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圈追星去了,抱歉,


偶圈可以来找我玩,请戳@看破真相的小富贵

【KA】我家召唤兽是个腹黑怎么办【06】

来一章过渡章甜饼~~~即将走向完结,么么哒~~【真的是短篇系列】
————

【06】


Kongphop好像真的在他的生命中消失了一样,连续几天都没有再出现过。


Arthit还是天天在学校学着召唤师的新手课程,早出晚归,可他也不知道他到底算不算召唤师了。一个连召唤兽都不能照顾好的召唤师,就像个炒不好菜的大厨一样,况且,他的召唤兽不见了。


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Arthit,你也别太担心了,也许他只是到你精神之海里休息去了,怎么可能说消失就消失呢,你说是吧。”Not安慰着Arthit,开了一瓶冰可乐递给他。


Arthit心事重重地点点头,却没什么胃口。


Bright摇摇头,扔给他两块巧克力,正巧召唤师班那个之前连召唤兽都放不出来的新生从他们身边走过去,身后还跟着几个朋友。看他们的表情,似乎颇为鄙夷地哼了一声。


“这不是之前那个出尽了风头的Arthit学长吗?你的召唤兽呢?好像很久没看见他了啊!”


Plame这人脾气冲,最听不得这种暗藏讥讽的话,抡着拳头就要去揍这人的面门,却即使被Not和Tuta拦了一下,拉了回来:“Plame!你干嘛啊!”


“你小子别总趁着别人失意的时候来炫耀!你还不是在Arthit面前连召唤兽都召唤不出来!”Plame就算被拉住了,却还是打抱不平地甩开他们的胳膊,呛了回去。


Arthit沉着脸,心情很是复杂。


他的召唤兽没了这件事,怎么才几天功夫就传得沸沸扬扬的?


也对,在那么多人眼皮子底下把前教头压制得无力反击,出尽了风头,如今这几天却全没了之前的凌厉气息,又像个普通人一样形单影只地在校园里大摇大摆地走,难免有人会在背后嚼他的舌根,更何况于这个几天前在众人面前丢人丢到姥姥家去的桀骜不驯的新生呢?


“我放不出来召唤兽?那是意外好吗!有本事,我们就到竞技场去比试!我不觉得我的实力比Dear教头差!”那小子继续呛着,身后的狼王蠢蠢欲动地冒出个黑色的影子,身后跟着的几个人也哂笑着,似乎在挑衅Arthit此刻的沉默。


“算了,别理他了,走吧。”Arthit心烦的拉了拉跃跃欲试的Plame和一脸凶相的Bright,兀自转头要走。


其实没什么,他只是想明白了,不管出于公利还是私心,他都不能没有Kongphop。


一旦曾经拥有过,再想要回到以前那一无所有的状态,就真的太难了。


可是Kongphop去哪了呢?他是在生自己的气,所以不想让自己找到吗?


Arthit万念俱灰转过身去,却不知道身后的人根本没打算放过他,未被压制的狼王在那新生身后彻底成型,蓝紫色如钢刺一般的毛发倒竖着,寒光凛凛的獠牙从那血盆大口中露出,得了指令的狼王朝着Arthit的身后猛扑过去,带着一股腥臭的劲风。


Arthit本能地察觉到了危险, 即便身边的两个法师也本能地开启了战斗模式也无济于事,那狼王张着血盆大口朝他们扑咬过来,差几秒的功夫可能就要将他们撞飞。


那一瞬间,Arthit思考了很多的东西,他想着Kongphop刚来到他身边时在他怀里睡成一小团的样子,想着他抱着冻奶却傻兮兮地用星星眼看着他的样子,想着他一个人在宿舍里撑到自己回来,张开小小的胳膊朝自己扑过来的样子,想着他在校医室一瘸一拐照顾他的样子,想着他执着自己的手放到唇边虔诚亲吻的样子。


他满脑子都是Kongphop。


Arthit不得不承认,不知不觉的,Kongphop早就成功地一点点渗透进自己的生命里,一点点占据自己的生活,占据他这几年一直空了一半的心。


是不是如果我死了,Kongphop也就真的不在了?


Arthit的瞳孔中映着狼王的影子,心里却想着,Kongphop,拜托你了,救救我吧,再给我个机会,去寻找你,跟你道个歉吧。我还没尽到一个召唤师的职责,我还没学会怎么真的去保护你,和你并肩作战呢,能不能再给我个机会,让我试试看。


Arthit在心中默念着,可却只是看到了他身边的Bright放出个冰冻的法术,Plame的毒藤蔓从地上破土而出,缠住了狼王的腰,可却被狼王一个利爪轻易地挣开,闪着寒光的爪尖对准了Arthit的脑袋。


Arthit的拳头攥紧,虽然他知道肉体凡身斗不过狼王,可他还是要试试,总不能坐以待毙。


可正当他转过身去准备用自己的拳头接住狼王时,Arthit却只觉得精神之海一片震颤和嗡鸣,一道金色残影从他的身后飚射而出,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狮吼声,朝着狼王扑了过去。


这声狮吼威力巨大,足足扬起了方圆百米的尘土,方才看热闹的人群均抱着被震得嗡嗡响的头蹲下了,几个坚挺的,依然抱着头去看着这场百年难得一遇的热闹。


Arthit愣住了,他看着那道金色的残影从自己身后飚射而出,等金色褪去,便呈现出个两人高的狮子模样,虽然只是道残影,可威力却依旧巨大,几个回合下来,狼王竟被这残影逼的节节败退,硬生生被打成了个只能蜷缩成一团的幼崽。


金色残影消失了,飘散于空气中的一大片金色的尘埃还透着淡淡的桔梗的香味,像那天凭空消失在他眼前的Kongphop一样,温暖地笼罩住了他。


“他没走。”Arthit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微笑,几天的阴霾瞬间被一扫而空,换上点新鲜活跃的喜悦感来,他跌跌撞撞地拨开人群跑走。


Bright看看Tuta,Not抓抓耳朵。


Bright眼睛眯成一条缝:“嗷,Arthit!去哪!”


Arthit转过身朝着他们扬起个久违的笑脸,一边跑一边挥舞着手:“我去把我的召唤兽找回来!”


Tuat:“笑得这么开心?”


Plame有点愣:“我快一周没看见Arthit笑了。”


Not深藏功与名地咳嗽两声,望着Arthit跑走的身影:“嗯,可能是恋爱了。”


三人同时:“啊来哇???”

Arthit是去找Tum学长取经的,对于这种他不知道的情况,前前任教头Tum学长一定知道怎么去解决。


“什么?你的召唤兽,就那个小团子,不肯露面了?”Tum脸上的淡定皲裂了很多,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在他面前窘迫成红虾的Arthit。


Arthit也不知道是跑的还是羞得,红成一团,大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Tum。


“嗷,为什么不早来找我?多久了?”


“一周了……”Arthit吞吞口水。


Tum无语地瞪他一眼:“你把你成年体型的召唤兽单独晾着四五个小时,他当然会力竭,自动回到你的精神之海啊!”


Arthit听见Tum学长的话,眼前瞬间一亮:“也就是说,Kongphop还在,他没消失对吗?”


“当然在,但是你这一出,可是够他受得,但是一周……”


Arthit惭愧低下头:“所以,他只是躲着我了?”


Tum看着面前委屈起来的小学弟,侧过脸笑了笑:“这就相当于让你连续高强度工作四个小时不吃饭不喝水不休息,幼崽体型的能撑住,可成年体型的消耗可是几何倍增长的。”


“所以Kongphop没骗我?”


Tum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Iaoon,你的召唤兽确实比较特殊,但这正是你幸运的地方,他不需要你额外高强度的训练,就能成就你成为最强的召唤兽,最强的教头,但是你也要付出点东西。”


Arthit眨眨眼睛。


“只有你一直陪着他给他力量,他才能战斗啊,”Tum欣慰地看着他面前的小学弟红了耳朵,“这才是召唤师该做的。”


Arthit内心一片波澜壮阔,风起云涌。


Tum学长你说的陪伴也包括亲亲抱抱举高高吗?Arthit脑补着Kongphop顶着一张人神共愤的俊脸蹭进自己怀里的样子,红得头顶冒烟。


“知道了学长,可是,我怎么让他肯见我呢?”


Tum说:“你可以沉进你的精神之海去找他。”

Arthit花了一整天的功夫才把自己的神智完全沉入自己的精神之海,当他踏上那一片断壁残垣的废墟时,他的心境凄凉无比。


自从Kongphop化成齑粉从他面前消失后,他之前平静如世外桃源的精神之海便成了这副破败模样。


他踏上旅程,迈过黄沙,穿过一片倾轧的绿森,走上了一片细软的沙地。泛着金光的蓝色海浪一层一叠地翻涌上沙地,日头高悬,海风吹上来一片桔梗的香味。


Arthit看到,海中央有一片小小的岛屿,岛上种了一片桔梗花田,影影绰绰的,有个影子在上面。


“Kongphop!”Arthit冲着那个影子喊着,却也不知道他听见了没,便迈着步子踏进蓝色的浪花里,任由那冰凉的海水淹没他的脚踝,膝盖,腰身。


Arthit不知道他能不能游上那片岛,会不会在游上去之前就力竭死掉。但他想赌一把,如果那个影子真的是Kongphop,那他一定不会放任自己可怜兮兮的死在自己的精神之海里吧。


水淹没了Arthit的头顶,他看到了海下一片蔚蓝的光景。


凄寂的海底,一眼望去,只有徐徐上升的蓝色小气泡。


Arthit的心跟着这片海荡涤得空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走过去,然后找到Kongphop,把他找回自己的身边。


肺里的氧气逐渐耗光,Arthit的眼前也逐渐模糊起来,他觉得自己可能要死了。


朦胧中,他看到个人影朝自己游了过来,那人一双星眸摇曳着水光看着他,大手捞过他的腰和脖子,将他圈进自己的怀中,温热柔软的物体印上他的嘴唇,撬开他紧闭的唇齿,度进来一口带点桔梗香味的新鲜空气。


Arthit缓过一口气,才能睁开眼睛去看这个吻住他的人,却只是任由自己坠入他无底的星眸中。


Kongphop着迷地把怀里的人搂紧,专心致志地吸吮起他的嘴唇,汲取这人身上过分的温暖。


Arthit伸手环住Kongphop的腰,紧张的抓住这人身后的一小块衣襟,可耳边,整片蓝海,却仿佛都回荡着自己过快的心跳声。


“暖暖,抱紧我,”Kongphop目光如炬地看着Arthit,笑着将他脸蛋红透目光闪烁的害羞模样看进心里,“我带你去看看这里。”


评论(64)
热度(261)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