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圈追星去了,抱歉,


偶圈可以来找我玩,请戳@看破真相的小富贵

【KA】我家召唤兽是个腹黑怎么办【05】

没坑,真没坑,只是总裁卡在肉上,我就必须得把肉写过去再写这个,因为KA和SK的文风我。。。emmm,会差很多的。。。
所以wili团子🍡变大了,于是,你知道的,短篇嘛,我的短篇就一个套路🌚
——————

【05】

Arthit确实是全凭那一口气撑着才把受伤的团子送到了医务室,那之后他也力竭睡过去了。说是睡过去,倒不如说是体力耗尽昏过去来得正确。

操控召唤兽战斗十分耗神,即便他的人形召唤兽有自己的战斗意识,为他省了不少精神力,但这一场和前教头的战斗和最后那一下子撞击,却还是让他元气大损。

在身体轰然倒下的时候,他恍然间好像看见了那个依依不舍拉着他的手被放上病床的小Kongphop撑着身子从病床上打挺地坐了起来,一把将他拉进怀里。

他的耳边回荡着的是少年般清亮撩人的声音,坚实的臂膀拥着他,像对待个珍藏了许久价值千万的宝贝一般。随后,他看到了那少年的脸,有些熟悉而俊朗得令人心神一荡的脸庞写满了担忧,那双星眸里倒映着自己诧异的神色。

“暖暖,暖暖……”

这个温柔的声音也不知道在他耳边回荡了多久,他只觉得睡梦中那只温热的手一直攥着他的,间或有柔软的触感印在他的手背上。

Arthit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做梦。

梦见个大狗狗般的少年坐在他的床边,那少年长着一张和他家小团子一般无二的脸,只是放大了多少倍,那圆滚滚的眼睛变得狭长了些,满盛星辉的眸子湿漉漉地看着他,受尽了委屈般的,总让他想去摸摸少年的头。

他的朋友们三五成群地从医务室门口涌进来,带进来点盛夏喧嚣的气息,和那个坐在他床边突然清冷的少年太不一样了。

Arthit听见Bright和Plame互相打闹的声音,听见Not在他耳边对他叨逼叨的声音,还有Tuta对着他床边这少年要手机号的嗲声,可他还是觉得不真实。

他的召唤兽怎么可能突然间就变成个和他差不多高的少年呢?

等Arthit被这人背在背上往宿舍走时,他才堪堪有了那么一丝真实感。

可能Kongphop比他还要高,肩膀宽阔,身上透着一股干净清爽的桔梗清香,耳鬓边的发不长也不短,蹭在他脸上时总有点痒痒的,Arthit就觉得很像他家之前养的那只叫孔雀的金毛犬用它的脸蹭着自己的触感。

温暖又实在。

 

Arthit从自己宿舍床上醒过来时,窗外已经蒙了一层灰,他确定不是在做梦了,那个少年正好好地趴在他的床边,执着他的手浅睡着,颤动的睫毛根根分明的卷翘着,在他麦色的眼窝上投下略深的阴影,Kongphop的眉头皱着,脸上还挂着横横竖竖的一些小口子,贴了几个创可贴,但看上去已经愈合得七七八八,没什么大碍了。

Arthit心底腾起点火气,无奈和酸涩感。

如果没有今天这件事,是不是都不打算和自己说真话了?是不是永远都不打算告诉自己,他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小孩子,只是披着个小孩子的皮,来骗取他的同情心的。

他的耳边回荡着小Kongphop奶声奶气地在他耳边说再不骗他那时的声音,和往常恶意的撒娇耍赖实在不一样,委屈中带着点心酸,让人忍不住地跟着他的话心疼,发不出一点火来。

Arthit抽出自己的手翻身起床,无疑带着火气的动作成功地惊醒了Kongphop。

“暖暖,你醒了!真的是太好了!”Kongphop那张俊脸上挂着喜极的神色,那双眸子亮闪闪地看着Arthit没带笑意的身影,踉跄着站起身向Arthit的方向靠过去,“我都要担心死了,暖暖,下次不要这样吓我好吗?”

Arthit淡淡地看他一眼,果然,不再说谎了之后对自己说话的语气都变回了正常,哪有一点点小孩子的模样。

丰神俊朗,意气风发的少年模样,即便放在全校,这人也绝对是校之月的水平,足以赢得一大票女生男生疯狂追求的样子。

Arthit又没了什么真实感,这人是自己的小团子?是Kongphop?如此这般的一个少年,顶着可能集万千宠爱的一张俊脸,可眼里,口中,却还是自己,完完全全,属于自己,忠于自己的,Kongphop?

可是为什么?

Arthit用眼神质问着Kongphop,而Kongphop脸上的喜色也渐渐被恐慌和委屈取代,他还是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小心翼翼地看着Arthit的脸色,犹豫地开口:“暖暖,你生气了?”

Arthit不着痕迹地用胳膊挡了他一下,阻止Kongphop再向自己靠过来。

尽管之前和这人亲密的举动太多了,亲过抱过一起睡过,但毕竟Arthit一直以为,那只是个孩子。可是当这孩子一下子变成个大人,却依然对你露出那份依赖到极致的神色呢?

困惑,窘迫和巨大的害羞让Arthit萌生了想逃跑的念头。

哪怕给他一点时间,让他好好地接受一下他的召唤兽再不是个他一只手能拎起来的小团子,而是个……可能一只手能把他拎起来的成年男子……

 “我……我出去走走。”Arthit匆忙躲避开Kongphop那双闪着星星点点辰光的委屈的眸子,尽量不让他听出来自己的失常,走到椅子边去取他的外套。

Kongphop挪动着脚步想跟上去,却被Arthit突然的一记略冷的视线砸得停了脚步。

Kongphop的声音里带上点哭腔:“暖暖,你……不要生我的气好吗,我不是故意骗你的,只是我那时根本……”

Kongphop的话还没说完,Arthit便厉声打断了他:“你可不可以不叫我暖暖!”

Kongphop把没说完的半句话含在嘴边,欲言又止。

他想解释,解释说他刚来到Arthit身边时只能保持幼童的形态,是和Arthit待得久了才能恢复本来的样子。

而他一直不敢以真面目面对Arthit,只是因为,他有点害怕,和惶恐罢了。

Kongphop深知,他的暖暖是个心口不一的家伙,最擅长用表面上的凶恶来伪装自己那颗柔软得过了头的心,除非他面对的人是个对他完全没威胁的小家伙,他的暖暖才不会竖起一身的尖刺。

Arthit看着Kongphop那只停在半空中想来抓他衣袖的手和受伤至极的表情,心里像被个肉锤撵过似的疼。

“暖……P'Arthit,我可以解释。”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Kongphop像没听懂似的,打开那扇在他面前被狠狠阖上的门追了出去。

我惹暖暖生气了,暖暖不要我了。

Kongphop害怕极了,他多想再忍忍,一点一点告诉Arthit他其实不是个孩子的事实,等到Arthit可以接受自己了,他再正大光明地变回本来的样子。

Kongphop本来是要和他坦白的。

可是Arthit的晕倒并没有给他坦白的机会,他变成可以照顾他的样子,守在Arthit的身边陪着。

可他没想到,Arthit真的生他的气了。

Kongphop小心地跟在他身后走着,看他快步向边上的宿舍楼走去,一边拿起手机给谁打着电话,语气里冒着腾腾的火气。

那一腔没有向自己发泄出来的火气。

Arthit不是没感觉到身后的尾随者,只是他实在不知道,到底怎么去面对他,一个之前还在他怀里打滚求亲亲,对他满口说着喜欢的小孩子突然就……变成个少年模样。

这可……太让他觉得害羞了。

Arthit电话打给Not,让他来接自己,便急匆匆地在学校里走。他不知道Kongphop会跟到什么时候,跟到哪里,他想甩掉Kongphop,可只要他一转头,Kongphop就跟在他十米远的地方,用一副我错了求原谅的表情看着他。

“你能不能别跟着我!!”Arthit终于还是把这火气撒在Kongphop的头上,他看着远方Not骑着电车朝他的方向过来。

“可是P'Arthit,除了跟着你,我没有地方可以去……”Kongphop的声音里带着让人心碎的哭腔,他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真的,可以跟你解释,我不是故意的,但我……说的都是真的。”

Arthit看着Not在他面前停车,一脸诧异地看了看Arthit的脸色,又看了看快要哭出来的Kongphop,理智地选择没出声。

Arthit拿走Not手里的安全帽扣上:“爱去哪去哪,别跟着我。”

暖暖真的不要我了。

Kongphop手脚僵硬地站在原地,那双眸子里的星辰渐渐暗淡下去。

他目送着Arthit和Not绝尘而去的身影消失在他视线中,身影有一瞬的虚幻不真实。

仿佛,从来没有存在于这世界一样。

Arthit其实就是想自己静一静,等他能接受Kongphop的时候,再回去和他好好聊聊。

可是话一说出口,就不是很对味。

Not递给他一杯冻奶,神色中写满担忧:“Arthit,从我看来,你那话太伤人了。”

饮料店的人不多,Arthit抱着脑袋思绪一片烦乱。

他何尝不知道他刚才那话说得有多重,他后悔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Kongphop在听到他说出口的伤人的话时那副被全世界遗弃了的可怜模样,可真和他小时候别无二致。

“我真的是,说得太狠了,可是Not,”Arthit嘬了口冻奶压压惊,“换成是你,你身边的一个小团子突然变成个……比你还高小半头的成年人,你就不会生气吗?”

Not耸耸肩:“我觉得没差,我倒觉得更好交流了,可是你Arthit,为什么你的脸这么红?”

Arthit窘迫地揉了揉自己的脸,心里一片复杂。

这种事,能跟Not说嘛。

Arthit心虚地看了知心大姐一眼,连冻奶都忘了嘬。

Not继续说:“我去医院看你家团子……不是,Kongphop时,他一个人一瘸一拐忙前忙后的照顾你,我们要帮忙,他都不让插手,最后还背你回去,你不心疼吗,他也一身的伤啊,你自己多重心里没有点AC数吗。”

Arthit没好气的放下冻奶,凶恶着一张脸指着他:“Not!现在是吐槽我体重的时候吗!我是觉得,他骗了我……”

Not想翻白眼:“你知道召唤兽没有能量支撑时确实会变成幼体的对吧,学霸Arthit同学。”

Arthit咬着吸管心虚地点了点头。

“而且你问了人家吗?”

“啊?”

“你问了人家你到底是小孩还是大人了吗?”

Arthit别过眼神,用行动证明自己的心虚。

“你看,你根本没有和Kongphop好好聊聊,你根本不了解他,没有想去了解他,就先入为主地承担了一个照顾孩子的责任不是吗?”

“可是Not……我,我就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啊。”

“这有什么没法面对的,就是一个朋友嘛!”

Arthit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红。

“可,可他就……”

“??Arthit,有什么,可以和我直说。”

“我,说了,你不准笑话我。”

Not真诚点头。

“就,Kongphop总是对我又亲又抱的,以前是小孩我觉得没什么,可是他明明就……那个样子……我……”

Not挑了挑眉,喝了一口冰美式压压惊,顺便尴尬地咳嗽了两声,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好像陷入了爱情似的好友红透一张脸,颜色堪比身边被嘬了一半的粉红冻奶。

“你害羞?”

“……”

“emm兄弟我觉得自己的召唤兽和自己亲近这件事情实在是没毛病,但碍于你的情况的确比较特殊,我也真不好说什么,不然我们打个比分好了。”

Arthit疑惑地看着他:“什么比方?”

“比如你的召唤兽其实是Bright,你会怎么样?”

Arthit一口冻奶喷了出来,心情更复杂了。

“大概,想死吧。”

他实在是对Bright那贱人顶着个小孩脸在他身边打滚的样子脑补不能,但他觉得,他可能会废掉自己召唤师的能力,从此和Bright一刀切。

“你看,你明明很喜欢Kongphop。”

Arthit沉默了,喜欢Kongphop?喜欢自己的召唤兽?

说喜欢,倒确实是喜欢,小团子时就可爱极了,软乎乎的一团缩在怀里,现在长大了,除了当时被占尽便宜后的窘迫,竟然还有点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自豪感……

但他觉得,Kongphop对他不是自己的这种喜欢。

“我应该没有喜欢Kongphop。”Arthit理智地据理力争,连喝着粉红冻奶的样子都让他觉得自己高大坚定了不少。

“呃,你在我这已经待了四个多小时。”Not说。

Arthit愣了一下,怔怔地看着Not。

“召唤兽离开主人太久,会消失的,你忘了吗?”

Arthit从心底涌上一股寒意。

他的眼前闪过Kongphop目送他离开时那悲伤得要哭出来的神色,一下子慌了,他感觉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天柱倾塌,砸得整个世界跟着震颤起来,天地变色,万道惊雷横空劈下,点燃了一世界的废墟。

“坏了,Not!赶紧……赶紧去图书馆门口!”

Kongphop会去哪,他不知道,他沉下心去感知Kongphop的存在,可他却像断了和他连接的线似的。

他察觉不到Kongphop的存在了。

Not看着自己好友这副样子也没含糊,启动了车子原路返回:“你确定Kongphop还在原地等你?”

Arthit急得紧紧抓住Not的腰,只剩一个劲催他。

“只准你有脾气,人家就没脾气了?他是你的召唤兽,你要保护他,照顾他,不是跟他发脾气!你这召唤师当的,太失败了。”

Arthit听不进去Not的数落,急脾气上来谁也拉不住:“快点Not,再快点。”

他在他们刚才离开出发的地方看到了一团亮光。

Arthit扔下安全帽朝着那个闪着微弱的光的Kongphop冲了过去。

Kongphop还是大人的模样,可是看上去撑得很辛苦。

他离开Arthit太久,早没有太多能量支撑他成年的体型。

可他一直撑着,对着向自己跑来的Arthit扬起一个笑脸:“暖暖,你终于回来找我了。”

“Kong,对不起啊,我想通了,这件事我们可以再谈谈……”

Arthit伸手想去够Kongphop,却只碰触到了一团没什么实感的,微凉的空气。

“太好了暖暖,你不生我的气了。”Kongphop的脸上挂上如释重负的微笑,俊郎的身型一下子从空气中散开,化成光点,消失了。

Arthit怔在原地,手还堪堪僵在半空。

Kongphop没了,在他面前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存在似的。

他无助地看了看Not。

嘿,你知道吗,你的召唤兽离开你太久会消失的。

Arthit不知道,因为他以前也如此让Kongphop在宿舍里等他下课,小团子总是能撑很久。

可是今天,他努力地维持着成年的形态,就为了自己回来时,还是看到他这副真诚的样子。

Arthit的鼻子一酸,无力的跌坐在地上。

没有Kongphop了,小团子大团子都没有了。

他又,什么都没有了。

Not走上来便看见自己的好友傻兮兮地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掌,抬起头来对着他,眼眶里积了一汪清泉,努力地忍着:“Not,你可能说对了。”

评论(79)
热度(253)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