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圈追星去了,抱歉,


偶圈可以来找我玩,请戳@看破真相的小富贵

【SK同人】论攻略霸道总裁的正确方式【28】

我写这篇的本意是个从头甜到尾的,然而……:)

不写点虐可能我心里难受?

不过两章内一定完结,鞠躬!





【28】

Krist把Gun安顿到了自己家里,小小的出租屋里又挤进个大男人,空间一下子更狭小了些。Krist有些怀念起Singto的公寓来,想着他的那窝小猫崽子,想在他怀里舒舒服服地睡一觉。

可他还是固执地把地铺铺好,沉着声音说:“地方小,你先睡我的床吧,我先在地上凑合凑合。”

Gun站在门口盯着Krist出神,他看出了Krist现在的处境,也明白这人到底为什么又委屈自己回到了出租屋。

Gun的表情并没有因为Krist的话而回暖,反而冷着一张脸,隐藏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像一颗定时炸弹似的,残忍地读着秒。

“我是不是跟你说过不要这么做?”Gun说着,语气中埋着火苗。

他真的不希望看到第二个人再步入他的后尘了。

这条路走得有多苦,有多难受,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现如今他亲眼看着Krist踏入了他曾经走过的错误的路。而这一切,很有可能是因为前几天他的突然消失而导致的。

Gun根本说不出他此刻究竟是生气还是内疚,但毕竟,如果这一切真的是他亲手促成的,那他一定要劝Krist迷途知返。

Krist没有回答他的话,沉默地铺好了床,沉默地走到桌子边掏出碗泡面:“家里没别的吃的了,凑合吃这个吧,你刚回来,身体应该还挺虚的,等明天一定……”

Gun哑着嗓子打断了他的话:“我在问你话Krist,我是不是千叮咛万嘱咐你不要走我的老路!”Gun被他的态度惹得气急了,走上去一把将他拿着的泡面拍到地上,抓着他衿前的衣服,把没来得及防备的Krist拉得向他的方向踉跄了两步:“你告诉我为什么?”

Krist红着眼睛伸手把Gun的手从自己衣服上推下去,力道之大足够把Gun掀得后退了一步。

Krist朝着他大喊着:“你凭什么现在向我说教啊P'Gun,你以为我想这样吗?你以为我就想和P'Singto分开吗?我他妈的天天在公司和他装不认识擦肩而过我心里就好受是吗?你一言不发地消失在我眼前,一个大活人凭空就这么没了,这样就算了,他们都不记得你了,只有我他妈一个人傻呵呵地记得你存在过!!!Gun先生我问你,你要我怎么做,你让我怎么想??继续没事人似的活着等我哪天也消失不见了结果我连在这个世界的一点痕迹都没有是吗!!!Gun先生你告诉我啊!!”

Krist朝着Gun不受控制地喊着,肆无忌惮地朝他发泄着自己这些天来的怨气,可心里的抑郁却一丝一毫都没有随着这冲动而脱口而出的话而消散,反而更像一把利剑,重新在他尝试着愈合的伤口狠狠地扎进去。

Krist无力地松开Gun的肩膀,任由自己哭泣着滑坐在地上,放肆地嚎啕大哭。

他这几天一直都没有流眼泪,他警告自己时间还长,不能在征程的一开始就先向命运低下头。直到Gun出现在他的面前,真真实实的回来的那一刻,他憋了很久的眼泪才汹涌而出。

Gun的心脏跟着Krist时不时传来的梗咽声而抽动着,发酸发胀,他扬起脖子把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逼了回去,他强迫自己不准跟着Krist哭,不然他连安慰Krist的立场都没有。

Gun慢慢在Krist身边坐下,把他揽进自己怀里,任由Krist在自己肩头抽泣着,而他只是红着眼圈轻拍着他的后背:“所以我折磨了自己十年,也折磨了Off十年,我怕我毫无痕迹地来,又毫无痕迹地走。我怕我走了,Off不再记得我,他不再属于我。”

“但是这都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我从未在他的生命中出现过……”

“Krist你知道吗,这现实太残忍了,太残忍了……我不敢想象我如果从来没有在Off的世界中出现过会是什么样子……”

“可是后来,很久之后的后来,我才明白,如果我以前从未出现,那我可以再重新出现,如果他还愿意爱我,那我情愿奉献我的一生。如果他早已将我忘却不再接纳我,那没关系,我静静守在他身边,哪怕远远地守着。”

“Krist,那段记忆不会消失,永远都有人珍藏着,只要有人记得,就不算没有发生过,是不是?”

原来,永远都有人爱得比他还要卑微。

Krist说:“我真不敢相信,这段话居然是从你口中说出来的。”

Gun笑了笑:“如果你知道在另一个世界的我是什么样子的话,你大概就能理解我了。Krist,我想对你说的是,你比我幸运得多,你有一部分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你永远可以和这个世界相连。而你也说过,另一个世界依然有Singto,哪怕你走了,Singto也不会忘了你。”

“所以,不要互相折磨彼此了,相爱的时间本来就不多,倒不如好好地爱一次,等你回去了,可以再找找回来的办法啊。”

Krist陷入了沉思:“我还能回来吗Gun……我真的还能回来吗?”

Gun伸手揉了揉他全是眼泪的脸:“不然我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回来了吗?”

Gun不敢告诉Krist,他们终究是不一样。Gun也不敢说,他和Krist,到底谁更幸运一点。


那晚上Krist失眠了,他看着Gun熟睡的背影发呆了很久,他想着Gun和Off这几年风风雨雨走过的路,有苦有泪,可是幸福吗?至少在还记得Gun的时候,至少在Gun重新回到Off身边时,Off是真真切切地幸福的。

而Gun呢?不顾一切地又回来了,哪怕他的爱人已经不记得他,哪怕在他相处十年的爱人眼里,他从未出现过。

可是Gun回来得毫无顾虑,毫无畏惧。

Krist闭上眼睛时想,也许,把自己的一切都豁出去一次也好,不管Singto会不会接受这样的自己,至少在Singto和自己的记忆中做到没有遗憾。

哪怕,最后这一切,都只有他一个人记得。

Krist起身披了件单薄的小外套,拿起手机走出门外去,拨通了Singto的电话。

他不知道Singto会不会接他的电话,但是他很想赌一赌。

赌什么,他也不知道,只是心里憋着一口气,想把这一切都告诉他。

Krist已经什么都不要了,反正他离彻底离开这个世界不再遥远了,那就……把一切都告诉Singto,让他自己抉择。

电话那头响了良久,却还是只有沉闷的嘟嘟声,直到听到机械没有感情的女声重复了三遍留言提醒时Krist才叹了一口气挂断了手机。

人啊,果然不要太过于一意孤行。

你的一个固执,很可能就是对你未来的凌迟。

Krist站在黑漆漆的门口良久,任由自己脑袋放空,不去心痛Singto不愿意再接他电话的事实。

也对,是他那天莫名其妙提了分手,头也不回地从Singto家里搬了出去,是他一次又一次在Singto欲言又止的目光中装作陌生人别过眼神不去看他,也是他,在Singto曾经有过一次的求和中扮演了残忍的角色,再一次把Singto为他强撑起来的自尊心击得粉碎。

如果是我,我肯定也不会再接这个人的电话……

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忍受你五次三番的冷落呢?

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一直还在等你。

Krist又按亮了手机,给Singto发去了一条消息。

「明天晚上八点,我在公司顶楼的天台等你,我有事情要和你说,请你务必要来。」

Krist颤抖着按下一行字,颤抖着看着他发送出去,又犹豫了一下,再打上一行。

「我会等你,一直等,直到你来为止。」

Krist长舒了一口气。

一切的错误,到此为止吧。



Singto极少在酒局上喝醉酒,甚至在以往的酒桌上他从来都是滴酒不沾的。可是最近着实心情差劲,自从Krist走后,他也再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他白天用工作麻痹了自己,能不回去那个充满了两个人回忆的房子便不回去。

可是这间空旷的办公室里也满满的都是Krist的身影。

Singto一个晃神还会看到Krist在沙发上睡得香甜,可当他走上去定睛一看时,才发现又是自己的胡思乱想。

他从未觉得自己的世界这么安静,只是少了一个人而已,他的世界便变得空落落的,仿佛一片空白的世界,只有自己,和无数个Krist的影子。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喜欢他,他甚至一直觉得Krist对他来说,是个新鲜的伴侣。

直到Krist看着他的眼睛说出分手,毅然离开自己的世界。

他没有那么多洒脱,也没有那么骄傲。他无数次想把这个人抓回来,强迫他回到自己的身边。他也不相信Krist真的不再爱他了,他不相信Krist是真的想离开他。

他好想Krist回来。

Singto这天在酒桌上喝了很多酒,Off在一边也劝谏不住,像来了脾气的一头倔牛,把战火和罪过一股脑地归给了造成了这所有一切的Tod和Fang。

温文尔雅的Singto总裁消失了,Fang看到了Singto几乎无人知晓的另一面,像一头狂躁的狮子,又像是一条呲着毒牙的蛇王,眯着危险的眸子把他逼在走廊的小角落里,那双平日里总是温柔微笑的眼睛里满是狠厉,用着残酷的调子当着公司很多高层领导捅出了这件事的真相。

“Fang小姐,我希望你明白,BlueOcean现在还没有把你商业间谍的身份公布出去,只是念在你是公司的老人,还有希望你还能为自己做的事将功补过。但我现在后悔了,Tod倒台了,没有个三年五载的不用想从监狱出来,还有你,Fang小姐,你对我们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Off拉开Singto时,Fang已经颓然地瘫在地上害怕到脸色煞白浑身颤抖。她知道自己彻底完蛋了,事业和爱情,甚至整个人生,全部都毁掉了。

她再不能待在Blueocean,而Singto看着她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厌恶。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都是因为什么。

如果不是Krist突然出现……

如果不是那个男人让Singto迷了心窍……

Fang瘫在地上的拳头狠狠地握紧,一双杏眸布满了红色的血丝,看上去狰狞可怖。

要完,大家一起完。

死,我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Singto被Off迷迷糊糊掺回了家后抱着马桶吐了三次,Off顶着一脑门子青筋给他烧了壶开水,喂了两颗解酒药进去:“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靠谱,今天什么场合你不知道吗?喝成这个样子,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把Fang的事捅出去,你怎么了到底!失个恋啥都不顾了是吗?”

Singto趴在床上装死,不愿意听他唠叨。

Off看着他这半死不活的样子满脑门子火,又是烦躁又是心疼,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使了劲地把人裹进被子里恶狠狠地说:“我真应该让Krist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大家在一起好聚好散,你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失个恋怎么这么不成熟?”

“什么好聚好散,”Singto迷迷糊糊地说,“我跟他没个好聚好散,你等着,明天我就把他逮回家关起来,操得他下不了床……”

Off被他气笑了:“行,哥,你行,你说的话最好给我办到,明天你要没给人操得下不来床,那我就是你爸爸。”

“滚。”Singto闷闷地回他一句,没声了。

Off咧了咧嘴,一个人嘟囔:“醉糊涂了,还把人抓回来操,你明天不怂能跟他打个招呼我就谢天谢地了。”

看破本质的Off无奈地摇了摇头,给Singto关了门便走了。

Singto睡沉了,却做了一个噩梦,他梦见空旷的马路上撞了一连串的车,飞起来的车子一辆接一辆地爆炸,随后是一片被烧灼的废铜烂铁。

这废铜烂铁里伸出只白净的手,他怎么看都有点像Krist的手。他被压在一片扭曲的废铁中,拼了命地想爬出来。

Singto被遗忘在客厅的手机亮了很久后显示了一通未接来电,署名是Kit:)。

而Singto在睡梦中走进那一片即将爆炸的废铁旁边,紧紧地拉住了Krist的手,任由恐怖而高热的火苗将两人吞噬。




评论(38)
热度(253)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