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圈追星去了,抱歉,


偶圈可以来找我玩,请戳@看破真相的小富贵

【KA同人】迷雾之森【29】


Singto揉了揉因为过度疲累而抽痛的额角,眼睛干涩得难受,甚至到最后连眨眼都变成了种折磨,可是他却不舍得闭上眼睛。躺在病床上的Krist难得安静地睡着了,像只小猫一样蜷缩在被子里,安稳地拉着他的手,护在自己的心窝。

他的手背传来Krist强有力的心跳声,热度,那么温暖,那么蓬勃,像他的专属小太阳一般。

等他好了,可能……就再也没有如此机会能这么近距离地看着他了吧。

Singto如是想着,便自嘲地笑了笑,你有美满的家庭,有那么多疼你爱你的朋友,而我这个哥哥的角色,应该也能到此为止了。

等事情结束,我便怀揣着对你的这点私情,从你的世界里消失吧。

Singto抬起身子,附身在Krist的额头上印上一吻,便关上了病房门退了出来,接通了电话:“喂,p'Jane,这几天有没有可能临时为我安排一场新闻发布会?”

病房里一直安睡的Krist缓缓睁开了睡眼,那眸子里一直是清明透底,病床对面的电视突然闪了闪,映出血红色的光,一片雪花过后,电视上清晰地映出了夜视仪拍摄的血腥画面。

Krist坐起身,默默地看着电视上无声的画面。

一个少女被关在卫生间里无助地哭喊着,无助地用头撞着卫生间的门,她的脚被死死地拴在马桶边上,一个男人提着把菜刀缓缓向她走过去,少女脸上的表情从惊恐变得崩溃,随后Krist亲眼看着少女的手脚被发疯一般的男人砍下,随后便是那颗血肉模糊还呈现着惊恐表情的头颅,猩红色染满了整个屏幕。

胃里剧烈地翻滚着,可是几天油盐不进的Krist却什么都吐不出来,猩红的画面被切换成了一片黑暗,穿着斗篷戴着面具的男人坐在屏幕的正中间,抬起阴惨惨的森白色面孔,那双看似微笑的眼睛此刻却写满了残忍。

此刻正巧Singto打完电话走进病房,活生生被屏幕里的男子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赶紧冲上前去准备关掉电视,却如何都按不下那个关闭按钮,他慌张地用自己的身体挡住电视画面,可是这不妨碍Krist听见了电视机里传来阴惨惨的声音:“如果我没有得到我想要的,下一个……就是你。”

声音陡然消失,电视自己关闭了。

Singto浑身脱力地跌坐在电视机前,一双黯淡的眸子看着病床上那个双目无神的Krist,无助地把自己的脸埋进了膝盖中,颤抖地呼吸着:“放心,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他碰你的。”

Krist早已苍白的嘴唇张了张,他没有告诉Singto的是,这一幕他早已在这台电视上看过无数次,他看到这个少女被砍下手脚,最后一脸绝望地被砍下头颅,结束了生命。

在无数次Singto走出这间房门的时候,电视屏幕就会亮起。

“P'sing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实情?”Krist一双眼睛下浮着点青黑色,看多了,反而不怕了,他此刻能木然而淡定地看着那个用自己本就不太宽广的身体挡住电视机微微颤抖的Singto,他知道他已经豁出去了。

Singto沉默地看着Krist,他没想到一向有些胆小的Krist竟然已经一脸木然,他心里疯狂地咒骂着那个逼迫他承认当年那场所谓“意外”的真相,那段他连想起、提起都不屑的悲惨的往事,他不愿意惊扰自己九泉之下的父母,可他偏偏……要利用这段往事……

Singto摇起头来,神色痛苦:“Kit,Kit……有时候无知才是福气。”

Krist扯了扯嘴角,连鞋子都没有穿掀开被子便要向病房外跑去。Singto吓坏了,二话不说上前便一把将那个要冲出去的人抱在怀里,他在颤抖着,怀里的人也是。

“Kit……你要干嘛!你要去哪!!”

“你不告诉我……我自己去找V。”

Singto被Krist的想法和突如其来的挣扎吓坏了,几乎是使尽了全身的力气把他禁锢在怀里:“你疯了是吗?你还嫌外面不够乱,你还嫌自己不够危险是吗??你知道现在外面有多少记者吗?你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看我们两个人的笑话吗?你知道V在哪里等着你准备怎么折磨你吗?你能不能成熟一点清醒一点啊!!”

对着怀里的人吼完了,Singto却又开始后悔了,所谓关心则乱,他知道这段时间以来Krist一直被蒙在鼓里的憋屈,但是他自诩这是对他最好的了。Krist那么善良,又那么敏感,如果知道了一切……如果知道了那些死去的人是谁,如果他知道那些女孩都是为了逼疯他从而逼迫自己就范而死去的,那Krist会如何面对?

Singto不敢想。

怀里的人逐渐不挣扎了,像一只丧失了翅膀的小鸟一般,耷拉着脑袋靠在他的怀里。

可是他周身的气场,让Singto感到了从未有过的不安。

“是,在你眼里,我就连知道真相的资格都没有吗?直到现在我在你眼里永远都是个小孩子是吗Singto!!我不需要你保护!我不要天天像只金丝雀一样关在医院里!!你要战斗!你要面对的事情就不能让我陪你一起面对吗??在你眼里我就这么没用,在你眼里我就连和你并肩作战的权利都没有是吗??”

Krist的话语说到一半,便着急哽咽起来,哽咽抽搐得Singto心口直发酸,发痛,他紧紧地抱着怀里颤抖的Krist摇头,抱得几乎骨血相融,他相信Krist被他的怀抱勒痛了,可他却不舍得放手。

这样一味想保护Krist的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

“这两天,我会召开记者发布会,我会按照V说的做,然后……我会退出娱乐圈,退居幕后,到时候我把真相全部告诉你好吗Krist?”

“我陪你一起开。”

“……”Singto沉默地抱着他,目光沉了下去。

他祈求着Krist能陪伴他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灾祸,但同时他又害怕。他怕V在现场会对Krist再造成不测,那这样的话,结果是他无法承担的。

“我陪你一起退出娱乐圈。”Krist继续说着。

Singto摇了摇头:“你属于聚光灯,你属于舞台,而我属于黑暗,我一个人走就好了。”

“你去哪我就去哪,没有你就没有我,”Krist眼神真挚地看着面色发沉的Singto,往常如果他露出这样的神色,Krist是决计不敢撸狮子毛的,但今天他就是和他倔上了,他明白,如果他这次再妥协,他和这个人之间只会越来越远,“不准反驳!!不准拒绝!!”

Singto闭嘴了,沉默地看着他,心底那口气却突然间松了。

一直以来让他惊惧的事情,有了Krist陪他一起面对,就仿佛没有那么可怕了。

但与此同时的,他发现他和Krist此刻正紧紧地相拥在一起,如此尴尬的境地让他如临大敌般放开了Krist的腰,面色有些发红的侧过脸去,闪躲的眼神看上去无助又生动。

”谢谢你Krist。”

“谢什么?”

“谢谢你愿意陪我一起面对。”

“哥也保护了我很久啊!”Krist顿了顿,“我倒要谢谢V。”

Singto皱了皱眉,对Krist这话感到疑惑。

“如果没有这件事,我也不知道我在P'sing的心里这么重要啊,”Krist凑近他笑了笑,可笑容却消失得很快,“比你的命还重要,值得你为了和一次次和V对峙。”

“你……都知道?”

“那P'sing是希望我知道,还是不知道?”

“那你接受吗?”Singto的眼睛似乎在偏暗的病房里闪着奇异的光,期待的,害怕的。

Krist的眼神躲闪了开去,嘴角却挑起个弧度:“可以试试看。”

***

Kongphop收到了Singto传给他的视频,他本能地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视频中那个分尸的男子并不是分尸案的被催眠凶手Kang,而那个被分尸的女孩子也并不是第二案的受害人Pinky!

而且Pinky的尸检报告明确写明了是先放血再分尸,而不是如此残忍地直接或者被肢解……

这是另一起案子!!为什么这么久了,一点风声都没有???

Arthit盯着这条血腥的视频看了很久,想法和Kongphop不谋而合。

Kongphop:【哥,你们第一次看到这条视频是什么时候?】

Krist望着天花板良久:“一个星期??我大概已经看过十几次了。”

Singto狠狠地拧了一把怀里人的大脸,才不管他是不是红着脸张牙舞爪地要朝他扑过来复仇,他都恨得要死。还说他呢,你自己不也是什么都瞒着我??

真想把他压在床上狠狠亲一亲,让他老实老实才好。

Singto恨恨地想着,回复道:【Kit说已经一周了。】

Arthit说:“依据视频里的信息,凶手男性,身高在178-185之间,鞋码在42-44之间,左腿比右腿长两公分,有常年运动的痕迹,右手小指轻微变形,右臂明显强壮于左臂……他的卫生间至少有二十平米,不然摄像头是拍不到分尸过程的,也就是说,家庭条件十分优越……”

Kongphop点了点头:“分尸后一周警方和外界一点动静都没有,他能把尸体藏在哪?”

“如果这件事情是V的杰作,那和那几位大人物应该脱不了干系,”Arthit难得对Kongphop挑了挑嘴角,“不如把这件事告诉p'Dear,探探他的口风。还有,你哥哥开记者招待会的时候V一定会到场,叫上你警局的朋友,时时刻刻守着会场的出入口。”

“p'Arthit,我们真的让P'sing开这个记者招待会,把当年的事情都说出来吗?”

“开,我们要对付的是V,他要对付谁,我可管不着。”

Arthit眸底深处闪了一闪。

如果V的目的正如他所想,那他倒宁愿选择从这件事情上抽身。


评论(35)
热度(89)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