说!!


我到底来干嘛的?


“你们两个给我适合而止一点好吗??体谅一下单身狗行不行??”


“闭嘴Off!!”Arthit毫不留情。


Off立刻闭嘴,而后又想,不对啊,死Arthit你当时低声下气地让我过来把小条子撵走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态度啊喂!现在可好,就知道跟条子调情,我呢!


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啊!!!


“你们两个不应该去破案吗??Arthit你摸鱼就算了,怎么Kongphop你也跟着Arthit摸鱼,Arthit你说你是不是把人家条子带坏了!”


“不是的p’Off,我离职了,现在也不算是个警察。”Kongphop说这话的时候还有点笑意,可是Arthit却有点囧地咳嗽了两声。


“嗷~为什么啊!”


“局长说让我一周之内破案,不然就离职,所以……我就离职了……”


“蛋又要糊了啊!!”


“嗷!!p’Off真是的。”


哦!怪我咯?都是我的错咯!?我才找回这么一点点的存在感,就这么被个煎蛋又抢走了!!


Arthit有些沉默地看了看Off,欲言又止。


“有话直说。”


“Off,你还记得Pong吧。”


Off点点头:“当然了,当时帮了你一个大忙,也帮了我一个大忙,但不是后来人不见了吗?”


“嗯,”Arthit点点头,“我忘记和你说,我最近又见到他了,他是曼谷分局刑警队队长。”


“啊???他也是卧底???我一直以为是像我一样有节操的正义人士呢!”


“你们在说p’Dear?”Kongphop端着个糊了半面的煎蛋走了过来。


“查查他最近在和哪些人联系。”Arthit说完,递给Off一双筷子。


Kongphop心下一凛,为什么要调查p’Dear?他坚信以Arthit的智商不论做什么事都一定有自己的原因,可是Kongphop根本就想不通,他这几天明明一直在和Arthit一起行动,他和Dear也相处了小一年的功夫,却没觉得有什么。


P’Arthit为什么会突然怀疑p’Dear?


“回去给你查查看。”Off搓搓筷子,刚伸过去准备夹煎蛋,就被Arthit的手打掉了。


“那一坨是你的。”Arthit指了指边上半焦的煎蛋,露出了个坏兮兮的笑来。


Off一扔筷子一脸绝望:“你就这么报答我吗Arthit???不干了!罢工!!”


Kongphop赶紧出来打圆场:“p’Off,p'Arthit是和你开玩笑的。”


你就护着!


“呃,可是那你离职了,工作怎么办?”Arthit这才顺着这茬关心下Kongphop的工作问题,他可不想眼睁睁地看着热血小警察就这么变成了个无业游民。


“我会回去的,况且,暂时离职才有时间多陪你。”


“Kongphop!!!闭嘴!!”


Off举着筷子在风中凌乱,emmm话说你们是不是忘记你们的对面还坐着一只单身狗??你们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Off又把筷子一扔,气鼓鼓的:“妈的,饱了!!”

此刻的医院依旧乱成一团。


大批的记者执着地蹲守在医院门口,任由Copper和其他警卫人员如何劝说都没有丝毫要离去的意思,大批抗议的民众纷纷前来,要曼谷分局尽快抓住凶手,还曼谷一个安宁。曼谷市副市长Core闻言乘着私家车也赶到了医院门口,那双看上去丝丝违和的慈祥的面容劝阻着记者和民众,扬言会在最短的时间抓住凶手。


Dear和Copper迎上前去把Core接进了医院,两个人都阴着张脸跟在已经接近暴怒边缘的Core。只是Core和Copper不太一样,他表面上还带着丝志得意满的笑意,走到那间病房前:“就是这两个小明星?”


“是啊Core先生,”Copper抢先插了句嘴,“我还没来得及进去和他们说说话,你这不就来了吗!”


Core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眼神看也不再看Copper,便敲敲门进去了。可是Core刚对上Singto的那张脸,便是猛地一怔,跟在他身后的Copper眉头登时皱紧,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个和Kongphop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


他们是绝对不关心娱乐圈如何的,只要不闹出什么大乱子,什么样的明星都和他们这些政界高层没什么关系,也难怪Core和Copper第一次知道Singto的存在。


当年Korn的两个儿子,车祸后只找到了一个,他一直以为……Singto死了。


可是面前的Singto沉着一张和Kongphop一样的脸,疏离而冰冷地看着他面前的所谓的“叔叔”以及“杀亲仇人”,下意识地护住正在熟睡的Krist。


“你是……Singto?你是Kongphop的哥哥?你没死?”Core承认他有些失态了,但他心下确实很是确实有些惊慌。Singto还活着这件事居然一直脱离了他的控制,所有的人都不知道Singto的存在,即便他现在已经是个小明星,Core和Copper依旧是第一次见到他。


“是的,没死,谢谢关心。”Singto咬紧了后槽牙,看着他陌生的亲人,和Copper那张紧张得似乎有几分扭曲的脸,偏过头去不再看他们。


恶心。


恶心得想吐。


“……你还记得我吗Singto?我是你的叔叔……”Core向Singto的方向走了一步,却被Singto提前拦住。


“不是,”Singto眼睛有些发红,“我只是个孤儿。”


一句话堵住了Core所有没说出的话,没煽完的情。是啊,自从他默许包庇了Copper对自己的弟弟Korn一家人下手,自从他在那场车祸的遗骸中只救出了Kongphop一个人之后,他和Singto之间早就不算有血缘关系。


Kongphop尚且还是他心头的一根刺,更何况现在又多出个Singto?


Core深吸一口气,扯出一个微笑来:“Sing,叔叔对不起你,当初没能从那场车祸中救出你,本来你可以和Kongphop一起长大的,是叔叔的错……”


Singto冷笑了一声,摇了摇头,眼睛却并不看他:“是啊,可不就是你的错,你又不是只单单没有救我?”如果没有你,如果你阻止了Copper,我爸妈也不会死,我也不会成为孤儿,也不会和弟弟分开。


Core的脸色明显苍白了一下。


“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弥补的……”


Singto倏地站起身:“没有,我很庆幸你没有救我,还有,我弟弟在静养,我不希望那么多人来打扰他,请回吧。”


Copper在Core的身后一直没有插嘴,此刻终于嗤笑一声:“小子,不过个小明星,怎么做人没个分寸?”


Singto的眼睛里淌着仇恨的光:“怎么,也没有您有分寸,Copper先生……希望您这两天过得愉快。”


Singto意有所指地看向了Copper,不出几天,不出几天,你就完了。


好好在牢狱里享受你的晚年生活吧。


评论(14)
热度(95)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