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圈追星去了,抱歉,


偶圈可以来找我玩,请戳@看破真相的小富贵

【SK同人】419对象是班主任怎么办【13】

这章emmm……说虐不虐的,但是下章肯定不虐了,发四!
————
【13】

“爸比你说,如果你陷入了一段纠结的感情时,你会怎么做啊?”Gun抱着Hello kitty的巨型抱枕一脸迷茫地靠在Off的肩膀上,看上去楚楚可怜样。

Off难得很认真地思考了起来,没有插科打诨,甚至连他嘴角下垂的角度都能透露出这个话题对于他来说有多么沉重。

“我觉得我们当时也挺纠结,要不是Krist夹在中间两方劝着,我觉得现在结局也不能这么好,”说着,Off还很是温情地拉了拉Gun的手,虽然他并不喜欢牵手,但是现在的场景温馨到他已经灵魂出窍,七窍生烟,根本估计不到自己究竟在干什么了,“所以我觉得,人道主义关怀还是要有的。”

Gun十分赞同的点点头,热情地回握住了Off那只冒着汗的手:“爸比能这么认为真的是太好了,但其实我觉得拉横幅也是爱,可是皮拉娃不愿意接受我别样的爱,但是现在我觉得把烤箱扔出去这个想法其实也不错。”

Off赞同地摩挲着下巴,点点头:“我觉得挺好,这是第几个了?”

“怎么又糊了啊!!!”Krist揉乱一头被他折腾得乱糟糟的头发,懊恼地叫唤着。他手底下黑黑扁扁的六寸小蛋糕委屈地缩在模具里,无声地哭泣着。

“你听见了吗爸比,Krist说蛋糕糊了。”Gun露出一个天使般的微笑,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可怜楚楚地看着他,天生嘟起的嘴唇红润饱满,更衬的他我见犹怜。

Krist一边挠头一边嘟囔,煞有介事地捧着食谱崩溃状:“没错啊,蛋白也打发了,面粉也过筛了,奶油奶酪都恰到好处啊,温度也没问题啊!那到底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

“我听见了,但是Gun,我们说好了,一人一次,你撒娇耍赖是没有用的,自求多福。”

“爸比,你今晚上想睡沙发吗?”Gun虎着脸凶巴巴的,软的不行来硬的。

“沙发也比医院的床好一点。”Off捂着肚子可怜状,看着罪魁祸首端着个焦焦的蛋糕走了过来,脸上鼻子上还抹着点黑黑的锅底灰。

“我也不知道哪里出问题了,这次又糊了。”Krist懊恼地看着盘子里的“蛋糕”,一副深思的模样。

Gun试探地把话题引开,努力不让Krist想起来他是来让他们试吃的:“你都已经做了三个蛋糕了,皮拉娃,如果你心里还有一丝兄弟情,就换种方式宣泄,比如我们聊聊人生,聊聊理想,怎么样?”

只要不让他品尝面前这不明物体,他什么都能做出来!

Krist呆呆地嘟囔:“啊……三个了?都失败了?那可能……就是不合适吧,我这么钻牛角尖,也挺可笑的。”

Off的脸皱了起来,他这好朋友,好像确实陷入了一场奇怪的缘分中,但看他这样子,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一副失恋到丧的表情,可是他还是什么都不说,就一个劲的做蛋糕。

不过说起来,自打上次Krist尝试和他们谈心之后,整个人更丧了,脾气还大,一点就着,看谁都不顺眼,都快成小恶魔了啊!

他好想念正常的Krist啊!

Gun叹了一口气:“Krist我这么跟你说,有些事情真的不应该太钻牛角尖,也不要总是憋在自己的心里,我和爸比是不是你的朋友?”

Krist嘟着嘴乖巧的点点头。

“那既然你当我们是朋友,这种时候我和爸比肯定是要挺你。”Gun说。

Off说:“对啊,有什么心结,我们可以帮你解开啊。”再不高兴也不要用黑暗料理荼毒我们幼小的心灵啊。

Krist盯着他的“杰作”发了会呆,心里一片乱麻麻的。那之后Singto再没对他说过令他脸红心跳的话,再没用那直白而撩人的眼神看着他,上课时他严肃地低着头看书,下课在走廊遇上了就乖乖行礼,一切都回归到了正轨。

除了他越来越酸痛的心脏。

隔着个天井Krist还能看见在对面三楼高一一班门口Singto红着一张脸有些忸怩地站在那天送蛋糕的女孩子面前,一副恋爱了的模样。

他真的难受得不能呼吸了。

那股酸涩感一次一次划过他的胸膛,流淌进他的鼻腔和泪腺,说实话,为了这种事情三番五次把不争气的眼泪逼回去真的挺丢人的。

God这几天一直有事没事跑到他眼前晃悠晃悠,看他心情不好精神也不好,还会带着他到校园里走走。如果没有很偶然的遇见Singto和那个女孩子一起走出校门回家的话,他可能心情能好一点。

可是这下子,他更无力了。

是在一起了吧。

那女孩子看上去单纯又美好,你看上去也那么美好,这不才是校园生活正确的打开方式吗?

Krist还强扯着笑意对God说:“你说我是不是得把这小子叫到办公室去禁止他早恋啊。”

God欲言又止地看着他,眼神里都是担忧。

“但是他们看上去也挺好的,毕竟其实我也懂。”Krist继续扯着微笑,高中时这种懵懵懂懂的感情最美好了,他正在慢慢走向正轨,为什么要去破坏呢?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你为人师表怎么能反悔呢?

说到做到,你要求别人的自己怎么能不做到呢?

God小心翼翼地看着Krist:“可是您知道吗,您说这话时好像在哭。”

Krist愣了一下,还无所谓地推了他一下:“我哭什么,我只是最近太累了 ”

God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感到丝毫欣慰:“Krist老师您其实单纯得特别可爱,喜怒哀乐都摆在脸上,所以您不开心,我一下子就能感觉到,”God看着他疲惫不堪的脸色有些心疼,却又不知道从何安慰,“最近我班上那帮小女孩都迷上了中国小说,有句话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什么?”

“好像叫……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God笑了笑,“文绉绉的,Krist老师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Krist摇了摇头,虽然他有中国血统,但对这些古诗词真是不了解,于是只能一脸懵懂地等着God给他解答。

“意思就是,如果喜欢一株花时要在他为你盛开的时候把他带走,不要等他的花都凋谢了,你空折了个没有花的枝子回去,Krist老师,没有花就是没有花了,对吗?”

强烈的钝痛让他捂了一下心口,脸色又一下子煞白了起来。

好个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他的花呢?

已经不再为我盛开了吗?

不过我可能也不一样,至少我不会折这空枝子回去吧。

就让他一个人好好的,也不错。

Singto这两天过得不好。

他不敢去看Krist,不敢听到他的声音,更不敢去想他,他怕心中的风潮再一次把他的理智卷走。

可是他不是早就丢失了那名为理智的东西了吗?

桌子上放着的小小粉粉的蛋糕看着甜丝丝的,像极了他笑起来的模样,弯弯的眼睛,好看的小笑窝。

哪怕可能没有回报,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去做。

这种事情,这种心情,可能他不会理解吧。

Singto打听了给他送蛋糕的小姑娘的班级和名字,趁着午休的时间想也不想就跑到人家的班级,在一阵要命的骚动下把那小女生叫了出来。

耳边艳羡的话语让他心有点乱,而面前的女孩子Cindy扬着甜甜的笑脸,那脸颊上染着好看的红晕。

Singto笑了笑,真的有点像。

这一笑,偏就是一副害羞了的模样。

也怪他即将说出口的话也怪让他害羞的,毕竟他一个大男生,开口要求个女孩子这种事情,这么可能会不脸红呢。

可是这是唯一一个既能委婉地表达拒绝,又能完成自己心里想做的事情的唯一办法了。

Cindy水灵的大眼睛含羞带怯的看着他,无惧身边无数双艳羡和鄙夷的眼睛,她甚至有一瞬间以为Singto是真的准备接受她的心意了。

可是却没想到Singto害羞地对她说:“学妹,你的蛋糕做的真好看……可以教我怎么做吗?”

Cindy惊讶地看着他:“我当然可以教你啊~不过Singto学长怎么突然对蛋糕的做法产生兴趣了?”

Cindy还有些窃喜,他以为这是两个人单独相处的大好机会,两个人像新婚夫妻一样一起做蛋糕,这场景多么温馨可爱啊~

Singto笑着,神色有几分羞赧:“是啊,有想送的人,但是我试了试,发现我真的没有什么天赋。”

Cindy知道自己这段无疾而终的暗恋被强行画上了句号,还是点点头,说:“那好啊~就周五放学后吧,可以吗?”

“太好了!谢谢你Cindy~”

Cindy苦闷地看着自己暗恋的学长喜悦的神色,那双眼睛闪着漫天星辉似的。

只可惜,让他如此的人,并不是我。

Cindy看着离开的Singto突然驻足,看向了一楼的方向,Cindy看不见他到底看见了谁,只是那之后夸张的关门声还是气壮山河的,而Singto的嘴角挑起一丝弧度来,看上去,依旧还是那意气风发的少年。

他的眼神,分明和她此刻看向Singto的眼神一模一样。

Singto看着一楼那扇被紧关的教师办公室,目光灼灼。

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招惹完我现在想全身而退?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

还有两年。

两年后,你还有什么借口推开我?

评论(49)
热度(320)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