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圈追星去了,抱歉,


偶圈可以来找我玩,请戳@看破真相的小富贵

【KA】我家召唤兽是个腹黑怎么办【02】

我觉得这篇我能写短!!!真的!!!

利用这么个机会我想再解释一下,暖暖觉醒的是召唤能力,就是靠召唤兽的,不会有其他技能,只是他和其他召唤师不一样,他召唤出来的能化人形(其实还是有兽型的),他刚出现在暖暖身边是小孩形态是因为没能量,只有依靠暖暖才能战斗才有战力,所以当他有一定能量时就是成年男子的形态【其实心理一直是成年男子形态,是装小孩的】能力我卖个关子吧,总之凭我的尿性,是一定有金手指的!

 

前文: 【01】

 

——————

领着Kongphop的这一路一点都不顺利,路上那群女孩子像疯了一样,总想挤上来捏捏小Kongphop的脸,稀罕得不得了。

Arthit是不胜其烦,甚至有点妒忌。

哼,平时就自己的时候可没这么好的待遇。

只是小Kongphop不是很愿意被一群女孩子围着又亲又抱的,就躲在Arthit的大腿后面,拿警惕的目光看着她们。

“你们要和我拍照,要征得暖暖的同意哦!”

女生们失望地看着近在咫尺却捏不到的小团子,纷纷转而对着被整得手足无措的Arthit撒起娇来。

Arthit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脸颊都跟着有些烧红了,那羞涩的神色落在Kongphop眼里让他又是欢喜又是妒忌,索性一把抱住Arthit的小腿,抬着头用一双泛水光的眸子看着他:“暖暖,我饿了……”

Arthit笑嘻嘻地看着抱着他大腿不放手的Kongphop,对着女生们摆摆手:“这孩子认生,下次吧!”

Kongphop拉上Arthit的手,愉快地甩开了那帮对着Arthit撒娇的小女生,抓着他手指的小手紧了又紧。

虽然起因在于他,可是那帮人也很是碍眼啊。

看来,以后还是得看紧一点。

等到Arthit带着小Kongphop到餐厅时,他们的身边还围着一大群来看小团子的人。Arthit这才体会到带个小孩子出来的好处,那就是可以肆无忌惮地举着粉红冻奶不怕被人笑话了。

一大一小两个人一人捧着一杯粉红色少女心的饮料喝得很是开心,那一大杯东西抱在Kongphop的怀里显得他滑稽可爱极了,而且喝得小脸一鼓一鼓的,Arthit也忍不住总想捏捏小团子的脸。

Kongphop抱着饮料,看着一本满足的Arthit,不知不觉就这么看呆了。他的暖暖也太没有防备了吧,就这么把最真实的自己全部暴露在自己面前了。

那么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欺♂负的样子。

“你干嘛一直看着我。”Arthit被他看得有点发毛,索性就瞪着眼睛吓唬他。

Kongphop被他瞪着眼睛装凶的样子逗得挑起嘴角:“我在想,暖暖居然喜欢喝这种甜甜的饮料。”

Arthit放下冻奶,一副无奈的样子:“你不爱喝给我喝,我都能喝掉。”

Kongphop迅速护食似的把自己的一杯冻奶藏到了身后:“暖暖怎么可以抢小孩子的吃的!羞羞!”

Arthit:“……”

Kongphop那双眸子又开始冒出小星星似的光点,笑着对Arthit说:“暖暖不要生气,我的意思是,暖暖喝粉红冻奶时的样子太可爱了,我不想让别人看见。”

Arthit一口冻奶呛了出来,连咳了好几声。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嗯,这小孩只是比较会撩而已。

Arthit如此劝慰着自己,便感觉一双小手焦急地给他拍着后背,那小团子圆滚滚的一双星眸担忧地看着他:“暖暖真是的,净让人担心。”

Arthit满脸通红,也不知道到底是呛得还是羞的。

能力者班下课了,一大群人蜂拥到食堂抢饭吃,加上之前就围观在一边看小Kongphop的人,一时间竟挤得整个食堂水泄不通。他的几个损友晃晃悠悠走过来时,一下子就捕捉到了人群中心的Arthit,和突然冒出来的小团子。

几个大男生都超喜欢小孩子,但却从没见过Arthit带着小孩的模样,一时间又新奇又兴奋,端着自己的午餐围着Arthit坐成了一圈,拿着贱笑且八卦的眼神看着Arthit和举着一大杯粉红冻奶喝得不亦乐乎的小Kongphop。

Bright说:“Arthit,我真没想到你领先了我们这么多,连私生子都有了!”

Arthit嘴里的一勺炒饭差点喷出来,咳嗽了两声。

Tuta夸张地一拍桌子:“对啊,都没见你小子谈过女朋友!怪不得,原来孩子都这么大了。”

Arthit据理力争:“这不是我孩子!!”

Plame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碗里的鸡肉递到小Kongphop嘴边上:“哎哟哟真可爱,可是Arthit不是我说,不是很像你啊……”

Arthit:“废话,像的话就坏了!”

Not担忧地说:“Arthit你现在刚上大学,这养个孩子应该花费挺多的吧,怎么也没听你讲过啊!”

Arthit扶额。

这帮人,根本没在听。

Kongphop拉拉Arthit的袖口,指了指他对面坐着的四个神态各异的小哥哥:“暖暖,他们是你的朋友吗?”

Arthit不想把手从自己的脸上拿下来。

我就说,不能把这小孩带出来,这下他彻底抬不起头来了。

“是,那个正拿巧克力诱拐你的是Bright,是个冰系怪蜀黍,刚喂你鸡块的是Plame,控制系,你对面的是Not,医者,还有那个胖胖的哥哥,是个药师,他给你的任何东西都不要吃就对了。”

Tuta不爽地白了他一眼:“哦咦Arthit!我还是会做些正经的东西好不好!!!”

Plame在边上冷笑一声搭腔:“东西有时挺正经,就是人不太正经。”

那边打闹开了,Arthit就咬着粉红冻奶的吸管看着他们笑,Kongphop侧着头看他,心里就好像流淌过甜甜的粉红冻奶似的,腻得他喉咙发痒。

也不坏,暖暖笑得这么开心,一定很喜欢他的这帮朋友。

Kongphop拉了拉Arthit的衣角,小声道:“暖暖,我可以告诉他们吗?”

Arthit看了看还在闹的朋友们,伸手摸摸他的脑袋:“怎么也得我说吧。”

“朋友们,有件事我要向你们坦白。”Arthit手里的叉子还在犹豫地戳着面前的炒饭,有些羞赧地看了看拿星星眼看着他的小Kongphop,又将眼神移到他面前充满期待的四张脸上:“其实昨天晚上,我突然觉醒了召唤师的能力,而且Kongphop……是我的……召唤兽。”

四脸懵逼,Plame的勺子还掉在了地上。

Arthit已经预想到对面这四只的反应,他也没想过瞒着他的朋友们,毕竟这种事情,他这四个好朋友怎么都会知道的吧!

就是……有点丢人啊……

空气一下子变得十分凝重,对面的四只憋笑憋得神色扭曲,终于也不知道是谁噗嗤一声没忍住,于是四个人就谁也忍不住了,趴在桌子上狂笑起来。

Arthit当着他们的面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哈哈哈哈哈哈Arthit!你摆脱了麻瓜的身份我是很欣慰啦!可是你怎么……会召唤出个小孩啊!”Bright还夸张地伸手捏了捏Kongphop那只此刻还有点肉呼呼还没他手掌心大的小手,“这小孩能战斗吗?”

Kongphop盯着那只正捏着他的大手,反手抓住Bright的手指,看似轻飘飘的捏了一下,Bright神色一凝,他只觉一股子劲力袭来,手指迅速化冰,却还是没能躲过Kongphop的这一捏。

咔吧一声,猛地一记钝痛。

Bright眉头一皱,看向那外表一派纯良的小孩,怎么可能力气那么大?如果他是个普通人,就Kongphop这轻轻一捏,他的手指估计就断掉了。

Kongphop适时的放了手,那双眼睛看着Bright有些危险地眯了一下,颇有些警告的意味,下一秒Arthit疑惑地看过来时,Kongphop却又是那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抱着自己的冻奶嘬得一脸幸福。

“呃呃,怎么回事Bright,你怎么跟触电了似的,你居然还对这小孩用魔法!你有没有原则!”Tuta和Plame两个人在一边拍打着正揉着手指头的Bright的肩膀一边嘲讽他,Bright给他们表演了个苦瓜脸,随后一脸凶残地看向装作一脸纯良的小孩,做了个大大的鬼脸。

“Bright你够了啊!你不能看Kongphop这么小就欺负他啊!现在不能战斗,总有一天会长大的嘛!”Arthit对着Kongphop扬了扬下巴,“是吧!”

Bright脸上笑嘻嘻,心里mmp,这是谁欺负谁!!这明明是你家的这不知道什么祖宗欺负了我好吧!!!

Kongphop抬头看着他,伸手颇为宠溺地捏了捏Arthit的脸。

Not心里开心极了,本来一起入校的好伙伴终于觉醒了能力,那是不是说,Arthit可以和他们一样加入能力者班学习?

“呃对了Arthit,这几天就申请转班吧,毕竟你现在也是能力者,不能和普通人挤在一个班里吧!”Not说着,向其他人寻求了意见。几个人纷纷点点头,一脸期待地看着Arthit。

SSU是个战备魔法学校,也招收有志向预备战争的普通人。一般人的能力都在成年后觉醒,极少数人会在幼年期觉醒,像Arthit这种特殊的,晚了一年觉醒的也不是不存在。这种情况只要上报学校,再通过个能力者考试就可以正式从麻瓜班出来。

可Arthit这种,他自己也不确定他是否能通过那个能力者考试,毕竟考试很严格,而Kongphop目前为止,并没有展现出任何可以战斗的迹象。

Arthit伸手揉了揉身边的团子,心情复杂地点点头。


上报学校申请能力测试也不过是一两天的事,Arthit这天下午把Kongphop送回了宿舍,去参加完自己的课程培训后,直到快傍晚才提着晚饭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宿舍。

明天一早就是能力测试,我这……能行吗?

Arthit刚刚打开自己的宿舍大门,便被站在门口眼巴巴等着他的小Kongphop吓了一跳,随后便是心里一暖,对着那眨巴着眼睛的小团子笑了笑:“我回来了Kong。”

Kongphop张着两条小短胳膊就对着半蹲下来的Arthit扑了过去,声音里带点哭腔似的,委屈巴巴地说:“暖暖为什么回来这么晚,我好想你。”

Arthit就着这动作把小团子整个抱起来,软软呼呼的小身子抱起来舒服极了,Arthit心里软成一团草莓棉花糖似的,声音也轻柔了不少:“明天要参加能力者测试,今天下午到晚上都有培训呢。”

Kongphop一双圆眼睛带着水汽看着Arthit,两只小手扒在Arthit的脸颊上揉揉,一副忧心的样子:“暖暖在担心吗?”

Arthit不知道怎么说,虽然自己的召唤兽还是个幼体,但也是个小男子汉啊!我要是特别丧很没信心的样子,对小Kong也应该超级打击吧!

Arthit便对着Kongphop笑了笑,露出两个深深的笑涡:“没,我当然相信Kong会和我一起完成测试,但……”但我怕测试了,却还是被认定成是个普通人啊。

Arthit又露出个担忧的表情。

那双小手又揉了揉Arthit的脸,Arthit直直地注视着那双缀满漫天星辉的眸子,不知为何心神便跟着一荡。

“暖暖放心,我不会让暖暖失望的。”

Arthit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那份不安突然就平稳下来了。


夜晚,双人小床上一大一小相拥着,Kongphop侧过身子,灼灼的目光盯着那个在他身边睡得毫无防备心的人。

一阵微弱的亮光后,那小团子似的人便长成个初成年的少年模样,原先那有点圆鼓鼓的脸颊已变得瘦削立体,圆圆的眼睛拉得微长,端是副深情惹桃花的模样,只是他的眼睛还和儿时一样,满盛着盛夏点点萤火似的灿烂的光点。

如果Arthit此刻醒来见这么个比他还高一点的少年躺在他的身边如此深情地看着他,怕是要一脚把他踹下去的,只是他还熟睡,抱不到小团子的手还慌张地在Kongphop身边上摸了摸。

Kongphop长手一把将那乱摸的人揽进怀里,Arthit好像终于抱到了心仪的玩具似的,在Kongphop的胸口蹭了蹭满足的睡了。Kongphop这才沉下目光,低头在Arthit露出的额头上印了个吻。

低沉的少年音轻轻回荡在房间里:“暖暖久等了,我不会再让任何人瞧不起你。”

 

评论(89)
热度(276)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