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有你@北清

【KA】我家召唤兽是个腹黑怎么办【03】

前文:【01】【02】

【文集清单戳这里】

我发现我这人写文就说拖。。恨不得写到每个细节,大概是有猫饼没得救。还以为这章能写完测试,结果没写到???算了算了溜了溜了……

————

【03】

第二天一早,怀里的团子就开始在他怀里乱拱了起来,Arthit睡梦中就感觉个软乎乎毛茸茸的小家伙蹭着他的脖颈,越是上手推他反而蹭得越是起劲似的。

“暖暖,起床了。”软软的声音贴着Arthit的耳廓呢喃着,Arthit挠了挠耳朵继续睡,只是那敏感的耳廓被人吹起了气,不消几秒便变得红润了起来。

Kongphop凑近了去看Arthit赖床耍赖的小模样,心里喜欢得不行,便伸出短短的手指头戳了戳Arthit小酒窝的位置,小手从他的额头顺着他高挺的鼻梁一路下滑到了他微微挺翘的上唇才堪堪停住。

看上去软软甜甜的,好想咬一口。

Kongphop并不知道他此刻的表情有些危险,明明是一张孩子的脸,却透出了几分属于那个少年的渴望的气息。

也许是那只在自己嘴唇上戳来戳去的小手指头太过于恼人,Arthit便伸出手一把攥住那根小手指塞进心窝里,耍赖似的在枕头上蹭蹭:“Kong别闹,再让我睡一会。”

怀里的人老实了一小会,便又开始在他胸口磨蹭起来:“暖暖,起床啦,再不起来就要迟到咯。”

Arthit装死装得很欢畅。

Kongphop见这人装鸵鸟真的是一绝,索性拉着怀里这人的脖子靠近自己,带点威胁说着:“暖暖,再不起床,我要亲你了。”

Arthit带着睡腔和小奶音哼唧了一声。

Kongphop沉了一口气,一抬头直接吻上了自己肖想了很久的微翘的上唇,用了力一吸(`・ω・´)吮,软濡甜嫩的味道让他有点慌乱了,想深入却又怕吓到他的暖暖,便只能压下心里那点窜٩(๑❛ᴗ❛๑)۶起的火苗,扣紧Arthit的后颈深ヾ(✿゚▽゚)ノ吻下去。

Arthit在半梦半醒间微睁开眼睛,便看见那张放大了无数倍的小团子脸正款款情深地看着他,那双眼睛里缀着漫天星辉,正倒映着自己因为睡醒发现被个小孩子偷亲了时那种又朦胧又羞赧到炸的神色。

Arthit的脑袋后错了两公分,躲开小Kongphop恼人的软唇,心下一惊还伸手推了他一把,差点便把这小团子攘到地上去。Arthit这瞌睡虫也算彻底跑了,耳边全都是自己狂乱的心跳声,并陷入了我被一个小孩子偷走了初吻我应不应该打他屁股的为难中。

“你……你怎么……”Arthit皱紧了眉头装作凶恶地盯着缩在床头拿可怜兮兮的圆眼睛看着他的小Kongphop,“你怎么能亲我呢?你知不知道这是不对的啊!”

Kongphop抱着自己的小膝盖,一副害怕极了的模样,一双圆眼睛里迅速积满了泪水,欲流不流湿漉漉的看着Arthit,像极了一只要被主人抛弃的小狗狗似的,甚至连声音里都带上哭腔:“可是暖暖,我只是想叫醒你啊……不要生气好不好……”

Arthit被心底涌上来巨大的负罪感打败了,你对个孩子生什么气,你看,惹哭了吧,还得哄!!

Arthit手足无措地抓耳挠腮了一会,才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个把头缩进两个小膝盖里面可怜兮兮的Kongphop,伸出只手试探性地摸了摸小团子的一头软毛,操着一口软萌萌的小奶音:“哦咦Kong,我没有生气啦!只是……我这人有点起床气,你还那么小,我最近这点感冒传染给你了怎么办?”

Kongphop一张委屈巴巴的小脸从两条腿间抬起来,湿漉漉地看着Arthit:“那暖暖不生我的气了?暖暖只是怕把病传染给我?不是讨厌我了吗?”

Arthit伸出两只手把自己的怀敞给他:“不,没生气,你也不准哭哦,小男子汉不能掉眼泪的。”

Kongphop很大声地吸了吸鼻子,看着Arthit对着他敞开的两只手,试探性地想去抓。

Arthit就势抄过小团子把他抱起来,欢喜得蹭蹭:“走,给你洗漱洗漱,我们就要去考试了。”

Kongphop把整个脑袋埋进Arthit的颈窝里,双臂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乖巧地点点头:“嗯!暖暖放心,我还是很厉害的。”

Arthit摇头笑了笑:“呃呃,撒娇倒是挺厉害的。”

Kongphop满足地挂在Arthit身上晃荡着小腿,盘算着一会考试的事情。他要盘算好,如何把握好一个度,才能既让他的暖暖出尽风头,又能保护好他的暖暖不被人盯上。


能力者认定在SSU的大操场上举行,学校的几个领导带着召唤师专业的老师早早地到了评定现场,甚至几乎所有召唤师专业的学生都陆陆续续地到了操场的观众席坐下,准备迎接他们的新学员。

Arthit的几个朋友就从他的宿舍楼下等着他,看着他牵着个打扮得帅气极了的小团子忧心忡忡地出了门,给了他们一个“老子很不开心想喝粉红冻奶压压惊”的表情。

Not笑着拍拍Arthit的肩膀:“放心啦,入学测试而已,不用太过于紧张的,测试员你也很熟悉啊,Tum学长和他的小狼崽子。”

Arthit点点头,对着Not和朋友们扬了扬下巴,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他们闹。Bright说Tum学长的小狼崽偷吃了他的巧克力,Tuta说他们药师班有个女生推销美容药赚了一笔,Plame说他最近养的藤蔓植物长了毒刺,Bright又说火系班的同学又来找他们打群架,Not诱拐着一副沉默模样的Kongphop希望可以拉拉他的另一只小手,Kongphop微笑着往Arthit的身后躲了躲,表示不给拉。

总之,一路倒是很热闹,Arthit在他们叽叽喳喳的家长里短里面反而轻松了不少。

Arthit和几个朋友到了操场时,还是被这不小的阵仗吓着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开运动会。

Tuta八卦着一张脸:“Arthit你的面子大啊,上上届的教头P'Tum和上届教头P'Dear都来了,大家就都来凑热闹了。”

Arthit苦着一张脸,对,教头,所谓教头,便可以说是全学校最被看好的能力者,每一年每一个专业都会推举一名学生参加全校的“训练官”评选,择优秀的十人组成“教官团”,最强者为教头,负责每一年新进SSU学生的新生训练和能力觉醒及分班仪式,这是SSU每一年的传统。

两届的教头都来参加同一个人的能力觉醒仪式,面子给足了。可是Arthit心里开始打起鼓了,这么多人看着,大多数都是召唤师,自己未来的同学,不论这次评定的结果如何,他都将在这个学校出名了。

Kongphop跟着Arthit走进场地,一双眼睛看着周围的人,看台上的人,嘴角挑起个了然的弧度。

拉着他的那双大手出了点汗,Kongphop牵着Arthit的手置于唇边轻轻一吻,目光灼灼地抬头看着Arthit:“暖暖,你相信我吗?”

Arthit脸上臊红了一下,手背被轻柔地亲了一下的触感让他心头漏跳了一拍,但还是轻咳两声,笑了笑:“当然,我也没什么好怕的。”

“那就请暖暖给我力量吧。”Kongphop的眸底闪了闪,虔诚地执起Arthit的手放在自己的额头,闭上眼睛,感受着掌心逐渐传递给自己的温暖。

蓬勃跳动的心脏,涌动在血管中的热血,一腔融入骨血的温柔。

他的暖暖。

Kongphop的眼睛再张开时,眸底便染了一丝金色,久久不退。

Tum抱着胳膊走过来拍了拍Arthit的肩膀:“恭喜你啊,终于觉醒了能力,我其实一直在等这一天呢。”

Arthit问:“P'tum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Tum也直爽笑笑:“嗯,其实我一直觉得你很适合做教头,可是偏偏当时的你没有觉醒能力,不然从那时开始我就会训练你了。”

Arthit有点受宠若惊,张了张嘴没说什么。

Tum继续问:“诶,你的召唤兽呢?还留在精神之海吗?”

Arthit指了指身边的小团子:“呃学长,就是他啊!”

Tum不可思议地看了看Kongphop,又不可思议地看了看Arthit,指了指小团子:“一个小孩??人形??”

Arthit不好意思地挠了挠鼻子,好吧他早就预料到学长们的态度了:“是的,所以学长……一会请稍微手下留情,他还那么小……”

Kongphop打断了Arthit的话:“不用,暖暖,我不需要任何的手下留情。”

Tum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一下,他不得不承认,他面前这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孩子给了他深深的压迫感,他的冰原狼开始叫嚣起来,在他的精神之海里低低地咆哮着。

他的召唤兽在害怕?

Tum故作轻松地对着Arthit微笑着说:“呃呃,我有分寸。”

Arthit没看出什么异常,只觉得他的小Kongphop刚刚对着Tum学长还理直气壮的样子,挺帅的。

 

评论(61)
热度(243)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