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圈追星去了,抱歉,


偶圈可以来找我玩,请戳@看破真相的小富贵

【KA】我家召唤兽是个腹黑怎么办【04】

前文:【01】【02】【03】

【文集清单戳这里】

我其实一直没想好Kongphop变大的契机【狗狗脸】没准下一章就变大了,我就是这么不按常理出牌。

嗯,叉会腰。

————

【04】

能力者考试规定,只要Arthit能在同能力者手上坚持十分钟不败或击败为胜,三局两胜,便算通过。跃跃欲试的同级生很多,大多都是想展现下自己的实力,想在往届教头面前刷刷存在感,争取得到赏识成为下一届教头的。剩下的,大多是因为没有见过人形召唤兽,想上来讨教讨教,或欺负欺负新人的。

这小新人的召唤兽看上去软软呼呼的,很好欺负的样子,况且只是个小孩子,能战斗么?

Tum皱紧着眉头看着一个实力不错的召唤师走到Arthit的面前,凝神放出自己的召唤兽。可Tum的注意力却一直在Arthit面前那个负手而立的小孩身上,这小孩绝不是单纯的孩子,他的心性分明是个成人,而且并不需要在非战斗时刻待在召唤师的精神之海进行修养,况且他的实力,根本就是个未知数。

召唤兽也分出三六九等,这是召唤师学院一直秉承的教条,有些人生来就是王者,这都是他所绑定的召唤兽所决定的。当然这并不都是运气,甚至可以说,一个人从生下来便可能注定成为召唤师,而同时,与之绑定的召唤兽也会诞生,彼此相互选择从而形成隐形的羁绊,所以,这更像是个相互等待的过程。

Dear走到Tum的身边,扬了扬下巴:“p’Tum,你觉得小Arthit如何?”

“呃,我们都没见过人形召唤兽,但我敢保证,肯定不简单。”

Dear深感诧异:“嗷,为什么这么肯定?”

Tum说:“如果我的小狼崽能衍生出神智,你觉得如何?”

Dear头顶上冒出了点冷汗来:“哦,你的如何我不知道,但我的三条蛇可能会天天吵架吧。”


测试开始。

先上场的是个大一的新生,看上场的阵仗应该是个大一红人,先是抱臂哂笑了对面也才半人高的Kongphop,才凝住心神召唤自己的召唤兽。

Arthit很新奇,自从方才Kongphop那一吻烙在他的手背开始,他似乎能和那个站在他前方两步远的小家伙沟通了,甚至,他能向他发出指令,攻击,躲避,跳起,甚至更多。

“Kong,我没有战斗经验,但我研究过很多战斗资料,我想我可以帮上你一点忙。”Arthit在心里对Kongphop说着,他并不确信Kongphop是不是能听见他的话,会不会回应他,但他希望,他能帮上忙,而不是让Kongphop一个人挡在他前面去战斗。

“暖暖,”温柔清亮的带点稚气的声音从他心底响起,再仔细听去,那稚气逐渐洗脱,竟越听越像个成年男子的嗓音,像浸润了红酒滚过一圈甜腻的蜜糖一样的声音,在他心底透着点喜悦地说着,“暖暖,我是你的一部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是并肩战斗的,所以,只要你从心相信我,就足够了。”

Arthit被心底的声音搞得有些脸红,只觉得这声音好听得紧,有些像这几天梦里在他耳边呢喃的那个声音。

对面的新生憋出了一头汗,尴尬地看了看在他面前云淡风轻的小孩子,又使出全身的力气喊叫着:“出来啊!为什么召唤不出来?”

“因为太弱了,”场边的Tum低声说着,“高级召唤兽都会对他表现出恐惧,那中低级的基本不敢打照面的。”

Dear说:“我去。”

Tum疑惑地一转头:“你去什么?”

“我去会会这小家伙。”

“诶喂!!你看热闹不嫌事大啊!”Tum没拦住直接走到那个新生旁边的Dear,只得在场边兀自扶额叹息。

Dear拍了拍那个连召唤兽都放不出来的新生召唤师:“让开,新生,你打不过他。”

言罢,Dear的面前便升起一缕幽绿色的烟雾,自那烟雾逐渐散去,一条两人高的三头巨蟒便自打那雾中浮出来,蛇瞳足有铜铃大小,此刻正悠悠然地对着他对面的小Kongphop吐着暗蓝色的信子,发出可怖的“呲呲”声。

Arthit脸色一白,心底大呼不好。Dear对于全院师生来说都算是个强敌,更何况是从未接受过战争训练的Arthit?

Kongphop抬头注视着三头巨蟒,那双眼睛似乎在和它交流似的,巨蟒安静地吐了会信子,似乎还歪了歪头表达了自己的疑惑似的。

Dear微眯起狭长的丹凤眼来,心底大惊失色,原因无他,只因为他的指令似乎被屏蔽了一般,他变得无法驱使他的召唤兽了。

“糟了,回来!”Dear刚喊出这句话,场面上的情景已然失控。

方才还安静地吐着信子的巨蟒此刻失控地飚射向了对面那个不及五尺长的孩子,在场上带起一阵凌厉的劲风,Kongphop抬头看着中间那条蛇张开血盆大口向他咬来,危险的眸子一眯,闪身错开,那条巨蟒便直挺挺地咬穿地面,可另两条巨蟒并没因此放弃对目标的追逐,翻折过身子继续追着正灵巧躲避开的Kongphop重新撕咬过去。

Arthit见到突然拼打起来的一人一物,紧张得双手攥紧了拳头,他注视着大蛇的举动,不停地提示Kongphop蛇头的位置。他对Kongphop不够了解,甚至完全不知道他究竟是个什么,此刻的Arthit有些后悔,他应该更多时间和Kongphop聊聊天,了解了解他的。

Kongphop飞身跃起直窜蛇头的方向,骑在其中一只头上被甩了两下,看似落入下风,Arthit急忙发出指令让他从蛇头上下来,因为另一只正呲着尖牙向他咬去,如此下去,Kongphop会受伤。

Kongphop似乎没听见他的指令似的,眸底金光一闪,一声巨大的狮吼自小人周身发出,与此同时,一道金色的狮头残影也向那只偷袭他的巨蟒飚射而去。

Kongphop脚底发力猛地一蹬他脚下的那蛇头落到地面上,劲道之大竟直接将那条蛇踹翻在地,此刻的三条巨蟒均被收服,颤颤巍巍地从地上匍匐爬起,似乎摆脱了失控状态似的,变小了些许。

Dear吓得脸色发白:“对不起,失控了,都是我的责任。”

学院的老师和Tum纷纷想围上去,结束这场混乱的评定。虽然公物毁坏了点,但是不得不说,这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打斗。可事情好像没有结束似的,Dear想上前安抚他的召唤兽时,却只见小了一圈的三头巨蟒温顺地向Kongphop的方向游移过去,居高临下地看了小Kongphop许久,才闭上眼睛低下了头颅,一副任君抚摸的姿态。

在场的谁都知道,这是一个召唤兽臣服的表现。

低头,和下跪一个意思。

Arthit狠狠地吃了一惊,他在任何赛场上,无论最后的结果如何,从未出现过一个召唤兽向另一只臣服的情况,这是他第一次见,没想到,却是这么震撼。

Kongphop心底有些复杂,他没料到对面的巨蟒会突然向他低下头。

虽然这三条蛇的失控是他一个人主导,虽然他刻意没有显现兽形形态完成了整场打斗,只为了能把这风头出得尽一点,以一个低调的方式。可是现在看来,对面的巨蟒一脱离他的压制,立刻显现出了臣服的态势,这对他,以及对Arthit,绝对是不利的。

Kongphop咬了咬下唇,决定再赌一把。

Arthit眼睁睁地看着Kongphop一步一步向那条呲着毒牙却低着头的巨蟒走去,心底不知为何突然慌乱了起来:“Kong!别过去!回来!”

Arthit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追着Kongphop的脚步跑了出去。

他只看到小Kongphop的背影,却没看到他的表情。

那双星眸中透着金色,正和中间那只狭长的蛇瞳对视着,随即他扯了扯嘴角,那蛇瞳便跟着陡然一缩,呈臣服态势的蛇头便猛地向上挑起,重重的一击打在Kongphop的身上。

在场没有任何人反应过来,Kongphop向后飞去的速度极快,Arthit的心脏在那蛇头猛地撞上Kongphop小腹的瞬间猛地收缩,磨人的钝痛自心口的地方蔓延开去,他的身体比他的意识先一步反应,那便是在Kongphop的身后,任由他小小的身子撞进了自己的怀里。

Arthit忍着被撞击的剧痛抱着向他飞来的小Kongphop向后摔去,直挺挺地在地面上滑行了近十米远才堪堪停下。

怀里的小家伙捂着肚子,额头上早已爬满了豆大的汗珠,那张精致的小脸上还划了两道细小的血痕,一双星眸里印满了慌张和后悔,还有些责怪:“暖暖!你有没有事!你为什么要站在我身后!!”

“我当然要保护你!你有没有什么事!我马上带你去医疗中心。”Arthit皱着眉头检查了下他的伤势,便撑起身子抱起怀里的小团子。

场边的老师和两个教头学长向他围了过来。

Arthit把Kongphop背在背上,对着老师露出个虚弱的微笑:“老师,可以终止考核吗?”

老师露出个理解的表情来。

Dear在一边拎着自己的蛇,愧疚得不成样子:“对不起啊Arthit,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货就是不听我使唤,我真的不是故意刁难你的。”

Arthit倒也不会埋怨Dear学长,寒暄推脱了两句便背着Kongphop匆匆赶往校医院了。

Kongphop安然地趴在Arthit的后背上,那双眸子幽深地注视着Arthit瓷白的侧脸,心里像翻倒了五味瓶。今天的一切是他一手安排的,他算计好了一切,唯独没有算对Arthit会挡在他的身后接住他。

Kongphop搂着Arthit脖颈的手臂紧了紧,小手紧紧地攥成了拳。

他让暖暖受伤了,因为自己的疏忽。

爬起来的瞬间他看到Arthit整个人垫在自己的身底下,疼得脸色发白的模样,Kongphop心底痛极了,像是活生生撕裂开似的。

“暖暖,你疼吗?”Kongphop的声音染上点哭腔。

Arthit不知道,Kongphop耷拉在自己身前攥成拳头的小手已经扣进了肉里,那掌心里攥着点滚烫的血。

Arthit轻松的笑笑:“不疼,你也真是的,为什么当时不听我的,我让你后退,你还往前走!!”

Kongphop把头埋进Arthit的颈窝,喷着点热气:“对不起。”

Arthit叹一口气:“你受伤了,还不是得我照顾你!”

Kongphop咬着唇,还是那句:“对不起,暖暖。”

Arthit满腔担心和埋怨现在就剩下被软化了的一点点担忧:“你哪里对不起我,是你不听话,才受伤的,你对不起你自己。”

Kongphop在他的颈窝里蹭蹭:“可是你也受伤了啊。”

“我吗?我是大人啊,这点都是小伤。”

Kongphop目光灼灼地盯着他有点泛红的圆耳朵,似乎深叹了一口气,小声说着:“我也是个大人啊。”

Arthit没听真切,别过头去想看Kongphop的脸,看见了,却又被那双星眸盯得脸红:“你说什么?”

Kongphop带着点睡腔:“我说,我不会再骗暖暖了。”

Arthit听得云里雾里,不知所云。

“哪怕你对我生气,把我赶走,我也不骗你了。”

“你骗我什么?”Arthit睁圆了一只眼睛去看Kongphop,可却发现,那只小团子居然趴在他的背上睡着了。Arthit回过头摇摇头笑笑,算了,能有多大事,等小团子睡醒了把伤养好再说吧。

 

评论(55)
热度(272)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