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将自己改造成一个一发完写手的果子

【SK同人】419对象是班主任怎么办【34】

已经……不是很虐了,全部助攻即将上线,这次的助攻你想到了吗??【没有…

终于逮到点时间写文了。。。争取多写一点……免得又两三天没法好好码字……

前文:【28】【29】【30】【31】【32】【33】

【34】

直到Krist住院的第三天,他一直期盼的人依旧没有出现,除了日常守在他身边的Pleng和听到消息经常闪现的他们一家人以外,出了院的Earth和New算是出现得最勤的两个人了。

但Krist却依旧笑不出来,挑起的嘴角里都浸着点苦涩的滋味。

这种被抛弃了般的表情他自己没有知觉,可外人看去却是异常明显。

那种每次推门而入被闪瞎了钛合金狗眼般期待无比的眼神,在看见你的脸时突然间黯淡到怀疑人生……总是让人不爽的同时还有点小心酸。

New在第三天踏进Krist病房的时候实在忍不住了,终于傻白甜地开口问了:“Krist老师,您这是在等谁呢!每次都这么期待地看着门口,让我觉得我探病也很有罪恶感啊!”

Krist窘迫地红了脸,看着Earth一脸凝重地把他拉出了病房。

“咱下次说话能不能稍微察言观色……”Earth语重心长。

“可是你就不好奇Krist老师这么眼巴巴地看着门口是在等谁来看他吗?”New据理力争。

Earth完败,嗯,超级好奇了。

Earth利用自身优势约并不知道任何内情的Pleng小姐出去喝杯咖啡的时候,Krist也终于是偷得了浮生半日闲,翘着脚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电影不想看,音乐不想听,连天都不想聊。

这种时候要是能把某对辣鸡夫夫叫过来陪他玩一会就再完美不过了……可是对待Gun和Off,他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像他这种因为当年那件事作出来的胃病,他可是一句话都没敢跟那两个人说。

还是不知道的好,就阿塔潘和钟鹏那两张嘴,估计能把自己损到埋进地心吧。

在咖啡店愉快地翘了会班的Gun猛地打了个喷嚏,吓得正在喝冰奶绿的Off一哆嗦,好好的白衬衫上沾了一点绿。

Gun特没形象地指着他笑:“哈哈哈哈哈回家自己洗我可不管。”

“嗷!我一会还两节课呢!那帮小崽子们肯定又要说我被绿了……”Off哀怨的眼神瞟着笑得十分夸张,小肩膀都一抽一抽的Gun,站到一边不满地擦着白衬衫。

“怎么办,要去打招呼吗?”New拽了拽Earth的胳膊,顺便还跟Pleng介绍了一下,“那两位也是我们高中时的老师……据说是同性情侣哦!”

Pleng眼前放光,推着一脸懵逼的New过去认亲。

当五个人其乐融融地坐在一桌喝饮料时,气氛既尴尬又和谐,Pleng看着在一边小小一只的Gun一副想扑上去蹂躏又被旁边凶恶的眼神制止的矛盾,郑重地打听起当年的八卦来。

“如果你们都认识,那我也就不遮遮掩掩了,我是Krist的助理,我叫Pleng。”

“啧啧啧,这小子现在可以,助理都用上了,”Gun戳戳被子里的沙冰,看上去有一种儿大不中留的怅然,“要没当初那事,估计他现在还是个物理老师呢。”

New乘胜追击:“Gun老师,当初Krist老师为什么两个月突然间就辞职了啊!”

Off神色有异,愤慨道:“还不是失恋了,也不准确,是被失恋了。”

Earth手柱下巴一脸愕然:“失恋了也不至于辞职吧,打击太大?”

Gun默默点头,一点都没有卖朋友的嫌疑:“相当大,失恋当天跟疯了一样喝了一堆酒,过两天就出国了。”

Pleng感同身受,暗自叹息:“原来p’Krist喝酒是因为失恋啊,也不对啊,这都这么久了,他怎么还在失恋状态?”

四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Pleng,Pleng冷汗直流。

“怎……怎么了?”没说错啊,时不时喝醉了叫我去代驾,喝酒醉了就哭,怎么拦都拦不住,哭完了才能乖乖睡呢,“没失恋,他现在也不至于还在医院躺着吧。”

哦,医院,呵呵。

Gun手中握着的小叉子差点应声断掉:“什么医院!那家伙怎么什么都没告诉我!”

Pleng吓得一缩,小小萌萌的从来就是假象,这种自带霸王色霸气buff的男人不能扑啊不能扑:“就……旁边那个医院,胃病,躺着呢。”

Earth突然福至心灵:“我打断一下Gun老师,Krist老师失恋……的对象,我不会认识吧。”

Gun和Off一脸嘲讽地看向了Earth:“问你老大去。”

Pleng发现自己又处于一个什么都听不懂的状态,表情和傻白甜New有的一拼。

Krist在病房里迎接来了最热情的款待——阿塔潘牌熊抱一枚,还有他爸比虚假的眼泪几滴,Pleng见Krist脸上的表情难得一见的鲜活,心底乐得开心,终于见过一次Krist眼底那份期待没有褪色得太过严重的时候了。

虽然自家艺人被这个小个子男生指着鼻子劈头盖脸一顿骂,可是就Krist那种把自己的大脑袋往人家怀里一塞乖巧的点头的架势,Pleng也没再说什么。

骂就骂吧,骂得好,失个恋,又不是天塌下来,有什么过不去的。

Earth拉着New一脸惆怅地徘徊在大街上,嘴里念叨着:“我老大怎么可能呢?”

New神游九天之外似乎完全不在频道上:“什么意思?”

“刚刚Gun老师和Off老师说……Krist老师失恋是因为我老大……”Earth心情复杂极了,他老大这几年过得惨兮兮的,他可全都看在眼里了,怎么可能两个失恋了的人全都过得惨兮兮的呢?

“哦,所以呢?”New眨巴眨巴眼睛。

“……”Earth深沉地抚乱了New的一头乱毛,“算了,跟你解释你也听不懂。”

“我听得懂啊,我老铁和Krist老师曾经有一腿。”New一脸正直地说。

Earth仿佛见了鬼,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个曾经的傻白甜。

“或者现在可能还有一腿。”

Earth猛地捉住New的肩膀:“你把我的妞妞藏哪了,你这妖孽把他还给我!!”

New一脸老谋深算地推开Earth的手,冷静地跟他分析:“你看,当初种种迹象表明,只要有Krist老师在的地方,我老铁就乐得跟隔壁村头的二傻子一样,Krist老师一辞职,他立马就跳级了,出国了,他回国来第一件事是干嘛,接采访,对着全国观众表了个衷心,还说要把那个人追回来,然后他干什么去了,去了Krist老师的经纪公司,一个摄影师去接拍摄工作,扯不扯??这说明什么,他在追的是Krist老师啊!!”

Earth抬头仰望着仿佛在冒着圣光的New,啪啪啪鼓掌。

“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然而为什么老铁他在Krist老师住院期间这么长时间都没来过呢,很简单,他不知道。”

“哦,所以我们应该怎么做?”轮到Earth一脸傻白甜。

New淡然地抄起兜中的手机,唰唰唰拨号,在听到对面有气无力地声音后说:“Krsit老师因为超级严重的胃病住院了,XX医院XXX房间,要不要过来?”

Singto那头传来一阵要命的震动,仿佛是人从床上滚下去的动静:“住院??什么时候的事??”

New十分机智地把手机拿远了几公分。

“三天前。”

挂掉手机,New深藏功与名地看了Earth一眼:“哪这么复杂,解决了!”

Earth:【doge.jpg】

Singto绝望地望了一眼被扯到空白的墙面,上面再没有Krist的音容笑貌。

他无数次拿着那一叠子照片准备把他扔进壁炉里,却如何也下不去手。

他看不了那猩红的火苗把那张他日日夜夜思念的人的脸舔得剩点灰黑色的废墟,索性自暴自弃地将它锁进了保险柜里。

这算什么?

他一直觉得他可以就此放弃,可是一听到Krist住院的消息,他却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心底躁动的恐慌感,想快点守在那个人身边的想法立刻占据了他全部的理智。

匆忙地套上了鞋,臂弯里挂着外套,Singto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家门。

三天,三天前,可不就是他们分别的时候吗?

为什么,为什么在你痛苦的时候依旧要推开我?你是真的觉得你的健康喜乐都和我无关,还是……不想让我担心呢?

请容许我自作多情,我多希望是后者。

Singto冲到那个病房门前时突然冷静了,Krist依然像个小孩子一样紧紧地抱着Gun的腰,在门口看去时,Singto并看不到Krist的表情。

他看上去应该好多了。

想到这里,Singto自嘲地笑了笑。

也对……看不见我,他应该好得更快吧。

他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两只手,来得太急甚至连捧鲜花都没有拿来,那你要以什么姿态走进这间病房门呢?失去了一个普通朋友的姿态,也没有探病者该有的态度,那他还能以什么面貌走进去呢?

一个已经宣告了放弃的……追求者吗?

一个被拒绝了无数次却依然没骨气地躲在这里偷看的小人吗?

Singto绝望地抬头苦笑了一声,搭在门把手上的手收了回去,可是目光却依旧深邃地看着躺在病床上露出孩子一般笑容的Krist。

你看,他现在不是好好的,有个好工作,有一大票在楼下守着他的粉丝,有两个一直陪伴他不离不弃的朋友,一个默默守护的助理。

他的身边没有你的位置啊。

Off从病房里走出来透口气的时候,正巧目光搭在了某个俊逸的背影上,那人的背影匆忙,慌乱,却依旧神采奕奕,挺拔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可是巨大的落寞却留在了病房的门口。

Off总觉得他仿佛听见了一声熟悉的叹息。

他还守在Krist身边吗?Off望着那抹背影,心底那风烛残年了许久的小火苗一下子被点燃了。

如果他还守着Krist,如果他还在……

那Krist就得救了。

Off朝着那个背影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却只在医院门口看到了一辆绝尘离去的私家车。

挂在挡风玻璃前的小兔子晃荡了一下,没逃过Off的那双眼睛。


评论(76)
热度(298)

© 我叫小果子🦁🐰 | Powered by LOFTER