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圈追星去了,抱歉,


偶圈可以来找我玩,请戳@看破真相的小富贵

【SK同人】419对象是班主任怎么办【32】

以为我会甜回去的筒子们。。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啪——
今天肝了一天ppt的我被虐的死去活来,来报复下社会。。
emmmm,相信我很快会甜回去的,真的( •̥́ ˍ •̀ू )
————

【32】


挡风玻璃前那只笑眯眯的小兔子挂饰在左摇右摆地炫耀着自己的存在,Krist无法忽视那小兔子耳朵上绑着的眼熟的蓝色缎带,索性侧过头去看着窗外。


Kaew因为被Singto绅士而礼貌地从副驾驶位牵引到后排坐着而气得两颊粉粉,可是她又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毕竟某个人美其名曰说如果让别人拍到你在我车子的副驾驶位坐着让媒体误会就不好了……emmm说得的确很有道理,可是误会什么啊!!P’Krist坐在副驾驶位就不会让别人误会吗?


Kaew打起十二分精神来,专注地盯着那只摇头晃脑的小兔子。


“没想到P’singto还有这么童趣的一面啊,跟你的气质超级不符的!”


Singto眉目舒朗地看了看那只小兔子,还伸手抚了抚兔子耳朵:“挺可爱的,我喜欢。”


Krist嘟着嘴靠在窗边一语不发地坐着,窗户上映着Singto专注开车的侧颜,跟以前的气质真的相差甚远。


果然是个长大的,成熟了的孩子。


再也不是当初那个会在自己面前装得可怜巴巴的小狼狗了。


眼皮逐渐发沉,他想着或许是这车里的气温实在是太过适宜,亦或者是他身边这人的气息让他太过安心,他竟然就这么恍恍惚惚地睡着了。


Singto早早把Kaew送回了家后便寻了个街口停了,静静地观赏着Krist睡着之后乖巧的睡颜,只是他睡着了也不老实,拳头紧紧地攥着,纤长的睫毛上挂着点水雾。


也难得只有这种时候,他会如此脆弱地向他示弱。


Singto情难自禁地伸手拨弄了一下Krist额前有些乱掉的头发,欣赏着Krist在黑暗中依旧如雏鸟一般颤动的睫毛,高挺的鼻梁,和那让他次次难以自持的粉色嘴唇。


突然地,一双燥热的手掌猛地抓住那只在他脸上逗弄来逗弄去的大手,Singto惊吓地想立刻抽手离去,生怕是把这人吵醒了要和他算账的。


可谁想,搞突然袭击的那个根本还睡得像头小猪,刚才还发力攥着他手背的手也慢慢牵着他垂了下去,懊恼地把手掌的主人拉了过去,心满意足地靠在了Singto的胳膊上,找了个舒适的角度蹭了蹭又睡了。


Singto绝望地侧着身子看着那个紧紧抱着他胳膊不撒手的人,那个白天里净会和他横眉冷对摆臭脸的他的小男友,此刻像个孩子一样紧紧地依着他。


Singto嗤笑了一声:“你真是属兔子的。”


Krist梦见当初他没有在火锅店里喝得不省人事,他迈着步子走进高二一班的教室里时,Singto正俯首钻研着一本高深的物理学。


他梦见那一年的情人节女生排着长队给Singto送巧克力,而他偷偷在自家冰箱里藏好了那块依旧丑丑的粉色蛋糕。


他梦见Singto毕业了,干净的白衬衫上贴满了各式各样的贴纸,甚至连麦色的脸颊上都贴上了小猪和小猫的贴画,他拍着Singto的肩膀说:恭喜毕业。


他梦见这人与他渐行渐远,与他再没交集,只是逢年过节时给他发一条祝福短信。


那之后他收到了大红的喜帖,他和Kaew男才女貌,看上去状似天作之合,幸福地挽着手笑着。


如果没有你,他本来应该过这样的生活。


Krist心痛得呜咽了一声,再睁开眼时,恰好撞进一双漆黑的瞳仁中。


“我睡了多久?”Krist赶紧起身糊了一把还有点水汽的眼睛,他真希望这车厢里的灯光足够暗,Singto不会看到他这般狼狈的样子。他的胃又开始抽痛起来,Krist背着Singto死死地按住它,紧咬着后槽牙不露出一点脆弱的模样。


“一个小时,如果p’Krist太累了,就再休息一会吧,”Singto悻悻然地抽回被枕得发酸的胳膊,面皮上还有点不爽,“我可以在这里陪你。”


“不麻烦了,送我回家吧……”Krist犹豫了几秒,“对了,你要跟我说什么?”


“p'Krist当时为什么要和我不告而别,用一张纸条和我分手,您难道不觉得很懦夫吗?”


Krist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什么。


是很懦夫,这大概是他做过最懦夫的事。


也对,如果没有狮爸低声下气的请求,他不会选择如此轻易地离开他。


如果不是他心底根本就无法承受这样的离别,像是硬生生把他那颗脆弱的心脏从他的胸腔里刨出来一般的切肤之痛,他也不会选择这样一声不响的,懦弱的离开。


他曾想随便找一个女孩演一场戏,当着他的面说我不爱你了我他妈要和你分手你自己好好过吧,可是他根本做不到。


他不想看到Singto因为他受伤的表情,更做不到当着Singto的面说这些口是心非的话。


他如果不是这么逼着自己出国,他肯定忍不住回去找他。


他切断了自己所有的后路,不就是为了如今能孑然一身,还给他一段正常的人生吗?


Krist挑了挑嘴角:“随便你怎么想。”


“可是p'Krist,我并没有答应你分手的请求。”Singto的眼睛始终没有看向Krist的方向,但他知道这人的眼神会有多么复杂,“我现在依旧是你的男朋友。”


“六年过去了Singto,你就……不能就这样放过我吗?”


“那我问你p'Krist,这六年来,你有和其他人在一起吗?”Singto不依不饶地继续追问着,只要知道了他的答案,只要Krist说清楚他的心底依然有他的位置,他就可以不顾一切地重新和他在一起。


Singto已经下好了这样的决心,连车速都陡然间飚高了些许,那如鹰一般凌厉的眼神看上去凶神恶煞的,充满威胁的气息溢满了整个车厢。


“你开慢一点!!还有!我有没有和其他人在一起,跟你有什么关系,不管你承不承认,我们都已经分手了!而且Singto,没有我你过得很好不是吗?”


Krist以为这样能劝服一个在和他玩文字游戏的人,可却没想到,等待他的是一个急刹车,他的头差点撞上了前面的挡风玻璃,他的胃被安全带勒得更痛了,像揣着一个加多了油的打桩机一样狠狠地在他的胃壁上碾压着。


剧烈的疼痛让Krist脸色猛地白了下去,他故意放开捂着胃的手用苍白的脸色看着Singto已然红得彻底的眼睛,他不得不承认,此刻他身边的Singto暴怒得像一头时刻会咬人的狮子。


“你觉得我过得好是吗?Krist先生我因为你所造成的任何痛苦对你来说都值不得你一点心疼是吗?”


Krist根本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人会生这么大的气,他迷茫地看着面前人滚动的喉结,像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般磨着牙。


“我为什么要心疼你?Singto先生,你现在是一名受万千少女追捧的摄影师,你有那么美好的前途,我到底为什么要心疼你?”


面前的人卸下了绅士的伪装,猛地扣住Krist的后脑勺,一抹凌厉的气息袭上他的面门,猛地封住了他正吐出无情话语的嘴唇。


Krist的眼睛骤然睁大,面前放大的俊脸明显崩出个愠怒的神色,那紧绷的薄唇发了疯一般狠狠地吻住自己的嘴唇,灵活的舌头撬开他的牙关长驱直入,放肆地在他口中掠夺。


Krist红了眼,呲着尖牙便冲着口中蛮不讲理的软舌咬了下去,弥漫了两唇的血腥味道似乎让身上的人更加兴奋似的,变本加厉地吸吮住拼命逃窜的软舌,直到他的胸口被当胸闷了一拳才吃痛的放开。


面前的Krist面色涌出不自然的潮红,唇角还挂着丝血迹,被吮得红艳的嘴唇一张一合的,可他眼睛中涌动的愤恨好似根闷棍,直直地打在Singto的心尖上。


“你疯了是吗?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Krist揪过仿佛被卸了力气般的Singto的衣领,看着他颓然的脸。


“P'Krist……”Singto冷笑了一声,上扬的嘴角却显得那么疲惫不堪,“我能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吗?”


Krist眼底映着Singto的模样,那副突然颓然的样子让他心底猛地一酸。


“你有没有后悔过……”Singto的眼底燃着最后一丝希望,他执着地望着面前这个他一直无比深爱的,带走了他世界上所有色彩的人。


他只希望不要这样伤害他,哪怕给他一点点希望……


Krist躲开他过分希冀的目光,打开车门:“我这辈子最不后悔的事就是和你分手。”


车门合上,一声巨响。


Krist捂着疼到抽搐的胃一步步走在微凉的晚风中,他庆幸这里离他的家不远了,他可以在下一个拐角之后倒下。


只要不被他看到……


他背对着他时流了满脸的泪水。


走吧,走吧,不要再怀念过去了,我就是这么一个狠心的人,根本不值得这么好的你来留恋。


Krist终于在下一个拐角,在那辆车看不见的地方轰然倒地。


他觉得自己可能会死吧。


真可惜,在死前还在说谎,在死前还看到了那小子受伤到极致的模样,那双不再闪烁着星辰的眼睛灰暗了下去,全身没有了力气一般的模样。


好想看他笑啊。


再对我笑一次就好了。


Krist如是想着,任由眼前逐渐模糊。


评论(80)
热度(307)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