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圈追星去了,抱歉,


偶圈可以来找我玩,请戳@看破真相的小富贵

【SK同人】东京迷途【08】

生活还要继续,坑还是要填的不是吗,,,
呵呵( ͒•·̫|不要拍。
这篇和师生都很快完结,大明湖畔依旧是大明湖畔。
嗯⊙∀⊙
————

【08】


Krist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雀之灵家这两天不太平,风言风语传得到处都是,等整间宅子的闲言碎语传到他的耳朵里时,竟已经是[雀之灵家混入的奸细藏在Singto大人的寝宫中]。


说实在话,他真的不觉得自己是所谓的奸细。


但同时,他大可以一走了之,不理会这背后不论是谁操纵的局。


但这人的目的无非只有一个。


把自己逼走,让Singto和自己反目。


Krist没走,因为Singto一如既往的早上练剑下午看书,日子和之前一样清闲安逸。时不时地逗弄下那只赖在他的宅邸不走的小橘猫,还大发爱心地给小橘猫起了名字。


叫胖侦。


日子平平淡淡地过了两日,果然Singto莫名的安逸逼得这幕后的主使者现了身,就在个静谧的午后带着百来号亲兵直接闯进了Singto宅邸的大门。


Krist没猜到是悦子小姐,他也不知道那天他出手时被悦子看了去,起了疑心,还就准备利用这个天时地利把自己彻底赶出去,赢得Singto最终的信任。


悦子的语气很是悲悯,似乎是认定了Singto会因为Krist的真实身份而当场将他斩杀,而如果Singto事先并没有心理准备,并没有试探这么多次的话,他可能会如此的。但是可悲的只是,悦子并不知道Singto正筹划着如何告诉Krist他知道了一切,知道了他是杀手这件事情。


他要告诉Krist一切,他知道没有这最后一道屏障和秘密,他们可以过得很好,他会带着Krist离开雀之灵,如果可以,离开京都,带着他到个更和平的国度去。


与一人相伴,仗剑江湖。


但是这一切Krist都不知道。


他怕极了,他不怕他死在Singto的剑下,他只怕临死了,Singto却是恨着他的。


这样太残忍了。


悦子俏脸寒霜,眉眼中还透着股子狠劲:“Singto大人,您的寝宫里住着的男孩是个杀手,这件事您知道吗?而且不出意料的话,那个男孩应该就是来杀您的吧?”


Krist白了一张俏脸,连嘴唇都在颤抖着,胖侦如临大敌地缩在他的身边喵喵地乱叫,弓着背呲着牙,凶残得不得了。而他却缩在障子门边的角落里,无助地看着离他不远处的那个女人,和Singto看上去坚挺的背影。


他看不见Singto的表情。


但是他能想象到,那种憎恶,鄙夷,杀意流淌在他的脸上时,该是多么令他绝望的表情。


他如果能和胖侦一样就好了,勇敢地跳出来反驳他,可是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是个杀手。


他接到了任务,拿到六臂修罗的项上人头,这样他才能继续在中崎家活着。


他有什么资格反驳。


Singto清冷得要命的声音一字一字地扎在Krist的心口上:“劳烦悦子小姐记挂,这件事我会处理。”


悦子有些发怔,他不敢相信一向对任何威胁都会立刻铲除的Singto如今却如此冷静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她气得玉葱般的手指绞在一起,娇躯都在颤抖着,声音不自觉地拔高了:“Singto大人!这种人留不得!如果Singto大人下不去这个手狠不下这个心,悦子帮您下手可好。”


说完,美眸寒光一闪,带着先遣小队便要向Krist冲过来。


剑刃的寒光一闪,刹那间便架上了悦子的喉咙,稍一用力便会切断悦子的玉颈,夺了她的性命。


“我说了,我会处理,”Singto的声音中都透着冷意,更别提那眸子,像冻在极寒之地的千年雪莲,只望一眼便是彻骨的心寒。


悦子带着亲兵退下了,恭敬地为他阖上大门,可是剑未入鞘,还闪着凛凛寒光,映着Singto眸子中彻骨的冷意,亦步亦趋地向Krist走去。


胖侦还在喵喵地叫着,看上去更怕了。


Krist看着战场上的修罗拖着寒刃一步一步向他逼近,那剑锋在青石板上一路擦起一串刺耳的火花。


他只觉得那种僵硬从脚底一路蔓延到了头顶。


如果他是敌人,Krist决计不会这样。


怕就怕在,这个人于他来说,早就不算敌人。


“哥……”Krist无力地喊着,一双含水的眸子无助地看着他,可是Singto视若未闻,依旧一步一步向他走近。


那眸子里满盛的都是冷峻。


剧痛划过Krist的心头,带着难以言喻的酸涩。


Singto手执着的寒刃闪着嗜血的光。


我会死在哥的手里。


他会用剑砍下我的头,把我的身子丢到荒郊野岭,一辈子用恨意和鄙夷祭奠我。


甚至……不会再记得我。


一滴滚烫的泪珠冲出了Krist的眼眶,紧接着便是断线般的,一滴接一滴地从那双受惊了的眸子中夺眶而出。


Krist怕极了,怕到那把藏得甚好的匕首出了鞘,颤抖着指着Singto越来越靠近的身影。


“不要靠过来,不要靠过来!!!”Krist声嘶力竭地喊着,只是声音颤抖得不成样子,哪有丝毫的威慑力。


败得一塌糊涂。


“杀手?是嘛Krist?”


Krist摇着头,无声地颤抖着,只是那匕首慢慢抵上了Singto的心口,而Singto却依旧居高临下地,冷着张俊脸看着他。


Krist下意识要把匕首缩回去,可是下一秒,Singto的剑却架上了他的脖子,仿佛下一秒便会毫不留情地夺走他的生命。


“哥……你别逼我!!”


“我只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不杀了我,那死的就是你。”


Krist只觉得大脑一片嗡鸣。


他最怕的场景还是来了。


他哭得有点累了,连嘴唇都咬得有些发疼。


那把架在他颈侧的寒刃似乎有些被他的体温捂热了,反而好像没有那么可怕。


“不疼的,对吧,哥,”Krist努力撑起一个笑容,“我知道哥不会把我弄疼的。”


Singto垂着眸子静静地听他说。


“我从小就是孤儿,是父亲大人把我从暗娼馆里买走,虽然过得不是人的日子,但好在清清白白。”


“如果不接受任务,就是对父亲大人的不孝,不完成任务,就是对中崎家的亵渎,我本来就死定了。”


Singto的表情有些许动容。


他有些心疼Krist那双哭得通红的眼睛了。


他是想给他最后一次机会让他完成任务的,他想让Krist自己选择,是中崎家,还是自己。


可是他发现,他好像用错了方式。


“再没有人像哥这样对我了,我怎么会杀了你呢?也许死在哥的剑下也挺好的。”


Krist放下了手中的匕首,努力撑起个笑来。


“哥知道我最怕疼了,所以哥不要弄疼我好不好,哥也不要恨我好不好……”


Krist尝试着去抓Singto的袖口,可是又觉得他此刻显得太过狼狈了。


他想死得光光鲜鲜的。


万一Singto会在不经意间想起他来。


又怎么能是这般狼狈的模样呢?


“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托生个好人家。”


“到时候,哥还带我去吃苹果糖好吗。”


Krist慢慢闭上眼睛,任由那憋在眼眶里的泪水滚落出来,滴落在Singto的手背上。


一路烫到了他的心里。


评论(32)
热度(145)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