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圈追星去了,抱歉,


偶圈可以来找我玩,请戳@看破真相的小富贵

【SK同人】东京迷途【11】

我觉得我三章可以完结,保不齐下章就完结了……不收刀片,没有地址( •̥́ ˍ •̀ू )

【11】

Krist醒来时,正在中崎家的地牢里,他的大脑一片混沌,剧烈的疼痛从他的脑子和心口传到四肢百骸,那种深入骨髓的难过,实在触目惊心。

他疑惑地摸了摸脸上残留的泪痕。

为什么我会流眼泪?

中崎家的杀手从来是不被允许示弱和流泪的。

他的脑海中闪过很多场景,荒脊的战场,武士的剑锋滚落下来的烫人的鲜血,温暖的怀抱,火热的唇舌,无比炙热的眼神,抚摸……

Krist的内心却泛不起丝毫的波澜,没有喜爱,没有痛苦,一切都归于了沉寂。

Top推门进来,抱着他的笛子沉吟地看着木呆呆地坐在床上的Krist,眸子中闪过几丝阴惨惨的光来。

“你醒了?”

Krist沉着脸抬眼看他,神色中没有一丝笑意。

他总觉得他应该恨他的,可却总也想不起来恨一个人应该是什么滋味。

“你背叛了我,Top,”Krist的语气沉沉的,甚至有些沙哑,“你知道,我也讨厌被人背叛。”

Top苦笑一声:“我别无选择,”他顿了顿,尝试着靠近他,走到他的床边,“但是父亲喂你吃了绝情丹,我没想到,也阻止不了。”

原来是绝情丹……

Krist低头冷笑了两声。

绝情丹,绝掉一个人所有的情感,伤心,痛苦,开心,一切都不再有,让一个人彻底成为一个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如果药效散去后没有解药,这个人将成为个武功尽废的废人。

“你开心了吗?Top,你满意了吗?”Krist总觉得他应该大哭一场,他应该揪着Top的领子将他的短剑插进他的心口,这样才能宣泄自己内心的愤恨。

可是他不能。

他恨不起来,怨不起来。

“等你完成了任务,解了绝情丹的毒,再来杀我也不迟。”Top一字一顿地说。

任务……

“六臂修罗是嘛?杀掉就好了……”Krist抬着眸子恨恨地看着Top,“等我拿回他的人头,我要你为我失去的一切陪葬。”

“静候佳音。”

那夜Krist飞身离去后Singto一直默默地等着他回来,可是却只等到了一队先遣队的突击。

十多人举着寒光凛冽的长剑冲进了这个往日里温馨的小屋子,十多人趴在房檐上,用沾着毒的箭瞄准着他的心窝。

一场死战。

等到他站在成堆的尸山之上时,他的腹部中了两箭,右肺险些被这长剑刺穿。

他望着夜空上那轮满月,听见首极诡异的曲子。

他不觉得这一切是Krist做的,相反一直没有归来的Krist让他心底油然升起了一丝悚意。

他们的屋子堆满了中崎下人的尸体,胖侦似乎也在这场恶战中被惊得不知去向。好在,满院子没有找到那只小橘猫的尸体。

Singto在这一片狼藉中静静地等着,他怕Krist回家了,却找不到他。

可是等了两天,没等到Krist,却等来了雀之灵悦子。

雀之灵悦子那张粉白娇俏的脸上写满了心疼,待她从这隐秘的屋门冲进来抱住Singto的身子时,Singto还处在半昏迷的状态。

悦子恨极地看着Singto身上还插着那两支箭,左心口的伤口已经化脓,甚至淌出黑血来。

她恨极了,甚至不顾形象地朝Singto怒喊着:“你想死吗?你还在等他干什么!!你是真的傻还是假的傻!这一切都是他设的局啊!!他离开就是为了让这些人杀了你你懂不懂!!”

Singto嘴角扯出丝苍白的笑,只摇了摇头。

事情不是这样的。

他心底沉吟着,一遍一遍劝说自己。

他想杀我,早就可以杀了,何必设这么一个局,何必在离去之前还偷偷地亲我一下?

悦子灵动的大眼睛早已哭红,带着重伤的Singto回到了雀之灵,尽职尽责地为他清洗,包扎,一遍一遍地哭诉着,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那个杀手他到底哪里好,值得你背叛雀之灵,值得你快搭上命了还在原地等他!

Krist换上身劲装去了他和Singto的小屋,冷眸扫过这一片狼藉,还有一地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唯独没有见到Singto的身影。

他想了想,腾身去了雀之灵家,趴在房顶上掀起块瓦,却只见雀之灵悦子纤纤素手舀起勺汤药举到Singto的嘴角,而他沉默了一秒后喝下了勺中的汤药。

没有什么不对,雀之灵悦子和六臂修罗有婚约,这事他记得。

可是就是,心底隐隐划过的疼痛让他很难受。

汹涌而来的恨意逐渐逼红了Krist的眸子,六臂修罗,你害得我沦落到如此这般的下场,害我在大牢里禁闭七日,害我在中崎家受尽那些小辈的冷嘲热讽,害我失去了父亲大人的信任,甚至到要逼迫我服下绝情丹的地步。

何等屈辱!!

如今你可倒好,温香软玉在怀,不亦乐乎!!

悦子看着Singto夺过她手中的瓷碗一饮而尽,苦液灌入他的喉咙他却依旧丝毫未动,只得娇叹一声后吹灭了案前的烛火,阖上门出去了。

Singto静静地坐在榻榻米上,却只觉得这房间里到处是那红衣小人的身影。

你去哪了……为什么说走就走?

Singto心下还在想着,自打头顶传来个破碎的声响,一黑衣人从天而降,一把凛冽泛着寒意的短剑便架上了他的脖颈。

他没有反抗,因为这人周身都是他熟悉的气味,侧脸看去,正是他朝思暮想的身影。

Krist握着短剑的手掌心没来由地被汗浸湿了,他本来可以一使力带走他的命,可他却发现他丝毫无法控制自己的手臂。

Singto身上惨烈的伤让他的动作一滞,剧烈的疼痛让他立刻捂住了心口,翻涌的疼痛感让他难过得五脏六腑仿佛移位了一般,甚至喉头一甜,一口心头血被他含在了口中。

“你终于回来了,我一直在等你。”Singto侧过脸看他,苍白的嘴唇勉强挑起丝笑意,哪怕撞上这人冷若冰霜的眼神,他还是挑起了笑意去看他。

“等我来杀了你吗?”Krist逼回那口心头血,一字一顿地说着,手中的短剑往他的脖颈上收了收,“你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要了你的命。”

“Kit,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Singto那双眼睛看上去在哭泣,甚至伸出手想去抚摸一下他抿得紧紧的好看的嘴唇。

他的Kit一直都是带着笑的,那双闪着光的纯真的大眼睛笑眯眯地看着他,带着丝小奶音对他说:“哥我要吃苹果糖,哥陪我去玩吧。”而不是这个面若冰雪,一脸冷酷的Krist。

下一秒,一丝刺痛从他的掌心划过,那短剑为了挡他的手,竟从他的脖颈移到了自己的脸前,还在Singto的掌心划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Krist心底跟着那道血痕一起流血,心脏像被只大手狠狠攥住一样,猛烈地疼痛起来。

“噗——”一口心头血从Krist的口中喷出,他难过地抓紧了心口,狼狈地抬着头看着他面前这个,一脸震惊地看着他的男人。

“Kit……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Krist撑起身子,短剑直挺挺地戳在了Singto的腹部,他目眦欲裂,一双眼睛红得可怕:“你别过来!!你靠过来一步,我就杀了你!!”

Singto靠过去的脚步停住了,他的目光静静地望着那刀尖良久,冷笑了一声:“Kit,你要杀了我,是吗?”

可是Krist执着刀的手却在疯狂地颤抖着,他的理智在和什么抗争着,他的脑海中歇斯底里地喊着“住手”,他的心口在疯狂地,撕裂般的疼痛。

他要疯了。

“我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Kit,你一点都没有留恋吗?”Singto的眼睛越来越悲伤,他看着Krist唇角那道血痕,还有他眼睛中积蓄的一汪清泉。

“我没有任何留恋。”

「不是这样的,不是。」

Krist听见他的脑海深处嘶声力竭地哭着,劝说着。求求你,求你了……不要杀了他,别杀了他……我爱他啊……

“我只想要了你的命。”Krist的眼角划过滴眼泪。

「不是真的,不是这样的……」

他的潜意识依旧在呐喊着。

“从头到尾,你都没有对我动过心吗?”Singto沉默地看着Krist,甚至嘴角都挑起丝苦笑。

「我一直……一直……都爱着你啊,哥……哥……你听见我吗?」

Krist的脸上早已划满了泪痕,他咬紧后槽牙:“没有。”

“呵……”Singto笑了,仰头大笑起来,随后才敛了神色,身子向Krist手中的短剑倾了倾,“那你杀了我吧。”

言罢,Singto闭上了眼睛,嘴角那抹苦笑刺痛了Krist的眼膜。

「不,不要……不要杀了他……」

“别吵了!!!”Krist恶狠狠地怒吼着,企图遏制住他潜意识里一直嘶喊的声音,可是却越来越剧烈,那一桩桩,一幕幕,这个男人的微笑,带着蜜意的亲吻,咫尺在耳边的轻笑声。

「Kit,等战争结束了,我们租艘小船,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去过小日子,怎么样?」

「Kit,你不能给胖侦喂这么多东西,你看它都肥成什么样了。」

「Kit,你这么喜欢偷看我练剑啊,那我天天练给你看好不好。」

「Kit,过来试试这衣服合身不合身。」

「Kit,你说如果我们要成亲,是不是得找个证婚人,诶要不让胖侦当证婚人……证婚猫吧。」

最后一滴眼泪从Krist的眼眶里滑出来,脑海中的声音消失了,在他面前伤痕累累任凭宰割的Singto就显得格外清晰。

屋外渐渐传来急促慌乱的脚步声,还有亲兵匆匆赶来的声音。

Krist执着短剑的手无力地垂下来,短剑应声落地。

最终,他还是下不去手。

“五天后有一艘货船会到清国去,”Krist伸手抹了抹满脸的泪痕,“别再回来了。”

Singto睁开眼睛时,Krist已经走了,除了涌进来的悦子和一批亲兵外,他的房间毫无其他痕迹。

仿佛这一切,都只是大梦一场。

曲终人散。

评论(32)
热度(130)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