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将自己改造成一个一发完写手的果子

【SK同人】东京迷途【完结章】

这篇拖很久终于写完了,因为很久当时的脑洞写不出很虐的感觉了,还是给了个挺好的结局...虽然也不是那么好。。。至于结尾那句话看不懂的,可以去前文找答案哦!
爱你们,么么哒。。下一步。。我可能又要开新坑。。。短篇

全文链接:【01】【02】【03】【04】【05】【06】【07】【08】【09】【10】【11】【12】【炖肉上】【炖肉中】
————

【12】


Singto这几天一语不发,直到他的伤势逐渐好转了,开口对悦子的第一句话便是:“成亲吧。”


悦子手中捧着的瓷碗瞬间摔碎了,她捂着嘴巴不可思议地看着Singto,可眉梢染上的狂喜却出卖了她。


她不敢相信,不敢相信他一直爱慕的男人终于对他说出了所有女孩都梦寐以求的话。


成亲吧。


悦子喜极而泣,一把抱住那个身上还带伤的男人。


可她没看到的是,她抱住的那个男人满面苍白,连薄唇都早已没有了血色。


你的独占欲那么强,连我抱抱胖侦都会吃醋,如果我成亲了,你会来把我抢走吧。


如果……你对我曾经有过那么一点点的感情。


Singto苦笑一声,却错被悦子误认为是幸福的笑意,刚想送上自己的樱唇,却被Singto微微侧头躲过:“不早了,歇息吧。”


***


细长的短刀划破自己一身黑色劲装,Krist沉着眸子看着自己这一身雪白的皮肤,隐隐约约还在这片雪色胸口上摸见几个淡红色的吻痕。


昔日的林林总总他还能记起,只是那软濡的糯米丸子和甜丝丝的苹果糖的滋味他已经忘得一干二净,甚至也忘记了Singto怀抱的温度,和嘴唇细细吻着他时的温柔。


一切都剩下冷冰冰的,孤寂的一片空白。


“绝情丹……”Krist细细地摩挲着他胸口上残留的暗红色,举起刀面无表情地划破那片细腻的皮肤,带起一道狰狞的血痕,一刀刀割在他胸口还带着欢爱痕迹的地方,直到他的上身浸满鲜血。


Krist咬着下唇欣赏着他此刻的杰作。


“绝情丹……”Krist呢喃着,举着长剑,对着他背后那个已经堪堪消去的剑痕,又狠狠地刺了下去,“唔……”


旧伤复发,那剑痕疼得Krist眼睛发热发红,终于积蓄了一汪泪水。


背后似乎又传来Singto抱着他的腰仔细舔舐他伤口的热度,凉丝丝的药膏渗入他的骨血,却带着那该死的,要命的温柔。


“哥……”Krist的身体终于轰然倒下,一身狼狈的剑痕,一身狼狈的鲜血,顺着他雪白的上身肆意流淌着,远远看去,竟像极了当初那个战场上身穿红衣的少年。


Krist还嫌不够似的,发起十足十的功力,一掌接一掌地轰着自己的心口,直到身体里真气乱涌,喉头一甜吐出一口心头血。


“Krist!!!你这是做什么!!!”闻到血腥味从屋外赶过来的Top一脸惊惶地冲进来扶住浑身是血的Krist,眼睛里全是愤怒,“是修罗把你打成这样的???你等着,我先给你找医生,然后给你报仇!!!”


话音正落,正欲转身离去的Top被猛地抓住了手腕,Top一脸的泪水,震怒地看着虚弱的说不出话的Krist:“你做什么!!你都被他打成这样了你还准备阻止我!!!”


Krist强扯出个微笑来:“他没有伤害我,是我自己弄的。”


“你骗谁呢!!!Krist你是中崎家最得力的高手,你为了见父亲一面故意败给我让我带回家,以死相逼父亲再给你一次机会,就为了拖延时间把他带走,不然父亲不会给你吃绝情丹!!如今你又为了保他,自己奄奄一息地躺在这里!!他呢!!他做了什么!!你知不知道他要和雀之灵家女成亲了啊!!!”


Krist浑身一震,难以言喻的痛苦自心口一道蔓延到四肢,剧痛自四肢百骸传到他的真元,狠狠地轰击着他本就不稳定的神志,满身的力气慢慢被抽空。


Krist知道,绝情丹的药效要退了。


强烈的痛楚,逼得绝情丹的药效提前消退。


Krist像抓紧最后的救命稻草似的紧紧地抓着Top,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才能撑起自己的身子抓住他的衣领:“Top,Top,在我死之前,你答应我的要求好吗,这是我最后一次求你了。”


“Krist你说什么傻话!!我不会让你死的!!”


“Top我求你了,在把我交给父亲之前,一定要去雀之灵家让修罗乘今晚的船离开京都,我求你了!求你了……”


“你……”Top无力地看着他,看着他已经近乎崩溃的眼睛。


面前气盛的人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弱,功力尽失,俨然已经是一个废人。可对于Top来说,他早已生不起Krist的气来了,只苦笑着挑起嘴角:“Krist,你真是世界上最他妈傻的人!!!他的命比你的命还重要是吗!!你知道你会没命吗!!”


“你先答应我!!!”Krist依旧目眦欲裂地揪住Top胸前的衣襟。


Top点点头,攥住Krist拉紧他衣襟的手:“好,答应你,但你也答应我,先保命。”


Krist似乎放心了,苍白的嘴唇终于挑起了一点笑意:“谢谢你啊,Top。”


“我在你心里,就真的比不上他吗?Krist,吃了绝情丹,你依然为他做到如此地步?”


回答他的,是Krist逐渐均匀的呼吸声。


Top伸手抚了抚Krist被汗湿的头发:“如果父亲怪罪下来,那就我来扛吧。


***


雀之灵家的喜宴办得格外低调,可却依旧挡不住京都子民日日夜夜的谈论,这事传进中崎家时,中崎信长还有些难以置信。


他如此大度地再给Krist一次机会,却没想,Krist再一次放跑了Singto,还让他在京都大张旗鼓地和雀之灵悦子办起婚礼来。


中崎信长震怒,怒气使他再无法保持自己彬彬有礼的面具,迈着震怒的步子找到Krist时,却只见到奄奄一息早已成了废人的Krist。


中崎信长气愤地一巴掌打醒了毫无生气地耷拉着脑袋,吊着一口气活着的Krist:“六臂修罗就这么难除去吗?”


Krist只得虚弱地说着他早就准备好的台词:“父亲大人,孩儿不孝,难以堪当大任,让六臂修罗逃了,父亲大人……惩罚孩儿吧。”


中崎信长背过身去,面容铁青:“把他关进死牢,终身监禁。”


一众昔日的伙伴蜂蛹而入,揪起Krist还在淌着血的身子,向中崎家隐藏的死牢走去。


“你终于倒台了,Krist,让你死真不容易啊。”


“以后中崎家再没你的位置了,你就烂在死牢里吧!!”


“天道轮回,你也有今天!!”


Krist满足地阖上眼,嘴角还堪堪有丝笑意。


他应该走了吧。


一定要走啊。


再不要回来了,这样的结局挺好的。


***


喜宴并没Top想象的那么欢天喜地。


修罗依旧持剑而立,穿着红色的喜服,面上却没有一丝喜意。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睛期盼地望着门外,甚至斥退了要给他换衣服的侍女。


“真狠心啊,就这么看着我娶了别人吗?”Singto呆坐着,从黑夜等到天明,等到脸上洋溢着喜色的侍女笑着说:“姑爷,该拜堂了。”


Singto将剑别好,正欲起身,便又听见那首诡谲的曲子,登时眉头一皱,手掌按在剑柄上,一副警惕的神色。


乱魂曲。


那侍女晃了晃身形,倒下了,露出来的,正是Top那张被隐忍的恨意扭曲的脸。


“六臂修罗,受死吧!!”


暗器飞出,Singto微晃身形躲过,目光却带上几分审视。暗器偏离轨道故意错开他的身子让他更容易躲闪,这不像一个暗杀之人的作风。


Singto将手移开剑柄,寒眸闪了闪:“你不是来杀我的。”


Top铁青着脸,Krist被扔进死牢,任谁都无法救他出来,唯有面前这个人,唯有面前这个,出入战场毫发无损的男人能办到了。


“Krist为了保你命都快没了,你居然还有心思成亲?”Top眸中迸发着浓烈的恨意,快要将他烧着了。


他以为六臂修罗无情,可孰知那人的寒眸瞬间被不可思议的神色蒙住,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无血色了。


“你……再说一遍……Krist怎么了?”Singto震怒地冲上去狠狠地抓住Top的衣领,那陡然间凌厉的气息轻松地压了Top一头。


“他为了拖延时间带你走,他被父亲喂了绝情丹,”Top面如死灰地对他说,嘲讽地笑着,“后来又为了保你,硬生生把自己打到半残,被拖进死牢,就为了让你走。你呢?”


Top反抓住Singto的喜服,咬牙切齿:“你居然还不赶紧滚出京都!!你还留在这里和女人成亲!!”


Singto沉默地放开了Top,身形晃了晃,浑身都在颤抖。


我的Kit,为什么,为什么要做到如此地步……


我的一条命不值得你如此!!!


“死牢在哪。”Singto颤抖地问。


“中崎大人的书房,书柜后有个暗房,通到中崎家的死牢,”Top抛给了一瓶药,“你也受了伤,可能打不过死牢的侍卫,药能暂时恢复你的实力,但是药效退了,你的一身功夫就只能保下三成,吃不吃,看你。”


Singto接过瓷瓶子,毫不犹豫地吞下一颗。


“为什么帮我。”


“我没帮你,我只是在帮Krist ”Top暗着眸子,“快去吧,中崎大人此刻正在雀之灵家准备兴师问罪呢,这是你最后的机会,等他回去,你就很难全身而退了。”


Singto凛然深深地望了Top一眼,只点了点头。


“帮我,照顾好Krist,”Top看着Singto此刻双目充满仇恨的模样,心下突然释然了,“还有,别再回来了。”


有什么事,就让我承担吧。


***


喝饱了血的剑刃划在死牢的地面上,带起一串骇人的火星。


杀人不眨眼的修罗在巨大的牢笼前停下脚步,深深地望着被锁链吊起的,浑身是伤的Krist。


一阵剑光,粗大的铁牢竟硬生生被劈开了一个大口子,Singto信步走到Krist身边,将他拥在怀里:“疼不疼?”


怀里的人没有回应,呼吸都微弱得可怕。


“不要怕,我带你走,永远离开京都,”Singto打横抱起怀中的人,一身的刀痕带出的血迹蹭在Singto一身红色的喜服上,带上几片晕染的涟漪,“我们去清国,盘间小院子,我们再养一只猫,做点小生意。”


“听说清国有种吃的叫冰糖葫芦,你肯定爱吃,以后我天天买给你吃。”


趴在Singto后背上的Krist微睁开眼睛,他的眼前刀光剑影,背着他的修罗持着剑遇佛杀佛,遇鬼杀鬼,一片血光。


而Krist却意外地安下心来。


“说……好……哦……”


***


三月后,清国。


青瓦红砖的小屋子里咕噜噜地煮着一壶上好的西湖龙井,Krist追着只刚比手掌大一点的小橘猫撒欢地在院子里跑,正玩得开心呢,就被双大手提了起来,扔在了肩膀上扛进了屋里。


“伤刚好一点,别乱跑。”


Krist看着把他扔在床上一点都不温柔的Singto,气鼓鼓地撅着小嘴:“你轻点行不行,摔都被你摔死了!”


Singto拿他没辙,扯开他的衣服看着他这一身大大小小的伤疤有没有裂开。


“你流氓,你动不动就扒我衣服!!”


Singto摇摇头,从身后拿出串糖葫芦:“吃不吃?”


“吃!!”Krist抢过Singto手里的糖葫芦,叼下一颗吃得腮帮子都鼓起来。


“不给我一颗?”


Krist护犊子地把糖葫芦藏起来:“不给,你总欺负我!不给你糖吃。”


Singto摇摇头,胡噜了一把他的头发。


脸上的刀伤还是烙了疤,Singto心疼地搓了搓他瓷白的小脸上那道疤,却被Krist红着脸躲开了。


“哥,我这一身的伤到底是怎么来的啊?”Krist眨巴着大眼睛问。


“不知道,我把你捡过来时就这样了。”Singto对答如流。


“哦……那哥,我到底是什么人啊?”


“你是我的Krist啊,以后是我的媳妇了。”


Krist气鼓鼓地红着脸推他一把:“我说真的呢!”


“你啊……就是个最普通,最普通,最普通的人。”Singto笑着捏了捏他泛红的小脸。


不知为何,这样的答案,每次都让Krist开心得咯咯笑很久。


————The End————



评论(30)
热度(200)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