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有你@北清

【SK】论攻略霸道总裁的正确方式【完结章】

花了点时间肝出来,总算把总裁完结了,对所有等文的小可爱们鞠一躬,辛苦大家在等文,因为后面写的真的很慢。

 

其实这本来是个小甜饼故事,就是一个好感度攻略总裁的杰克苏小说,可我又太想给所有人一个有血有肉的形象,抛开往日给Krist安的小甜饼人设,抛开Gun和Krist塑料姐妹花的印象,让人和人之间有一些有意思的羁绊。

 

然后失败了不好意思……除了这个Krist没有那么甜比较man以外好像其他都没实现【我是发现一篇篇写下来我写的Kit是一篇比一篇不甜了】

 

但所幸,故事有个完满的结局。

 

至于那之后的故事,大家可以自己充分脑补啦,大概就是一些酱酱和酿酿的惩罚play什么的……额咳咳……

 

当然如果可能,我们番外见啦!

 

全文链接: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文集清单走这里

 

 

【30】

 

 

切入骨血的疼痛和身体深处内脏挪位了一般剧烈的扭曲感让将将昏迷过去的Krist又短暂地清醒了几分钟,他艰难地挪动着被砸得早没了形状的车顶顶住的脖颈环顾了四周,却只看到被刺破了印了网状碎痕的车窗和窗外一片滚了浓墨似的黑烟。


他转到右手边,看到了耷拉着脖子似乎断了呼吸没点生气的Fang正坐在驾驶位,胸前一片晕染开的血迹,晕在那一条素白的裙子上,像绽开的一整朵艳红的曼珠沙华。


Krist伸手想去探Fang的鼻息,却如何也没法把自己的手臂从紧压他的钢铁下挪动出来。


车外在鸣笛,却像是死神在向他讨着命。


你原本也不属于这个世界,还是就以现在这残忍的方式离开吧。离开这绚烂繁华的都市,离开你曾踏足其中的高楼林立,离开那座有你熟悉味道的公司,也离开那个,曾日日拥着你入睡,会在清晨醒来那时温柔的在你额间印上早安吻的爱人。


我不想要离开啊……我不想走,我还没有等到和Singto说一句我爱你,还没亲手交上我悉心挑的婚戒,还没有吻上那张失而复得的薄唇……我不想走啊……


Krist无声地哭泣着,在一片断壁残垣中微弱而绝望地求救。


救救我吧,Singto还在等我……


他还在天台等着我回去。


Krist的眼皮越来越沉,沉得像这一块被撞塌而压在他身上的车顶棚,冰凉,沉重,透着令人绝望的硝烟气息。他慢慢闭上眼睛,朦胧中,他看到了一束白光,就在他的正前方不远处,他向着那束光毫不知疲倦地走,越走越急,也越走越快。


他看到在光的中央有一道熟悉的人影,似乎听到了他奔跑的动静似的,缓缓转过身来,一双缀了繁星似的眸子款款情深地望着他。


随后他转过身来,薄唇挑起弧度,对他张开手掌微笑着:“Kit,我终于等到你了。”


“快点!这边还压着一个人!”


“B组去救那个女的,A组跟着我把男的拖出来!动作小心一点!”


“报告,驾驶座上的……已经断气了。”


“……男的还活着,别愣着!快一点!”




Gun终于在深夜接到了Krist的手机打来的电话,那时他还在Krist的公寓沙发上坐着,思考着Krist这么晚了没有在公司出现也没有回家的可能性。他还记得Krist在中午时终于接到了Singto给他回复时那眉眼中的喜悦,他怎么也没想过Krist就这样又无缘无故地放了Singto的鸽子。


Off这人心大,自从在Gun的口中得知了Krist今天约了Singto见面复合的消息后,一天都没闲着,左右张罗着要给他的两个好朋友办一个复合派对。Off拉着Gun在总裁办公室黑着灯埋伏了两个小时后,却只等到了冷着一张脸独自回来的Singto。


Gun还从未在Singto的脸上见过这般颓然的神色,像被抽走了生活的主心骨似的,行尸走肉般的用冰冷的眸子看了他们两个一眼,不咸不淡地说了句:“害你们白高兴了,Krist没来。”


飘了Singto一头的彩带此刻看上去仿若是天大的嘲笑,而他却只是淡漠地伸手摘去,垂着眸子坐在那一片月光里,落寞至极,清冷至极。


Gun听到电话那头毫无感情似的说着Krist在市中心路段连环车祸中遇难正在抢救时,Gun的心跳似乎骤然停止,那如跗骨之蛆似的恐惧感从他的脚底一路蔓延上他早已空白一片的大脑,手机落地时,Gun的小脸上早已被泪水染湿了一片。


他看到报道了, 那一场连环车祸,从红绿灯的街口向南十米一路撞到了百米外的一辆拖着钢管的集运车,一整条路的车无一幸免,甚至有几辆车在炎炎烈日下着起火,炸了一片。


那条路离公司很远,离Krist说要去逛的百货大楼也不在一个方向,从没有人意识到,Krist的消失不见,可能跟这场无厘头的车祸有关系。


Gun颤抖着手指捡起被他摔落在地上的手机,却再也没有力气站起身,一边拨着Off的电话一边哽咽着:“求求你,求求你快点接电话……”


电话那头刚刚接通,传来Off略带点睡意的声线时,Gun便控制不住地嚎啕大哭起来,怎么也控制不住似的抽噎着:“Off,Krist出车祸了,就下午那场连环车祸……现在,还在医院抢救……怎么办啊……我们要怎么办啊……”


他们又要怎么办啊……


他现在懂了,那种这世界上的依靠可能要从你身边消失的绝望。


现在,Krist是Gun唯一可以信任和依靠的人了,他再不能承受任何的失去。


“你先别哭,别哭,他这人顽强的很,一定会没事的。”


一定会没事的。


黑着灯的总裁办公室,Singto手边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正拿着文件在黑暗中发呆的Singto心下开始慌乱起来,坚硬的文件夹子外壳扫过桌面上的水杯,在沉寂的办公室里带起一声清脆的碎裂声。


Singto按下免提,对面是Off压抑着哭腔的声音:“Singto,我知道你可能还在怪他,可是,你能来医院见他一面吗……可能……最后一面。”


最后一面……


正弯着腰准备捡起碎裂的茶杯碎片的Singto身形一颤,那带着尖刺的陶瓷棱角便深深地扎进了他指尖的肉里,连同着与之相连的心脏都跟着扑簌簌地流着血。


一滴眼泪毫无预兆地从他的眼眶里跌落出来,溅在一片碎裂得断壁残垣的陶瓷残渣中,晕开了他的指尖滴落在上的血痕。


Singto赶到医院时表情还算正常,如果不是他从未包扎早已流了满手的鲜血,早已布满了血丝无甚光彩的眼睛和干裂得颤抖的嘴唇出卖了他的话,可能还会让人以为只是个普通家属,心里无甚波澜地来了,真的只是来见这将死之人最后一面。


Off和Gun并排坐在抢救室的门口,堆在一群等着抢救的受难者家属的中间,不起眼地颤抖着。Off一遍遍给Gun抹着眼泪,把他圈在自己的怀里抱着,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跟着这人每一次抽泣哽咽而疼痛裂开,而这漫长的等待,无疑只是这种痛苦的无限期延迟。


Gun那双哭得红肿的眼睛透过一层抵挡不住的泪层怨恨地看着他,可他却也不知道在怨恨什么, 该怨恨谁,这一切一切的起因,不过是这个扭曲的位面而已。而Krist又做错了什么,无辜地来到这个不知道属于哪里的世界,现在可能又要无辜地离去……


Singto抬着眼看着那亮着红灯的刺眼灯牌,冷静得可怕。大抵是到了这种时候,人都会本能地屏蔽掉可能对他们造成的毁灭性伤害,让自己的大脑保持着一片空白,来迎接那最终可能或不可能承受的后果。


可Singto的身体还是摇摇欲坠地看着,似乎连保持自己冷静都费劲了自己全身的力气。


Off从怀里掏出个墨色天鹅绒面锦盒,拉过Singto的手塞进他的手里。Singto的眼睛无力而无神地慢慢将视线从那“抢救中”的亮红灯上慢慢挪到他手心里有些湿润的锦盒上,却只看到了锦盒蹭在他手心和Off手上那一片触目惊心的红。


Singto那根紧绷着的神经终于崩断了,支离破碎,像那一片碎裂在地上的陶瓷杯一般,一片断壁残垣。


Off的手扣着锦盒,保持着把小盒子塞进Singto手心里的动作许久没动,等抬起头来时眼睛里已经一片湿润和血红:“抢救的时候从Krist身上找到的,护在心口那个口袋里,手还一直压着,死活也不肯松开……我想应该也是给你的,你就先替他收着。”


Singto颤抖着自己沾了血的手指打开那个小锦盒,终于忍不住无声地蹲了下去,掩着面哭了出声。




一个月后,医院病房。


小房间虽然不大,但却装点得异常温馨,病床上躺着的男孩看上去脸色有些苍白,薄薄的眼皮紧闭着,看上去像个精致的瓷娃娃。


Singto抱了捧新鲜的栀子花走进屋里,小心地把床头柜的花换了,才去窗边拉开了窗帘:“你也该醒醒了,都睡了这么久,以前也不见你这么赖床。”


床上的少年并不理他,依旧睡着。


Singto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到床边伸手细细地摩挲了下他的脸颊,低头在他的额头上印上一吻:“算了,不起不起吧,我陪着你。”


Singto的左手中指上套着一枚纯色的戒指,和这少年手指上戴着的十分相似,只是他那枚戒指上带着淡淡的一层红色,有点像是血,却又有点不像。


Krist从手术室推出来昏迷不醒的第三天,Gun就把什么事都和Singto说了,关于Krist的来历,关于Krist会和他分手的原因,那时的Singto也才刚刚知道Krist是因为上了Fang的车子才造成了这之后一连串的事情。那之后他们去参加了Fang的葬礼,可Singto却发现,他似乎也提不起什么怨恨。


逝者已逝,这其中所有的恩恩怨怨,也就一笔勾销吧。


只是直到今天,他也不知道为什么Krist会这么傻上了Fang的车子,没一点危机意识似的。Singto无数次坐在Krist的床边看着他叹气,可最后却都化成无奈的一笑和凑上去的一个轻吻:“我想你了,早点醒过来吧。”


清新的栀子花香味不多时便弥漫了整间病房,阳光倾泻下来,照得人暖洋洋的,Singto坐在Krist的床边,眼梢带着笑看了他一眼,便继续打开文件办公了。


Krist昏迷的这段时间,公司都是Off和Gun帮忙在照顾,这两个人处着久了,倒也生出些感情来,只是谁都没挑破这层窗户纸,暧昧得人心痒。但Off没有告诉他的是,他最近做的每一场梦,都和Gun有关。


他梦见了那十年,梦见了和Gun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Singto在Krist床边说着:“等你醒过来了,我们就去把证领了,再补给你一场婚礼。”


“你这买的戒指啊,让我弄坏了,你这压心口上粘上去的血好像渗进去了,我也不想着洗掉,如果你不嫌弃,我就戴着这个跟你结婚,你要是嫌弃,我们就再去挑一对儿去,就我们两个。”


“公司最近那个人工智能APP已经开发出来了,在社会上反响不错,你猜我这手机里养的小管家叫什么名字?”


“算了不告诉你了,我天天也就和他说说话了。”


“你快点醒过来吧,天都要黑了。”



“P'sing?P‘Sing你去哪了?”跟着那道光一路走着,那个站在光中间的人又消失不见了,Krist一路走着一路找,可他周围的世界依然是一片纯白,没有一个人的影子。


Krist懊恼极了,Singto应该在生气吧,明明是自己约了他天台见,可自己却又失约了,还好,还好我买了戒指,如果P'Sing看到我买的戒指,肯定会原谅我失约的。


Krist想着,便向胸口的小口袋里掏去,可掏了半天,却怎么都不见那戒指盒的身影。Krist急坏了,四处在自己身上找着,可却一无所获。


那时,他看见一双运动鞋慢慢向他靠近,这人停在了他的面前,向他伸出一只好看而白净的手。


Krist抬起头看去,却发现这人和他长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正对着他微笑着。


他知道了,这个人,是和他交换了身份的Krist,因为自己车祸的原因,他们在一个虚空的世界,就这么相见了。


“你挺厉害啊,Singto先生这么难搞的人物都被你搞定了。”


“还行吧,你那边怎么样?在我的世界还好吗?”


“嗯,一切都不错,只是……我跟你说,我刚来到你的世界就和P'sing参加了一次试镜,演了一对情侣!我演了他的学长哦!哈哈哈刺激吧!”


“emmm这有什么刺激的?”


“那我们假戏真做了刺激吗?”


“哦还行吧,等等你们什么?什么真做了?”


“……你这么污Singto先生知道吗?”


“他当然知道了,要不是我污一点你觉得我能拿下他?诶你耳朵怎么红了?”


“谁耳朵红了,我现在也是开车不害羞的!”


“可是你的脸也红了哦!”


“你,我……”


“哎Krist啊,我现在不想把P'Singto还给你了,反正你也不想把你的Singto让给我,干脆咱俩谁也别回去了得了。”


“还能这样吗?不过……好像确实可以……如果不是当初我许了一个愿,说希望有个人能替我把Singto先生追到手,可能你也不会被我叫过来。”


“??????”


“不过我现在确实不想回去了,干脆就这样好了。”


“……你,我……我早晚被你气死。”


“好了,我都听见Singto先生在叫你了,你不回去吗?”


“……可我还没勇气面对他……他肯定会骂我傻,肯定会嫌弃我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接近他的……肯定……”又会搞得人下不来床。


“你怕什么,只要你能醒来,就是对他最大的礼物了。我得先走了,谢谢你Krist,谢谢你成全了我。”


Krist朝着那人淡去的背影挥了挥手,他又听见Singto在他的耳边絮絮叨叨的说话了。


Krist微微一笑,向着他来时那片黑暗走去。




沉寂的病房中,Singto手中紧握的那只手蓦地一动,躺在病床上的Krist对着眼前蒙了层湿润的Singto微微一笑。


“P'sing,我来得还不算晚吧。”


/Fin

评论(72)
热度(388)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