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有你@北清

【KA】我家召唤兽是个腹黑怎么办【01】

【或者叫我的小主人超可爱总想亲亲怎么办】

【召唤师ArthitX人形召唤兽Kongphop】

【魔法世界设定,有剑士,有魔法师,有药师那一种,但也有普通人,具体的后文会讲】

【至于为什么是个腹黑,你只要想Kongphop其实是个正儿八经的成男,所有的都是装的,你就懂了🙃】
——————

Arthit大二那年,才终于在一次睡梦中有了即将觉醒能力的感觉。

他把自己裹在小被子里,浑身像火烧似的难受,尤其在他的大脑深处那片精神世界中,翻山倒海的被搅成了一团废墟。好好的一片碧海蓝天,卷起了一层层黑云,碧蓝色的闪电躲在黑云中,撕裂天空时便变成了一片浓紫。

这种感觉对Arthit来说很不友好,他的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心脏跳动得快要炸裂似的,全身的血液疯狂地向他脑海深处那片被雷电劈得只剩下残垣断壁的地方涌去。

在一片响雷中,Arthit看到了,一道人影从一片雷电中缓缓走出,这人直到快临近Arthit的视线时才能看清五官。

闪电停止轰鸣,天晴了。

一个小人就站在他面前,对他咧出一口大白牙,看上去傻兮兮的……像只小猴子。

Arthit一下子从疼痛中惊醒,如果不是太疼了他身上都被汗水打得湿透,那他肯定以为这是自己做了一场梦呢。

他的精神世界恢复了平静。

Arthit抬手,没有魔法,没有灵力的流动,他还是……一个普通人?

说起来,Arthit心里遗憾极了,虽然他口口声声跟自己那一帮损友说着他一点都不介意自己是个普通人的事实,他也根本不羡慕他们可以到魔法师的班级学习,而他,只能留在一个全是麻瓜的班级里,学着这所谓的“战时后勤补给”。

他的几个损友在成年后纷纷觉醒了能力,Bright是个冰系法师,Arthit还想是不是因为他平时爱讲冷笑话,Not是个医者,Plame是个控制系法师,而Tuta是个纯药师,唯独他一个人,是个可怜兮兮的普通人。

Arthit失望极了,重新把自己蒙进被子里,缩成一团深深地呼吸几下。

胸腔里泛着痛。

行吧,反正都做了二十年的普通人,我就这么认命吧。

这么想着的Arthit闭上眼睛沉沉地睡了,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一个小人影在他身边渐渐浮现出身型来,看上去不过是个孩童大小,短胳膊短腿的小棕团子似的小人儿在一片黑暗中蓦地睁开双眼,万点流光在那一双眸子中流转不止,在黑夜中显得格外摄人心魄。

小Kongphop伸出自己还泛着点光的小手,扯了一把面前人看上去软乎乎的脸,那双泛着金光的眸子就笑得弯了起来,带点奶声奶气地说:“你就是我的主人吗?好像也不错呢!”

Arthit这一觉睡得死沉,等他微微转醒时,窗外的日头早已高悬。经过昨晚这么一折腾,他这可怜的胃里早已空虚,急需一大份炒饭和一杯甜甜的粉红冻奶才能治愈。

他刚想爬起身,却被怀里缩着的一小只不知道什么东西吓得一个激灵,瞬间睡意全无,甚至有点惊悚。

这全身啥也没穿的小家伙看上去也就五六岁孩童的模样,此刻正把整张脸挤进他的胸口睡得安稳,两只小手还环着他的脖子,一只小腿还扒在他的腰上……

Arthit忍住了惊呼的冲动,低下头去打量怀里的小棕团子,一张好看清秀的小脸已经透出点祸国殃民的意味,明明还是个孩子的样子,此刻却紧皱着眉头,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我……就睡了一觉,怎么就有了个五六岁大的孩子??

难道我的能力是……emm……造小孩???

Arthit正对自己的世界观进行无限怀疑及刷新,扒在他身上的小团子动了动,带着奶音哼了一声那双还带着星点的眸子睁开,懵懂似的看着面前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Arthit。

Arthit看向那双透底澈亮的眸子时脑袋有些发晕,他不想承认只是这个离他的脸大概两公分距离的小孩子长得实在过于精致,像个漫画书里走出来的小王子似的,一时间竟也令他移不开眼。

Arthit嘴角抽了抽,怎么,他要打招呼吗?说什么?我睡了一觉然后不知道怎么就有了你,还有你真的不是我生的……

面前的软团子嘟起嘴巴,声音也听上去软乎乎的:“早上好,暖暖。”

“呃……早上好……呃呃??等等,你叫我什么??”

Kongphop眨了眨那双天生多情的眼睛,虽然在Arthit看上去还是萌萌的:“暖暖啊。”

等等啊,他这个小名是怎么被这个小团子知道的啊!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啊!还有啊,你到底是谁啊!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床上,咳咳,还抱着我,赶紧放开!”Arthit瞪着溜圆的一双大眼睛,装作凶恶地对着怀里的软团子说,可别说他这刚睡醒的小模样落在Kongphop眼里是怎样软萌可爱的一面,没睡醒似的大眼睛迷迷糊糊地泛着水汽,说着话时那好看的粉唇一张一合的,那瓷白萱乎的脸颊两边若隐若现一对小酒窝,当真是可爱极了。Kongphop把Arthit装凶的样子全部放在了眼睛里,他挂在Arthit脖子上细细小小的手臂又紧了紧,硬是憋出了个哭腔来,小嘴一扁,天生带水汽的圆眼睛登时蒙上水雾,便是副泫然欲泣可怜楚楚的小可怜虫的模样。

Arthit强撑出来的一点凶恶打在一团棉花上似的,泄气了,伸手温柔地把小手臂从自己的脖子上撸下来,提着小团子端端正正地放在自己面前。

一大一小,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

Arthit紧皱着眉头,Kongphop便扬着头对他笑,一副乖乖的模样。

“回答我的问题吧。”

Kongphop人畜无害地一歪头:“暖暖想让我先回答哪个问题呢?”

“你是谁?”

Kongphop又有些委屈地看着他:“暖暖不记得了吗?”

Arthit那双圆眼镜转了转,懵懵地摇头。

他这根正苗红的五好青年,一直都是长在红旗下活在春风里,连小姑娘的小手都没拉过,唯一暗恋过的妹子还跟他的好基友成了一对。

难不成,我是昨晚梦游见人家小男孩长得好看所以……偷的?

于是Arthit诚实地摇摇头,虚心地看着老神在在的小Kongphop。

“暖暖不记得昨晚上你觉醒了能力吗?”

Arthit对于昨晚上那场奇怪的梦的记忆这才一一浮现,原来真的不是梦,是真的,他真的觉醒了能力。

Arthit无语地看着面前拿一双亮闪闪的桃花眼看着他的小团子,突然觉得他这个能力可能是变异了……而且应该不是什么好的方向……

他刚入学时的教头学长Tum也觉醒了召唤师的技能,他能召唤出一只冰原狼,他上一届学长p'Dear也是个召唤师啊,能同时召唤出三条巨蟒……

而他……

Arthit扶额。

召唤出个团子……

技能大概是……眼神攻势吧。

他的召唤兽Kongphop有点粘人,虽然他不知道其他召唤师的召唤兽粘不粘人,会不会撒娇,但是他的召唤兽……不,小团子Kongphop超粘人,而且从来不管他这么一个根正苗红的五好青年突然拖着一只眼泪巴巴的小团子出来是怎样轰动的场面。

Arthit起床后拎着小团子洗了个澡,从柜子里勉强翻出件小一点的T恤套在Kongphop的身上,这长度甚至直接遮住了他细细小小的膝盖。Arthit看这小团子的样子也颇为可爱,拍拍他的头准备把他留在家里,可刚刚走两步,屁股后边的衬衫衣角就被小Kongphop捉住了。

“暖暖不要我了吗?”(*꒦ິ⌓꒦ີ)

Arthit挠挠头:“不是,你这个样子我没法带你出去啊!”

Kongphop的小嘴一扁:“那暖暖就是嫌弃我。”

Arthit那颗本来就不是很坚硬的小心脏被戳得软成一团:“我没……带你出去可以,但你不能说你是我的……召唤兽。”

虽然还是被嫌弃,但Kongphop那双眼睛还是一亮,一把跳起来抱住Arthit的腰:“我就知道,暖暖最好了。”

Arthit看着那张虽然年幼但出落得异常好看的小脸埋在自己的小肚子上,莫名地烧红了脸。

“你能不能……不叫我暖暖……”Arthit把小团子从自己肚子上捞出来,郑重地和他商量这个事情。

Kongphop一副听不懂的样子,眨了眨眼睛:“那要叫什么?”

对啊,那叫什么?

Arthit看着面前五六岁大的团子,犯了难。

“叫主人?”Kongphop一脸懵懂。

Arthit抖了三抖,摇摇头,否决。

“那叫爸爸?”Kongphop这语气里还带着点婉转,怎么听不像个孩子似的。

Arthit恶寒得脸色都变了,连连摇头。

“嗷……可是,我只想叫你暖暖啊。”Kongphop低下头,又是委屈巴巴的小可怜虫的模样。

Arthit放弃了和小团子讨价还价,暖暖就暖暖吧,小孩子嘛,让一让没什么的,又没吃亏。

Arthit这么想着,拎着穿大T的小Kongphop出门了。

————TBC————

评论(62)
热度(315)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