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圈追星去了,抱歉,


偶圈可以来找我玩,请戳@看破真相的小富贵

【SK同人】论攻略霸道总裁的正确方式【29】

下一章应该就是完结章( • ̀ω•́ )✧
时间久了点,和大家说一声抱歉,所以写了两章长度,还有,刀片地址大家就填贝克街B221吧,谢谢啦( ৺ ◡৺ )

/



【29】



「明天晚上八点,我在公司顶楼的天台等你,我有事情要和你说,请你务必要来。」


「我会等你,一直等,直到你来为止。」


Singto醒来看到这两条消息和Krist的未接来电时已经是下午,整夜的宿醉使得他头痛欲裂,恐怖的噩梦那支离破碎的画面感已经在他的记忆中消退了八成,可那没入一片火海中的灼热感却挥之不去似的。


倒不让他觉得灼热,反而是浑身发冷。


Singto没有回复Krist的消息,驱着车去了公司,直奔副总办公室里大剌剌地坐着,盯着那两条消息发呆。


Off一边撑着脸一边用不满的眼神瞟着他,无意间说起:“听说这两天有新的助理调过来了,正好你那边缺人手,调过去做总裁助理吧。”


Singto像没听见似的问:“Off,我昨天几点睡的?”


Off说:“呵……几点?你在酒桌上就已经不省人事了好吗?如果不是我,你现在还烂醉在酒桌上。”


见Singto沉默,Off继续叨逼叨:“你这人做得真实失败啊Singto,秘书联合外人搞我们就算了,你和你的小助理搞上了还被甩,这世界上有你这么惨的总裁吗?”


Singto忍着额角抽痛冷冰冰地瞪他一眼:“新来的助理我就不要了,Krist今天晚上约我……我准备把他调回我身边。”


Off轻呵一声:“哟,可以啊Singto,那明天我可得看你们两个人好好的,你可别忘了你昨天晚上说的话。”


“我说什么了。”


“你说……你要把人抓回来锁着,操到下不来床啊,哈哈哈哈。”


有时候Off的笑声确实还挺贱的,配上他的表情,足够把人噎得半死。


Singto没好气地说:“呃,你管好你自己吧,老处男。”


“我,你!!”Off抄起身边的笔就朝Singto的方向砸过去,Singto关门关得果断,笔砸在门上清脆的一响,倒是给Off造成了点恍惚。


好像,有什么被遗忘的记忆喷涌而出似的。


唱着情歌的驻唱歌手,酒杯里插着一片柠檬的莫吉托,白净的男孩子对着舞台上欢呼时亮晶晶的大眼睛,唇边深深陷下去的酒窝,还有一个个晚上在温柔乡里翻云覆雨时那人贴上来的嘴唇……


Off撇撇嘴,甩了甩脑海中支离破碎的画面,兀自念叨:“什么嘛,我怎么记得以前都是我叫你老处男的,怎么现在变成我了!?”


Singto在办公室里犹豫了很久才给Krist回了个消息,语气清冷之清冷,隔着屏幕都能看到Singto那张有点傲娇的脸上闪过一丝深藏的愉悦,轻哼一声的样子。


「看你表现。」




Krist陪着Gun办好了入职手续,手机上就接到了Singto的消息,他的嘴角轻轻挑起个弧度,随后掩饰地按了锁屏,一切没发生似的。


Gun从人事部出来,表情看上去有几分阴郁。


Krist走上去搭了他的肩膀:“怎么样,分配到哪里了?”


Gun攥着那张入职通知单,半晌才抬起头来,大眼睛里写着不安和失望。


Krist心下一紧,看上去,大概是没有调到Off的身边吧……Krist叹一口气拍了拍Gun的肩膀:“没关系啦P'Gun,公司其实也没有那么大,总还是有机会能快一点和Off那家伙接触的,不要太伤心了。”


Gun的脸颊边突然酒窝深陷,崩出个大大的笑意,眼睛里闪过狡黠的光:“副总裁助理,Krist,你可以恭喜我了。”


“啊??啊啊啊??真的吗Gun!!”


虽然被耍了,但是Krist依然开心得扣紧Gun的肩膀摇晃起来。


虽然一切似乎还要重新再来,但是,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不是吗?


Gun开心地点点头,随后表情略带点犹豫:“那个,Krist,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啊?”


Krist点点头:“当然可以。”


“现在……BlueOcean的总经理是谁啊?我走了之后,为什么Blueocean的人员变动了?”


Krist有点心虚地摸了摸鼻子:“那个……嗯……P'Gun如果我说了的话你可以不要生气吗?”


Gun不解地点点头。


Krist心虚地说:“你走了以后,我发现整个世界的故事变了好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BlueOcean的总经理……是我。”


Gun听后淡定地一挑眉,气氛瞬间冷了几分。


这种事情,Krist也说不好到底会不会惹到Gun的脾气,换上个不认识的人做这个总经理的位置倒是还好,反倒是他这个后来者突然捡了这么一个大便宜,白白捡了人家几年的心血走,这种事情的真相,当真是不光彩。


谁想Gun听后咧嘴一笑,伸手掐了一把Krist的大脸:“那我可放心多了,不过Krist,我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你可一定一定给我完成了。”


Krist心下一凛,赶紧点头。


Gun说:“你可千万千万别对我有好感,现在这样就行了!毕竟你现在是我的攻略对象,我可不想因为你太喜欢我而回去了。”


Krist:???????


玄幻,这个世界可真玄幻。


Krist追着Gun的背影过去:“不是,还能换攻略对象的是吗!!”




下午时Krist溜号到附近的商场逛了逛,不知不觉便逛到了珠宝店,心念一动便走了进去。


一排排夺目闪着银光的对戒十分惹眼,Krist一排看过去时,便笑弯了嘴角。这件事情总得有人做,Krist也从来不说计较谁去主动的一个人,索性任性,便直接进来了。


他想着,如果今天Singto愿意相信自己的故事,如果他愿意原谅自己前一段时间的固执和疏离,如果他还愿意接受自己,那他或许可以单膝跪下,问问Singto愿不愿意和自己结婚。


他想“Krist”不会怪他。


他想“Krist”也和他一样爱着这个人,他会愿意替自己继续守着他,陪着他。


“姐姐,可以拿这一对出来我看一下吗?”


柜员姐姐微笑着取出那对戒指,幸福地打量着Krist对着灯光欣赏戒指的神色,不禁有些红了脸。他神色温柔极了,一双眸子里写满深情和缱绻,像对待深爱之人一般用指尖摩挲着那枚小小的戒指。


“P'sing会不会喜欢呢?”Krist低着头自言自语地笑弯了眼睛,抬起头来时说,“姐姐,就这对吧,麻烦帮我包起来,哦对了,要两枚男戒可以吗?”


“好的,当然可以,”柜员姐姐了然地给他一个祝福的笑意,便见店门再一次被推开,走进个比明星还漂亮的女孩,一双有些魅惑的大眼睛逡巡了一圈后定在了Krist的背影上,面色有一瞬间的白,“小姐,需要些什么吗?”


Krist循声向后望去,心脏跟着漏跳了一整拍。


是Fang,那双有些魅惑的双眼在看向他的瞬间有一丝的慌乱,而后又被她一个随意的撩头发掩饰过去了,她踩着高跟鞋款款向他走来,绽出个足以倾倒众生的笑:“Krist弟弟,没想到我们居然会在这里偶遇啊,你在……”


Krist有点心虚地看着Fang,他这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的求婚计划还没开始,就被熟人撞破了。


问题是,这个人是Fang,他甚至许久没关心公司的官司进度,只知道公司到目前为止,依旧没有对Fang曾经做过的事情给出任何惩罚。


Krist笑笑:“我……p'Fang可以不要说出去吗?”


Fang倒是大方地对他笑笑:“Krist弟弟还挺巧啊,毕竟我也是奉老板的命,来买点东西的,不过现在看来,我应该是不用买了吧?”


Krist的笑容消失了一秒,随后又得体地抿嘴笑了笑:“辛苦P'Fang了,这种事情还麻烦你跑一趟。”


Krist的心底乱成一团,他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劲。


Singto为什么会和他一样有买戒指的想法?


而就算是真的有,他又怎么可能会全权交给一个他明知道是外人的秘书来做呢?难道……只是想借此让Fang对他死心吗?


Krist想了几秒想不太通,就想从Fang此刻还算得体的表情里得到点答案:“P'Fang接下来还要去哪吗?”


Fang笑笑:“Singto先生说了要稍微布置一下天台,我正准备再去买几束像样的花,再去酒庄拿一瓶贵一点的酒。”


Fang的表情平淡得像是真的在履行自己的职责一般,不掺杂任何感情似的,Krist还想问什么,被拿来戒指盒的柜员打断了问话。


“Krist弟弟如果没事,陪我去一趟酒庄吧,我想如果你在,我也比较好选你们的口味,”Fang微笑着说着,走上前去看Krist手里的戒指盒,“对戒好漂亮,Krist弟弟,我真的好羡慕你们。”


“P'Fang……谢谢你,你的祝福很重要。”Krist沉着语气,总觉得一切好像不是很真实,为了Singto连勾结其他公司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的Fang,怎么可能在事情还没结束时一下子豁然了,而还没有得到自己亲口道歉的Singto,又怎么可能主动去做这些耍浪漫的事情呢?


Krist心情沉重地坐上了Fang的车,扣紧安全带的时候便被搭扣狠狠地扎了一下,他吃痛地收回了手,盯着虎口被碾出来的红印子发了会呆。


“P'Fang,酒庄在什么地方,离公司远不远?”


“哦~不太远,大概半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Krist弟弟就当陪陪我,陪我聊聊天,安慰一下我这个失恋的人吧。”Fang侧过头对他微笑,眼睛里却没什么温度,她踩下油门向城区开去,察觉到Krist有些揣测的视线,抿了抿嘴唇,抿出个笑的模样。


Krist收回自己的视线,低下头闷闷地应了一声。


车里的冷气开得很足,冷到即便Krist穿着一身厚重的西装,却依然能感觉到那冷风从布料的缝隙钻进去舔舐他皮肤。


他有点不安,本能的不安。


“P'fang有什么话,都可以和我说。”


“其实,Krist弟弟你知道吗?我从进到Blueocean开始就很喜欢他,可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一直努力地想做那个唯一能配得上他的人,我想有一天我可以正大光明地站在他身边,不是以秘书,而是女朋友,妻子……”


Krist的拳头攥紧了,那股子冷意更加明显似的,甚至让他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P'Fang我很抱歉,但我……也是真的很爱他……”


Fang轻哼一声,听上去却有点像是冷哼:“爱他……Krist弟弟试过一周不眠不休工作就为了让他笑一下的感觉吗?又知道第一次以女伴身份站在他身边时的欣喜吗?你知道为了一个人什么都可以做可以奉献,不管是灵魂还是肉体的感觉吗?我陪了他这么多年,可他却完全没有对我动过心,这种感觉,Krist弟弟能了解吗?你呢?你又为他做过些什么?”


Fang的眼睛通红着,语气中透着哽咽和怨愤,纤纤素手紧紧地握着方向盘,颤抖着,歇斯底里地攥紧着手指,直到指关节完全泛白。


Krist红着眼睛侧头看着浑身都在颤抖的Fang,却只能无助地坐在座椅上任由心脏抽痛着。


这么想来他的确足够幸运,从误打误撞闯进他的生活开始,便一路顺风顺水,没遇到多少挫折。


他慢慢爱上Singto,Singto也一直用自己的方式温柔地对待他。


Krist抬眸对上Fang红透的眼睛,似乎还想说一句抱歉,却被Fang突然转换的面孔憋回了那种刚涌上心头的酸楚。


他不知道爱到底要怎么衡量,他也知道他脾气坏,自作聪明,固执,有时候又小孩子气,大抵是不能和一切看上去都很完美的Fang相比。


但他想如果给他更多时间,他一定不会做得比Fang差。


Fang苦笑着说:“可是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Krist弟弟,我什么都没有了……”


“你说什么?”


“如果没有你,Krist弟弟,我也不会做这些蠢事,我真的……当初就是想把你从Singto身边赶走而已,”Fang冷笑着说,“但我没想到,你居然像个捏不死的小强,从我这抢走所有人的宠爱不够,还要夺走我的一切,你真厉害啊,我真的佩服你。”


Krist现在懂了,他不应该出现在首饰店,不应该“偶然间”遇到来买戒指和安排约会的Fang,更不应该贸然答应她的请求,上了他的车。


Krist懊悔,他怎么当时没有识破,反而信了她的话?他怎么就相信凭Singto的性子,会放任一个根本不相信的人来买他们两个人对戒呢?


“你根本不是去酒庄,Fang小姐,你到底想干什么?停车!我没时间陪你在这疯!”


“Krist弟弟,你答应了陪我走这一程,你可得走完啊,反正你什么都有了,就当是可怜可怜我,再陪我聊聊天。”油门一踩到底,亮红色的车子在马路上疾驰起来,突然的加速将两个人都狠狠地甩在座椅上,Krist想去扣车门的把手,却发现车门被人锁得死死。


Fang的嘴角挂着决绝的微笑。


她说过,死,她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反正她此刻一无所有,连人生最后的希冀都被击得粉碎,她人生的最宝贵,最爱的人嫌恶地看着她,句句绝情,字字诛心,早已把她的心撕得粉碎。


既然你已无情,那不然我就把你最心爱的东西也撕碎,让你尝尝失去一切的滋味好了。


“Fang小姐你冷静一点好不好!!P'Sing并没有把你的事说出去,等一切尘埃落定,你还可以重头再来,天底下那么多值得等待的人,你为什么非要在那一棵树上撞死?”


“重头再来?”Fang的眼眶里打转着几滴眼泪,唇角的笑意绝情,“哈哈哈哈,我早就没法重头再来了。”


Fang慢慢转过头去,车速已飚过红线,车厢里鼓动着制冷器的冷风和车体不堪高速的机械声。


Krist不记得自己在最后那几秒里拉着Fang想把她从驾驶位上抓下来时说了些什么,他只记得当视野里他们撞上前方一连串的车时,他看到了一片爆炸开的火光,防爆气垫死死地顶住他和Fang两个人的身体,却依然挡不住撞击的瞬间他的头狠狠地撞上了前挡风玻璃。


尖锐的疼痛。


火光,爆炸和尖叫声,脑袋里嗡鸣作响。


还有Singto的那句看你表现。


Krist下意识地护着胸口放着的对戒盒子,强迫自己清醒一些,可意识却越来越涣散。


Krist在坠入黑暗的那一瞬间还在想,真可惜,最后还是失约了……这下,Singto怕是永远也不会原谅他了。


但是,他也没有机会哄了。


真可惜,到死,都没有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他,没有告诉他和你分手是太爱,也没有告诉他,自己究竟有多在乎他。






夜晚十点钟BlueOcean大楼的天台,Singto一个人乘着夜色,看着半空中那轮血月发着呆。


随即他垂下眸子,轻笑一声摇摇头:“你还真的挺傻的,还真的以为他会来。”


他一整天的不安,他昨夜的噩梦,原来都只是要告诉他,他会被人再放一次鸽子,把他的心掏出来再狠狠地践踏一遍。


“结束了,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Krist先生。”



评论(101)
热度(266)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