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圈追星去了,抱歉,


偶圈可以来找我玩,请戳@看破真相的小富贵

【SK同人】东京迷途【07】

人啊,不要开三个坑。三篇人物性格,文风截然不同,会不会更串【会的,下一篇悦子要去告密了,,so,会有场奇怪的冲突吧,,有人期待吗,反正我挺期待的,因为可能是车( ͡° ͜ʖ ͡°)✧
————

“哥~这个是什么啊~好吃吗?”Krist一双大眼睛好奇地盯着那一串串圆滚滚五颜六色的小丸子,神情活脱脱像只嗷嗷待哺的奶猫。


小动物真是可爱啊。


“老板,两串糯米圆子。”


“给我的吗~哥最好啦!!”Krist无比兴奋地接过Singto递给他的两串圆子,又依依不舍地盯着圆子许久,分一串给他,“喏~一起吃!”


“好,”Singto一手接过圆子,一手拉过正欲向前狂奔而去的Krist的手,“不准跑太快,乖乖跟在我身边。”


正嚼着糯米团子的Krist立马老实了,红着脸紧紧地拉住Singto的手低下头,脸颊上崩出来的小笑涡别提多勾引人了。


入口的糯米圆子也没有他的酒窝香甜吧。


Singto一向嗜甜,但是他很怕把这种弱点暴露给其他人,可是他却不怕被他紧紧牵着的Krist知道这种小秘密。如果可以的话,他想慢慢把真实的自己都展现给他看,告诉Krist他不是旁人看上去那般冰冷的人,他有血有肉有感情。


吃完了圆子的Krist又撒欢了,拉着Singto的手就向一摊卖油纸伞的铺子凑过去,这种花花绿绿的东西Singto不太喜欢,也难得他全身都是素色,这种太过于扎眼的颜色只会让他觉得不舒服。


可是战场上少年身穿的那抹艳红却直挺挺地扎进他的心底。


他真的很适合红色。


Singto的眼底映着他执着把红色油纸伞笑嘻嘻的模样,那双笑得有些弯弯的漂亮眼睛里也映了点红,将那油纸伞撑开架在肩头:“哥~好看吗?”


怕是再巧的画师也不能描摹他的分毫,再能才的诗人笔下的辞藻也不能描绘他眼前的美景吧。


怕是大山大河悄然褪色,日月星辉黯淡无光吧。


“好看。”


Krist笑嘻嘻地又将油纸伞放下,冲着另一家小吃冲了过去,隔着条街朝Singto招着手:“哥~哥快来啊,这是什么啊!看着好好看!!!”


Singto又不舍地抚了下那纸伞,眸子中盛满了温柔的水光,才朝那个又嚷嚷起来的孩子走去:“这是苹果糖,但是刚才你已经吃了甜的了。”


Krist可怜巴巴地看着Singto,Singto严厉的神色渐渐消退,变成了无奈,伸手揉乱了他一头软毛:“最后一个了,再不能吃了。”


“嗯!!”


果然,还只是个孩子啊。


这样的孩子,中崎家怎么忍心用来做杀手?


Singto早就控制不住自己去中崎家偷孩子的心,把啃着苹果糖一脸满足的Krist紧紧地抱在怀里,伸手拂去他嘴角上沾着的糖渣,毫无顾忌地送到自己嘴里尝了尝。


Krist的脸登时爆红,看着Singto将沾着糖渣的手指舔了舔,挑出丝笑意:“很甜。”


我……怎么好像被勾引到了???


刹那间,怀里的苹果糖好像不是那么吸引人了,貌似……哥看起来更甜呐。


可是Krist不知道,这街上暗藏着一双阴亵的眼睛,充满仇恨地打量着他,褴褛的袖口中藏着的短刀寒光一闪。

想从六臂修罗的眼底下抢人确实是不容易,尤其还是一个他眼神离开三秒钟都费劲的人。所以捧着苹果糖的Krist眼睁睁地看这个褴褛的汉子朝他扑了过来,一下子撞掉了他手中的糖果,在他失神之际从小街四周又倏地冲出来五六个彪形大汉把他们围了个结实。


一把长剑拔出剑鞘,寒光一闪,迎合着Singto比剑刃更加寒冷的眸子,竟然让精于暗杀的这一群人均有点从脚底冒出的丝丝凉意。


几个大汉交换了个眼神,便冲着持剑的修罗一拥而上,那方才褴褛的汉子便在一片混乱中一把捂住Krist的口鼻,一股呛鼻的气味从那汉子手掌心传来,猛地一拽,将他拖向了巷子深处。


“Kit!!!”Singto手下刀剑正插进一人的喉咙,几丝血迹喷在他的脸上,周遭是呈鸟兽散乱跑的居民,一片乱麻般的小街,竟一时间看不见今日被他打扮得格外低调的Krist。


Singto恨极他居然也会如此粗心,总觉得自己可以护他周全,也总觉得凭自己的实力可以带一个杀手招摇过市。


剑刃垂下,喝饱了血的剑刃兴奋地滴下几滴艳红,Singto急坏了眉眼,一个跃步飞上房檐,鹰一般狠厉的眼睛寻找着那抹低调的黑色。


还是应该让他穿着红色!


失策了!


Krist,你在哪,你一定不要有事!!

一阵晕眩,但是这对于常年经受杀手训练的Krist来说不算什么。耐毒,耐打,这些训练他从小到大不知道经受过多少次,被喂下毒药扔在小房间里直到将死再被喂下解药,一次又一次地重复,他的身体早就能轻易承受普通剂量的毒药。


寒光一闪,银针从指缝间闪出,眼前的模糊逐渐清明,他的身前又出现了四五个彪形大汉,他们手上的长刀闪着渗人的光,慢慢向他逼近。


“还我爹爹命来!”打头的褴褛汉子情绪激动地举着长剑向他挥砍过来,Krist眸子一眯,几根银针顺着他的指缝飞将出去,正好命中那汉子的眉心。


“哪号人物,已死之人我可记不住。”


褴褛汉子眉心流下道鲜血,轰然倒地。身后的汉子面面相觑一阵,便也拿着刀猛劈上来。


“呀!!”


“主子都死了,衷心给谁看!!!”两枚回形镖自Krist手中抛出,带起一片血花,Krist看着喉咙被割破的几人慢慢失去生气,也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赶紧跑,不能让Singto看见他动手,不能让他产生怀疑。


他刚将将跑出那条巷道,便一个趔趄倒下了,这迷魂药的药劲如此之大,想是方才运功加大了药力,竟能让他此刻眼前又发黑了起来。


Singto提着长剑赶到时,Krist正扶着发昏的脑袋强迫自己保持清醒,他周身的寒意只让人退避三舍,可是Krist却扬着张笑脸迎了上去,跌跌撞撞地扑在他的怀里。


“差点把你弄丢了,还好?”Singto下意识地扶住怀里已经站不稳的人,在得到Krist肯定的回答后边一把将他打横抱起,“先回吧,下次再带你出来。”


下次,绝对不会再把你弄丢了。


修罗抱着个昏迷中的男孩亦步亦趋地在小街上走着,雀之灵悦子从那条巷道里闪身而出,拳头攥紧,一张绝美的脸庞上显露出扭曲的恨意来。


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被他疼爱??


不过,这个养在Singto大人寝宫的男宠居然是个杀手,那他的目的不言而喻。如果Singto大人知道你是个杀手的话,他还会如此对待你吗?


你的好日子到头了,黄泉路上和那些人作伴吧。


雀之灵悦子粉白的鹅蛋脸上浮现出一丝愉悦的笑意。

评论(38)
热度(124)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