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圈追星去了,抱歉,


偶圈可以来找我玩,请戳@看破真相的小富贵

【SK同人】419对象是班主任怎么办【31】

大跨步向甜的方向一去不复返——

【31】


Singto在剧组一脸笑意地摆弄那台古董摄影机的动静虽小,但落在旁人眼睛里可是道风景。


平日眉目冷峻的家伙一改第一天盛气凌人的态度,静静地一边摆弄自己的古董相机一边站在还在整造型的Krist身后按着快门。


那紧缩的眉头好整以暇地打量着被偷拍的人,时不时点头称赞,时不时又摇头懊恼。


可把Krist看得寒毛倒竖,燥意沸腾。


这家伙到底是不是故意的,第一天挎着Kaew在我的面前招摇过市,横眉冷对地把他从头损到脚,第二天就捧着当初买给他的相机在剧组里刷存在感,恨不得所有人都问他一遍为什么用几年前的相机才好呢!


Krist一边恨恨地翻着白眼一边透过镜子恶狠狠地盯着在他身后很明显在偷拍他的人。


终于第五个工作人员小姐姐好奇地凑上来:“嗷Singto弟弟怎么还在用这台相机啊!这能拍得清楚吗?”


Singto眯着眼睛有意无意地朝Krist那瞟一眼,笑得一脸温柔:“嗯,是很珍贵的人送的。”


Krist又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可心底那麻麻痒痒的小蚂蚁啃过似的感觉却越来越难以忽视。


Krist穿着件高中生的校服,软塌塌的留海乖巧地垂在额前,即便已经临近三十,却依旧扬着张青春乖巧的笑脸,演绎了一段青春豆蔻之恋。


Singto的目光火热地盯着镜头中央那个穿着简单衬衫校服的男孩,他控制不住在他那双澄澈的眼睛望进他的镜头时猛地心跳,也控制不住在他每次执起对戏的女孩子的手时默默攥紧拳头。


他的周身又弥漫着自己看不懂的味道。


Krist本来要抱起搭戏演员的,却怔怔地愣在原地,望着那个离他不远处专心盯着摄影机抿紧唇角的Singto。


之前是他穿着这校服,恍然六年过去,他却一直写着怀念过去的伤感情歌,如今穿上和他一样的校服,假装自己是他,假装他如果没有自己会过得很好,而他,却透过镜头看着这一切。


竟然觉得一切……那么讽刺。


“卡——”


“对不起,我走神了。”Krist连忙垂下头道歉。


始作俑者说了一句暂时休息便迈着步子走出去了,Krist瘫在场边的长椅上,看着自己身上的校服发呆。


不过二十分钟,Singto便风尘仆仆地赶回来,身后跟着个推着外卖车的小哥。


“我请大家喝饮料,辛苦了。”Singto脸上带着微笑,手上独独拎着杯巧克力沙冰。


“哇!Singto先生你人也太好了吧!”


“我都要感动哭了,嘤嘤!”


Singto笑了,语气又有些资本主义的苗头:“嗯,那就拜托大家,今天务必结束拍摄。”


“嗷!!我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喝的饮料!!”


剧组从一片欢呼变成一片哀嚎,但方才死气沉沉的氛围一扫而空,大家愉快地打成一片,一哄而上地抢饮料。


Krist靠在长椅上笑着看热闹,即使那个拎着沙冰的人默默地坐到了长椅的另一头,离他一米的距离时,Krist也难得没有介意和炸毛。


“给你的。”Singto把手中的可可递过去,即使Krist眼神中犹豫的神色闪了又闪他也没有介意,依旧锲而不舍地举着饮料。


Krist接过沙冰心满意足地吸了一口,巧克力的香味和令人着迷的甜味在口中炸开。


却如何都压制不住心底翻涌上来的热意。


Krist喝着沙冰,却热红了脸。


“给我了,你喝什么。”Krist执着地咬着吸管,抿出个小梨涡。


他怎么知道他这样的神色落在Singto眼中是如何可爱的场景,他的目光定在Krist咬着吸管红润润的嘴唇上,喉结上下翻动良久才将视线移开。


“已经很甜了。”


Krist懒得翻白眼,索性侧过身子去红着耳朵装傻,假装没有看到那道与他走丢了六年的灼热视线。


以至于后来拍摄时Singto顺手得不能再顺手地一脸无辜地咬着他喝过的吸管偷喝他没喝完的巧克力沙冰,他也只能选择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


资本主义喝人血的摄影师说到做到,果然在凌晨十二点四十五分结束了mv的拍摄工作。


Krist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准备给Pleng打电话,号码还没播出去呢,他的眼皮子底下就停了一双皮鞋,Krist的眼神从一双傲人的长腿一直打量到这人招蜂引蝶的俊脸上,没好气地“嗤”了一声。


“Krist先生,时间太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Krist看着眼前人绅士又迷人的笑脸心底一阵恶寒,哦这么晚是谁的锅啊!


“不用,我有助理有车,不劳烦Singto先生。”Krist说着就要擦过他的肩膀走出去,可胳膊被顺势拉住了。


“我已经告知Pleng小姐让她先回去了,毕竟这么晚,你也总不能让一个小姑娘送你回家吧。”


这句话堵得Krist哑口无言。


“那我可以叫车。”Krist甩开被紧紧攥着的胳膊,眼神不善。


被瞪的那个并不介意似的,反而和煦地笑一笑:“我不是来请求你,我是告诉你,我要送你回家,你可以选择乖乖跟着我,或者我拉着你的手出去,如果Krist先生还不满意的话,我丝毫不介意把你扛在肩膀上扔进我的车里。”


Krist心底猛地一跳:“你敢!”


周围还是呈鸟兽散的工作人员,被扛在肩膀带出去,老子不要面子的啊!!


“我说到做到,”Singto恶意凑近了他些许,“所以Krist先生现在可以让我送你回家了吗?”


Krist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咬紧后槽牙憋出个礼貌的笑来。


“可以,谁怕谁。”


Singto望着Krist怒气冲冲的背影忙笑不迭,果然过了六年过去,他的小男友依然无比的可爱(怂)。


Singto这手算盘打的好,他算准了凌晨怎么也能结束拍摄,那他就有借口正大光明地送Krist回去,也许两个人坐在车里好好谈谈,早点把所有的事情解决妥当了。


毕竟他回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把这个逃了他六年的小兔子捕回来,然后狠狠地惩♂罚他。


当初他的小兔子老师一脸见公公的紧张神色到他家来看他,仅仅是出去买个东西的功夫,他的小兔子老师走了,当天就和他分手。


他不傻,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他心里和明镜似的。


那之后他从医院醒过来,整个人像丢了魂,眼前的黑白世界让他不适应极了,他一个星期没有说一句话,这种想哭又哭不出来的窝囊真的太难受了。


他疯了一样地跑到Off面前求着见Krist最后一面,却只得到了这个人已经出国的消息。


他在家里颓废了好一段日子,他想怨恨他的父亲,可是每次看到父亲背着他偷偷抹眼泪的样子他又如何都无法将心底的怨恨发作出来。


只是落在狮爸的眼中,他的儿子变成了一个只能看见黑白色,流不出眼泪和再也没有笑过的沉默寡言的人。


他亲手把自己的儿子变成了这样。


Singto深深地把这人望进瞳孔深处,与其说恨,不如说是庆幸。


「我很庆幸他从我的生命中离开过,让我青春年少时无处安放的一份迷恋真真切切地沉淀下来,变成了更浓厚的感情,可能对一个人一见钟情就是那么不靠谱的一件事,可能我们以当初的身份安安稳稳地交往下去并不会长长久久,但我庆幸他离开过,他不再是曾经的他,我也不再是曾经的我,我更有勇气更有能力去给他一段值得相守一生的感情,我能毫无顾忌地牵起他的手面对世界上的各种非议,我能做他的后盾,而如果没有这一段小离别,我不敢想象现在的我和他会是如何,总之,不会比现在更好。」


「是的,如果我找到他,一定不会放他走,除非他亲口告诉我,他对我没有丝毫感情。」


只是早在Singto说出他在追求自己的挚爱时Krist便关掉了采访。


“嗷!P'singto!P'Krist!没想到这么巧,我还想今天一定要叫车回去了,我还有点怕怕的,居然遇见你们!”娇俏的女声亲昵地传来,Singto皱紧眉头看着那个破坏气氛的小姑娘Kaew,心底一万个别过来别靠近我不要打扰我的二人世界。


事与愿违,Kaew扬着笑脸贴过来,亲昵地环住Singto的胳膊,顿时Singto气血上涌,浑身支棱起带尖的刺儿来。


Singto偷偷递了个眼神去看抿紧了唇角一脸愠色的Krist,企图让他感知到自己究竟有多不情愿。


他硬着头皮拍摄到凌晨是为了什么……


“p'sing~太晚了我的助理都溜号了,我自己叫车又怕怕的,可以送我回家吗?”Kaew摆出可怜楚楚的模样,哪有男人会不为之动容。


可他眼前偏偏就是个不为之动容的主。


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Singto企图催眠自己都是假的,昨天借势用来激一激p'Krist的小演员并没有出现在他的车旁边,他还能欢欢喜喜地和p'Krist坐在车里好好聊聊天。


Krist尽量控制自己的神色不要扭曲,不要伸手把那只埋在温香软玉中的手臂拉过来,更不要把那只攥得咔咔带响的拳头招呼到某个小帅哥脸上。


“拒绝女孩子的请求很不绅士哦Singto先生,”Krist的额角微跳,目光已经恶狠狠地盯着Singto那状似无辜的脸上,“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二位,先走一步。”


“Krist先生是嫌弃我的车小吗?”Singto早早便把胳膊从Kaew怀里抽了出来,两步上前便拉住了要走的Krist,虽然被狠狠地甩了一下,但呛在空气中浓重的醋意却让他又挑了挑嘴角,“上车吧,我有话要对你说。”


评论(52)
热度(288)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