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圈追星去了,抱歉,


偶圈可以来找我玩,请戳@看破真相的小富贵

记前任

记前任

2016年春节前几天,我和ex分手了,那天我没哭,很冷静地说我们可能需要静一静,暂时分开吧。

他答应了。

他也没什么可不答应的,毕竟一个好好的寒假,哪有一个男朋友三天不会来和女朋友说一句话呢?没有消息,没有视频,没有电话。

没有,什么都没有。

我自诩不是个矫情的女生,从来不会幼稚地故意去试探一个人,可是在ex身上,栽了。

我试探一次一次,吵过一次一次,然后输了一次一次。

我记得还没在一起时ex问我,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我说,我觉得一个男孩子至少要有上进心,有担当,有责任感,能为未来的前途负责任。

那之后几天他说,我想做个有责任感的人,不想让我喜欢的女孩子失望。

然后的然后,我们在一起了,没有鲜花,没有掌声,在一片非议下在一起了,不被祝福的。至于为何不被祝福,我不想多言。

他说,他要争取一下去读北大的博士,这样以后留在北京,我说好,那我以后陪你留在北京,偌大的北京城,总装得下我俩。

在一起的第一个月,我们异地了,他去了北大做毕业设计,我留在本校考研,一天就靠着一通电话和几条消息撑着。但真的到了那时候了,才知道异地到底有多苦,能逼得一个不太矫情的女孩子矫情到难以形容。

我期盼的不多,每天可以给我发一句晚安,这样就足以,我觉得不过分,真的不过分,你不在身边的日子,考研的日子有多痛苦多难熬我自己撑着不需要你多关心,每天一句晚安让我知道一个人心里还有我,这样就足够了。

可是没有。

那时隔三差五的晚上总是会吵架,然后我哭着睡着,枕头总是湿湿的,然后盼着他今天能主动跟我说一句话。

到底卑微到什么程度呢,我也不记得了。

我没安全感,你哪怕给我一点点,我都不会和人吵架。

2015年七夕节的时候,我和他说这是我第一次过情人节,他说他有实验,给我买个礼物补偿一下好吗?

我说,我不要礼物,你能回来就是最大的礼物。

那天晚上他跟我说,他买了火车票回来,凌晨,我站在火车站门口等他。

他说,我应该给你买个花,或者买个巧克力。

我说,不用,挺好的。

2015年9月他回来呆了足足二十天,他说北大本部的名额招满了,只能去深研院,但是读博的时候能调回北京本部,但是南大能直博,他是南京人,问我去南大可以吗。

我说可以,你的前途最重要。

他说,那我这几天好好陪你考研,我陪你上自习,还可以看看高数,教教你。

我说,好。

但是,一次也没有。

我边上的位置一直空着,他没有来过。

我们面对面吃饭时常常一语不发了,他看着手机,我盯着饭。表面一片祥和,可是我不喜欢这样。

他和新加的保研群里的人聊天,和未来的校友聊天,和本校保研的人聊天。我拉着他说,你能不能把手机放下,他放下了,也没有和我聊天。

索然无味。

我不爱在这种事情上发脾气,事情严重到寒冬腊月他拿着手机直到我推开店门出去二十分钟后才追出来,他一脸疑惑地问我问什么走了,为什么不等他。

我已经哄你了,你再生气就是你不对了。

再开春考研回学校,他问我,过得好不好,我说挺好的。

现在晚上也不哭了,活得挺开心的。

他问,我们还有机会复合吗?

我说,算了吧。

正当时和eex走得近,我跟他说我没有从上一段走出来,我也不会和你复合,他说没关系,我们当朋友就好了,我和他一起出去吃过两次饭,那天晚上eex宿舍在阳台偷偷BBQ,说要给我送几串,我说好。

那天晚上ex问我,你为什么收了eex的东西,你是不是就这么善于玩弄别人的感情,你是不是一直也在玩弄我的感情?

当时我有多崩溃,我忘记了,我只记得我把他送给我的情书卡片一股脑装进袋子里,丢在了他宿舍楼下。

我说,对,对不起,一直在玩弄您的感情,就这样吧,别联系了。

他说,你不要这样,送你的就是送你的,我错了,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

我最终没和他绝交,只是不说话了,只是我心里没忘,我一直还喜欢他。究竟喜欢他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记得。

时间久了,我忘了。

快毕业的前两天,他说,快毕业了,我们出来吃个散伙饭吧。

气氛很尴尬,我们并排走回校园时,总觉得很熟悉,又很陌生。操场上摆满了转天毕业典礼要用的小凳子,我们就寻个角落坐下,晚风正好,他伸手摸了一下我的头。

他说,我可以再抱抱你吗,以后就抱不到了。

毕业临离校那天晚上我举着瓶酒四处溜达,往常六瓶也不醉,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一瓶就打晃了,天旋地转,我离他一个人的地方坐着,一个学妹一边哭一边挽着他的胳膊,醉酒了,怒气上来了,我伸手去拉他,把他从那个女生怀里拉出来。

他说,你为什么要拉我?

他甩开我,回去了。

我继续拿着酒四处乱转,坐在月色的路灯下一边哭一边吼:XXX你凭什么。

宿醉的清晨六点,我起来赶回家的火车,连他的一句一路顺风和再见都没有,我毕业了,回家了,在火车上哭了整整一路。

我知道我有多卑微,我知道这都是因为放不下,心底那点执念总是令人疯狂,离开后我还问他,你以后还来北方吗?

他说,我妈只希望我留在南京。

我说,我读了研去南方读博好吗?

他说,我不想勉强你。

那段时间总是哭到半夜哭到睡着,清晨醒来眼睛里又都是眼泪。

那天晚上,我给他发了很长很长的一段话,我说我可以再等等他,哭着写到快天亮,我发给他。

过了一天的正午,我收到了他的回复。

哦。

那一刻,心死。

我知道我不会再等了。

我记得读研时,ex曾经说,像你这样的人不适合去读研究生,如果考上了,混个文凭走人吧。我憋着气考完了研,上了研究生,独自一个人到北京,这么努力只想证明他错了。

可是他错了又如何。

终归两条陌路。

十月份杭州,他说,老同学我知道你在杭州,一起出来吃个饭吧。

我说,不用了,挺好。

那天我在教室看见他了,他站在门口,我从他身边经过时,矮着身子,低着头,说了一句借过。

外面阳光正好。

杭州的风不冷也不热。

但我也不喜欢这里。


评论(37)
热度(45)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